欢迎访问标准论文网!本站提供各专业优秀论文范文供大家学习参考。网站地图论文怎么写
在线咨询:
您当前所在位置:标准论文网 > 哲学论文 >

朱子三部著作在南宋的刊刻探析

添加时间:2019-01-26 11:42

  摘    要: 朱子早年所成的《易传》, 可能为书贾盗印。《易本义》在朱子生前并未刊刻, 可考的最早刻本为嘉定四年胡泳刻本, 今传七行本中保存了部分早期版本的面貌, 较吴革本更值得注意。《易学启蒙》为朱子生前亲命刊刻, 并曾修版重印, 但已不传, 今传诸本在卷帙编排上已失原貌。

  关键词: 朱熹; 易传; 易本义; 易学启蒙; 宋刻本;

  朱子研《易》, 用力甚勤。其在研究过程中, 曾陆续撰有三部主要着作, 即《易传》、《易本义》、《易学启蒙》, 成书后随即广泛传刻。目前学界对此三部着作在南宋的刊刻, 研究尚较为薄弱。此问题不仅关涉到存世的《本义》、《启蒙》之版本源流与优劣, 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朱子易学在南宋的迅速传播与受欢迎的程度, 值得加以深入研究。

  一、《易传》之盗印

  《易传》十一卷, 束景南以为成于淳熙四年 (1177) , 即此前各种朱子年谱所记载的《易本义》成书之年1。陈振孙曾藏有此书, 其记载曰:

  《易传》十一卷《本义》十二卷《易学启蒙》一卷。焕章阁待制侍讲新安朱熹晦庵撰。初为《易传》, 用王弼本, 复以吕氏《古易经》为《本义》。其大旨略同, 而加详焉。2

  从陈氏之记载来看, 其所收藏的应为刻本。嘉泰二年陆游作《跋朱氏易传》3, 眉山杨仲禹约于嘉定五年 (1212) 刊《易传》4, 学者亦多以为即此书5, 可见其在南宋时期, 还是颇有刊行的。

  但此处存在一个问题:从现存的资料来看, 朱子对其早年所作的《易传》, 一直不很满意。故在致皇甫文仲书信中, 即婉拒其求观该书的要求, 谓:“所喻《易说》, 实未成书, 非敢有所吝于贤者, 然其义理不能出《程传》, 但节得差简略耳。”6据考证, 此信约写于淳熙六年7, 距《易传》成书不过一两年时间。此后朱子改用经传分离之本, 对此据王弼本所作之旧注, 想必更不欲其传世。在此种情况下, 《易传》为何能够得以刊刻?对此白寿彝先生提出一个解释。其认为, 朱子与孙季和书信中谓“旧读此书, 尝有私记, 未定而为人传出摹印, 近虽收毁, 而传布已多”8, 所指即是《易传》, 故《易传》是被人窃出盗印的9。王风亦赞成此说, 且进一步认为, 朱子《答刘君房》谓“《本义》未能成书, 而为人窃出, 再行模印”10, 《杨伯起》云“读《易》想亦有味……某之谬说本未成书, 往时为人窃出印卖, 更加错误, 殊不可读。不谓流传已到几间, 更自不足观也”11, 也都是指《易传》被盗印之事12。这几则材料, 此前学者多认为所指者乃后成之《本义》13, 但现在看来, 似乎指《易传》更妥。一方面, 此能解释《易传》得以刊刻的缘故, 另一方面, 此尚有一旁证, 即与《易传》同年而成的《论孟集注》、《或问》等, 也被盗出印行。明戴铣《朱子实纪年谱》即将《论孟集注》等之成书, 列于淳熙四年, 而注曰:

  朱子既编次《论孟集义》, 又作详说, 既而约其精粹妙得本旨者为《集注》, 又疏其所以去取之意为《或问》。然恐学者转而趋薄, 故《或问》之书未尝出以示人。时书肆有窃刊行者, 亟请诸县官追索其板14。

  此外, 朱子还曾对门人杨道夫说:“《论语集注》盖某十年前本, 为朋友间传去, 乡人遂不告而刊, 及知觉, 则已分裂四出, 而不可收矣。”15《朱子语类》中杨道夫所录者, 在己酉 (淳熙十六年, 1189) 之后, 上推十年, 亦距成书之淳熙四年不远。可见《论语集注》应是刚刚成书, 便已遭盗印。以此推之, 《易传》与《论孟集注》等同年成书, 同时被盗印, 是很有可能的事情。作为早年所草的未定之稿, 《易传》不仅在成书之后迅速刊刻, 且在朱子身后亦有流传, 朱子易学在南宋的影响力由此可见一斑。
 

朱子三部著作在南宋的刊刻探析
 

  二、《易本义》在朱子身后的刊刻

  《易本义》十二卷, 为朱子主要的易学着作。据王风考证, 朱子曾长期修改《本义》底稿, 直至约六十九岁, 方初步写定16, 而生前可能未必正式刊行。但应有抄本, 在门人与朋友间流传。《答孙敬甫》谓:“《易传》初以未成书, 故不敢出。近觉衰耄, 不能复有所进, 颇欲传之于人, 而私居无人写得, 只有一本, 不敢远寄。俟旦夕抄得, 却附便奉寄。”17此信约写于庆元二年 (1196) 18, 所谓《易传》当即是《本义》。此应是孙氏致信朱子, 求《本义》之书, 而朱子允抄寄一册, 以此推论, 此种抄寄友人之举, 当时应颇为不少。《朱子语类》中, 记载了不少朱子与门人以《本义》相问答之语, 则门人亦当有抄录。而其最早可考的刻本, 已在朱子身后。黄干《复胡伯量书》载:

  《易本义》不暇细观, 但先天六十四卦圆图已大错缪, 所谓有小圈者特其小失耳。今以印?论之, 则印?中缝之左即乾卦, 其右即姤卦, 乾、姤二卦夹在?缝左右。乃今所印本恒、巽之位, 即先天乾、姤之位也。乾、姤居正南, 坤、复居正北, 故曰冬至子之半是也。若今所印, 则冬至在亥子之间矣。知乾、姤在?缝之中, 则伏羲八卦图以乾为南, 以坤为北, 可以类推矣。此乃《易》之宗祖, 宜亟正之。又圆图后语有圆布者, 有方布者, 则六十四卦圆图之中当有方图, 岂可有其语而无其图耶?干以贫故无笔力, 且在考亭借书以读, 以故无本。然此大节目则可以黙识, 不可便流转以误后学也, 19。

  此书中提及《易本义》, 称为“今所印本”, 明是刻本无疑。黄氏此书约作于嘉定四年 (1211) 前后20, 书中言“干以贫故无笔力”云云, “笔力”盖即抄书工人。因黄氏家贫, 于朱子在世之日, 仅能借《本义》而读, 不能雇人抄录, 以致其作为朱子女婿, 在朱子逝世十年之后, 手边仍无《本义》。这从一个侧面证实, 《本义》在朱子生前应确未刊刻, 且在其身后一段时间也流传不广。胡泳刻本有两个比较明显的问题, 一是卷前的六十四卦圆图有误, 由乾姤居南、坤复居北逆时针转动四位, 变成了恒巽居南、震益居北, 二是圆图中无方图。朱子另一重要门人陈淳, 也见过此本。其叙述所见之本曰:

  今所刊《本义》, 六十四卦方位, 以乾一八卦居东南, 兑二八卦居正东, 又蹉退了, 不合自然之位。且以复居北之初隅, 姤居南之初隅, 则是十一月节气便为冬至, 而五月节气便为夏至矣。又无方布, 与图后说不相应, 为误无疑。书坊所货《六经图》, 有先天象图, 位次恰如此。注出康节, 未必果康节。胡本其出此欤21?

  陈氏所说的“胡本”, 一方面没有六十四卦方图, 另一方面六十四卦圆图形制亦有变化。其图乾宫八卦居东南, 兑宫居正东, 以此推之, 则离宫居东北, 震宫正北, 坤宫西北、艮宫正西、坎宫西南、巽宫正南, 八宫卦各居正位。但今传圆图, 则每宫八卦分属两个方位, 如南方为乾宫乾、夬、大有、大壮, 与巽宫恒、鼎、大过、姤, 乾、姤之间为夏至午中。如果要使得巽宫八卦皆居正南, 需将此图逆转四位, 最后还是形成恒巽居南、震益居北之图。此两点与黄干所说完全吻合, 可知所谓“胡本”就是胡泳刻本无疑。据陈淳说, 其还曾经见过一部“别换一版”之本, 虽然仍“少有未当”22, 但以上两个错误已经改正。此可能是胡泳得黄干书信后, 抽换了部分版片重印。陈氏于庆元六年 (1200) “首自考亭传《本义》来”23, “传”盖传写之意。其后见到胡本, 即以传写之本校之, 未提及他本, 这说明胡本是刊刻较早的一个本子。束景南先生以胡本为《本义》之最早刻本24, 是颇有可能的。

  胡本之后, 《本义》之传刻渐广。除传世之七行本与吴革刻本之外, 目前可考之宋刻尚有二本。一为朱鉴刻本。朱氏《易吕氏音训跋》曰:“先公着述经传悉加音训, 而于《易》独否者, 以有东莱先生此书也。鉴既刊《启蒙》、《本义》, 念音训不可阙, 因取宝婺、临漳、鄂渚本, 亲正讹误六十余字而并刊之。”25按朱氏撰《朱文公易说》, 谓所辑语录“往往与《启蒙》、《本义》交相发挥”26, 似其刊《本义》当在撰此书之前。《文公易说》乃朱氏“假守富川时所会粹”27, 而《楚辞集注》、《诗传遗说》卷末端平二年 (1235) 朱氏跋文, 皆题“孙承议郎权知兴国军兼管内劝农营田事节制屯戍军马”28。兴国军治所在永兴, 而富川为永兴旧名29。可推知朱氏编《文公易说》, 应在端平前后, 其刊《本义》可能更在此前。二为兴化军学刻本。刘克庄《跋郡学刊文章正宗》曰:“今郡文学王君谓朱先生《易本义》精于理者也, 谓真先生此书邃于文者也。既刻《本义》, 遂及《正宗》。”30所言“郡学”乃位于莆田的兴化军学, 故文中屡言“莆本”、“莆泮”等。主持其事者为学官王庚, 景定四年 (1263) 为福清县令, 此前已“教莆、杭、福三州”, , 故其刻《本义》必在是年之前。此二本现似皆已不传。

  三、现存的两种《易本义》宋刻本

  《易本义》在南宋刊刻颇广, 时至今日, 仍有两种不同的宋刻本流传下来。其中学界知之较少的一种, 未署具体刊刻时间与地点, 暂以其行款称为七行本。此本现存两部:一部为明代项笃寿、毛晋等旧藏, 清代收入内府, 《天禄琳琅书目后编》曾有着录。今《上经》一卷、《传》十卷及卷末所附《五赞》、《筮仪》藏于国家图书馆, 《下经》一卷藏于辽宁省图书馆, 卷前易图则于1996年嘉德拍卖会上拍出-。另一部今藏台湾傅斯年图书馆.。其比较可考的流传次序为, 清嘉庆九年 (1804) 陈鳣得之于吴中顾氏/, 其后转归汪文琛、汪士钟父子, 卷中有“汪文琛印”、“平阳汪氏藏书印”、“汪士钟读书”等藏印可证。此时已有阙文, 汪氏加以抄补, 故《艺芸书舍宋元本书目》载“《周易本义》抄补十二卷”31, 《文禄堂访书记》亦谓“汪士钟依宋补抄《彖》上下及卷中十余页”1。后又归蔡廷相、蔡廷桢兄弟, 故卷中有“济阳蔡氏”、“蔡廷相藏”、“蔡廷桢印”、“金匮蔡氏醉经轩考藏章”诸印。约在光绪间转归费念慈, 费为制夹板, 刻俞樾题识曰:“旧藏陈仲鱼先生向山阁, 后归艺芸精舍, 屺怀太史得之荡口蔡氏, 古雅可爱。中有钞补诸页, 亦甚精。光绪丙申仲春, 俞樾记。”32此后该书流出至书肆, 除王文进文禄堂之外, 傅增湘于1942年又见此本, 谓为文奎堂送阅33。周叔弢亦曾经眼, 谓“通体墨笔描过”34。此外卷中尚有“升庵”印, 不知是否为明代杨慎。又“镜汀”、“澂印”乃汪澂钤印, 别有“汪澂别号镜汀图章”可证35, 然生平不详。有学者谓此本不知下落36, 实际不仅原书未佚, 台湾新文丰出版公司还曾将其影印出版。

  关于此本刻印的时间与地点, 学界多据刻工与版刻风格推断为浙刻本, 出于吴革刻本之前。或据此本卷中避讳至“敦”字, 疑为朱子生前的宋光宗时所刻37, 然上文已经阐明, 《本义》在朱子生前不应有刻本, 故其说仍可商。今按, 该书刻工有吴炎、张元彧、黄野、游熙、蔡友、周嵩、王华、蔡仁、何彬、蔡明、王烨、马良、贾端仁, 另有恭、侯、祖、杲等38。其中姓名俱全者, 除马良外几乎全部参加了宋刻二十卷本《诗集传》的刊刻, 《诗集传》刻工另有郑恭, 疑即刻《本义》之恭39。陈鳣已经指出, 二十卷本《诗集传》“行款格式与《周易本义》同”40, 明为一时所刻。而《诗集传》避讳至“鞹”, 乃宁宗时刻本41。此外国家图书馆藏宋刻本《家礼》, 半页七行十六字, 与七行本《本义》十分类似。其刻工中, 何彬、马良、张元彧、贾端仁、蔡仁、吴炎也刻过《本义》, 而据卷末周复跋文, 《家礼》约刻于淳佑五年 (1245) 。他如吴炎、周嵩、王烨、马良刻宝佑湖州大字本《通鉴纪事本末》, , 蔡仁、马良刻绍定平江本《吴郡志》-, 都在理宗时期。总的来看, 七行本《本义》的刊刻时间, 应在宁宗、理宗间, 不会早至光宗。朱子着作在南宋时期有一批七行本系统者, 除上述《诗集传》与《家礼》外, 尚有嘉定六年 (1213) 章贡郡斋刻本《楚辞集注》, 绍定六年 (1233) 临江军刻本《朱文公校昌黎先生集》, 《本义》亦为其中一种。

  相较于七行本, 咸淳元年 (1265) 吴革刻本更为通行一些。此本今存三部, 其中国家图书馆存二部。其一据钤印可知为怡府与朱学勤旧藏, 据赵万里先生言, 该本后归张佩纶, 1952年流出至上海来青阁书店., 最后方收入国图。《中华再造善本》、《朱子着述宋刻集成》、《宋元闽刻精华》等影印的都是此本。另一部有“礼部官书”印, 乃明内府旧藏, 清代归杨绍和所有/。据杨氏记载, 此本在明清间历经高濂、邓原岳、季振宜、徐乾学、周亮工、陈衎、曹寅、沈廷芳等人收藏42, 可谓流传有序。康熙五十年 (1711) 曹寅翻刻之八行十六字本, 以及康熙间内府影刻本, 应都是自此本出。上海图书馆藏本, 有陈宝琛、曹秉章题识, 《彖传》上下与《象传》上下为抄配1。按傅增湘曾藏一部, 缺卷与此本正同, 应即是此本, 亦有“礼部官书”印43。

  七行本与吴革刻本的关系, 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可以确定的是, 此二本都非直接翻刻自胡泳刻本, 因黄干与陈淳指出的胡本六十四卦圆图位置错误, 以及方图中无圆图的问题, 此二本中都没有出现。此外陈淳还提到, 其所见胡本的伏羲八卦方位图, 是“乾一在左方之上, 兑二次之, 离三又次之, 而震四居其下;巽五居右方之上, 坎六次之, 艮七又次之, 而坤八卦其下”44, 形制类似六十四卦圆图, 八卦并不居八方正位, 如南方乃在乾、巽之间。而七行本和吴革刻本, 都是八卦居正位, 与陈说并不一致。尽管胡本后来曾抽改一次, 但此伏羲八卦方位图, 陈淳明确认可与其传写本相同, 黄干也没有提出异议, 胡泳未必会改。又陈淳谈及抽改后的六十四卦圆图, 谓“其中方布无卦名, 亦可证圆布之不必注卦名。其八卦界处, 须有小竖画以别之, 又须注乾一兑二等字于本位之中, 及冬至子中等语于本方之中”45。由此可知, 胡本抽改后之图, 圆图有卦名而方图无卦名, 八宫无标识及宫名, 未注四方之名。而今见七行本, 方圆图皆有卦名, 八宫标识、宫名与四方之名皆有, 吴革本亦有四方之名, 也与陈说不合。从文字上来看, 二本互有优劣, 但七行本保存了一些改易的痕迹, 颇值得注意。兹举三例以说明之。

  1、观卦卦辞下, 七行本朱子注曰:“观者, 有以中正示人, 而为人所仰也。”46其中“有以中正”四字作小字双行。而吴革刻本无“中正”二字, 冯椅《厚斋易学》、董楷《周易传义附录》所引亦无47。由此可推知, 早期的某个《本义》刻本应无“中正”, 七行本为了添入此二字, 不得不将“有以中正”四字改为小字, 挤入二格之中。冯椅《厚斋易学》约成于嘉定十年 (1217) , 在胡泳刻本后不久, 其所见本亦无此二字, 尤足以说明问题。

  2、井卦九二爻下, 七行本朱子注曰:“九二刚中, 有泉之象。然上无正应, 下比初六, 功不上行。”48其中“上无正应, 下比初六”八字作小字双行。吴革刻本内容相同, 虽未作双行小字, 但行款较别行为密, 似乎也有挤入的痕迹。而冯椅《厚斋易学》、董楷《周易传义附录》所引, 无“上无正应”四字49。这同样说明, 七行本之前的某本应无此四字, 乃后来添入。

  3、遯卦九四爻下, 七行本朱子注曰:“下应初六, 而乾体刚健, 有□好而能绝之以遯之象也。”50“好”前阙一字。吴革本此处阙文作“情”, 《周易传义附录》作“所”51, 而魏了翁《大易集义》与胡一桂《易本义附录纂注》, 此字亦阙52。由吴革本与《附录》之不同, 可见在早出的《本义》刻本中, 此字并不明确, 后来诸本或各自以意拟补。七行本之阙文, 恰恰反映了《本义》早期版本的面貌。

  四、朱子生前刊刻的《易学启蒙》

  《易学启蒙》四卷, 据卷前序文所题, 应成于淳熙十三年 (1186) 左右。此书为朱子生前亲命刊刻者, 在《答胡季随》中, 朱子提到:“《易》书刊行者, 只是编出象数大略, 向亦以一本凂叔纲, 计必见之。今乃闻其有亡奴之厄, 计此必亦已失去矣。别往一本, 并《南轩集》, 幸收之也。”53所谓“编出象数大略”, 应即指《启蒙》, 此信作于淳熙十四年 (1187) 54, 则《启蒙》成书后可能随即刊刻。朱子曾将《启蒙》刻本广泛寄于友人, 如绍熙二年 (1191) 55《孙季和》云“又尝作《启蒙》一书, 亦已板行, 不知曾见之否?今往一通, 试看如何”, 11绍熙四年 (1193) 《答郑仲礼》云“至于画卦揲蓍之法, 则又尝有一书模印以传, 名曰《启蒙》, 不知贤者曾见之否?今以奉寄, 试详考之, 复以见喻, 幸也。”12都明言所寄者为刻本。此外如朱子《答陆子美》谓“近又尝作一小卜筮书, 亦以附呈”.13《答陈肤仲》谓“《易启蒙》、《太极》、《西铭》、《通书解义》、《学记》各一本谩往”14, 《答应仁仲》谓“《启蒙》、《小学》二书, 偶未有本, 后便续寄去”56, 《答程可久》谓“《易学启蒙》当已经省览矣”16, 楼钥《答朱晦庵书》“《易学启蒙》之书, 反复熟观”57, 虽未言明, 但也应均为刻本。

  值得注意的是, 《启蒙》在朱子在世时, 可能不止一次刊刻。《答苏晋叟》云:“易图昨亦有书粗论其意, 后来有少改更, 修版未毕, 它日当寄去。”58此书约写于淳熙十五年 (1188) 59, 王风认为“易图”即《易学启蒙》60, 甚是。《叶永卿吴唐卿周得之李深子》谓“《启蒙》近复修改一两处未毕, 俟印得即奉寄”61, 亦作于淳熙十五年62, 所言当为一事。可见《启蒙》在撰成并刻印后一两年时间内, 便已考虑修版重印。又如《答蔡季通》云:“《启蒙》中欲改数处, 今签出奉呈, 幸更审之, 可改即改为佳, 免令旧本流布太广也。”63《答蔡伯静》云:“《启蒙》上册三十六版注中‘围一’, ‘围’当作‘径’。下册第二版前十卦‘占贞’、后十卦‘占悔’, 两‘占’字并当作‘主’。可便改却此三字, 更子细看过为佳。”64所述的也都是朱子修订《启蒙》, 拟重印之事。后一信约写于庆元三年 (1197) 65, 可见此工作一直持续到朱子晚年。

  朱子辞世后, 《启蒙》在宋代仍不断翻刻。上文所述眉山杨仲禹与朱子之孙朱鉴, 在刻《易传》、《本义》时, 都并刻《启蒙》。此外度正、赵汝廪还曾刻于四川, 阳枋为赵汝廪本作跋曰:

  金沙赵公贤而乐道, 常遣其子今重庆节判崇权从某问《启蒙》, 而乐其说。公今守涪, 祠莲荡于北岩, 并刻《启蒙》书于涪66。

  赵汝廪字景贤, 曾任广安、绍庆守。据阳氏《纪年录》载, 其于淳佑九年 (1249) 曾“跋文公《启蒙》卷后”67, 阳氏《行状》中又引“尝跋《启蒙》卷后”云云68, 与前所引跋文悉合。由此可推知, 此本当是于淳佑九年在涪陵刊刻。阳氏跋文中言:“某年四十, 从性善先生游, 得其家塾《启蒙》善本, 心悦而日玩焉。”11时年为宝庆二年 (1226) 。按上文所述, 眉山杨仲禹曾于嘉定五年刻《启蒙》, 度正作跋, 但与阳氏所见本似非一事, 可能是度氏后来又于家塾自刻之。赵汝廪刻本盖即从度氏家塾本翻刻。又陈森曾刻于莆阳, 陈宓《跋易学启蒙》云:

  莆阳学官诸书略备, 校官陈君森谓此书独缺, 刻示好学者12。

  陈宓卒于绍定三年 (1230) , 其跋《启蒙》必在此之前。按楼昉编《崇古文诀》, 卷末有宝庆三年 (1227) 合沙陈森跋, 谓“适先生守莆, 幸备冷官”13, 当即是刻《启蒙》者。其本较赵汝廪刻本, 还要早出一些。

  宋刻《启蒙》在清代可能还有流传。黄丕烈《百宋一廛书录》曾着录一部, 云为昆山徐氏旧藏14, 然检《传是楼书目》未见, 具体情况不详。《百宋一廛赋》注云:“朱子《易学启蒙》上下卷, 每半叶七行, 每行十五字, 卷首自序一通。”69盖即此本。《藏园订补郘亭知见传本书目》所载宋刻, 行款与黄氏所述相同16, 当亦是据此着录。从其行款来看, 属于宋刻朱子着作七行本一系者, 应属可信, 但今已不可见。早期刻本《启蒙》的面貌, 可考者大致有二:一是卷末应附有《五赞》与《筮仪》, 二是似分为二卷, 上卷为《本图书》、《原卦画》、《明蓍策》, 下卷为《考变占》及附录。此两点白寿彝先生已经指出70, 其说甚确, 但还可略作补充。按朱子《答蔡伯静》云:“下册第二版前十卦‘占贞’、后十卦‘占悔’, 两‘占’字并当作‘主’。”71所谓“主贞”、“主悔”, 出自《启蒙》第四篇《考变占》, 而朱子谓其在下册第二页, 正可反映出该篇在下卷之首, 而前三篇只能位于上卷。此条材料, 白先生未引, 足以进一步证成其说。但宋末元初胡方平作《易学启蒙通释》时, 其卷帙编排已变为前二篇为上卷、后二篇为下卷, 卷末亦不附《五赞》与《筮仪》。可见其《启蒙》的原始面貌, 可能很早就已经丧失。

  注释:

  1 束景南《朱熹年谱长编》,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1年, 第594-595页。
  2 [宋]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卷1,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5年, 第21页。
  3 [宋]陆游《陆游集》, 中华书局, 1976年, 第2264页。
  4 [宋]度正《书易学启蒙后》, 《性善堂稿》卷14, 《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 台湾商务印书馆, 2008年, 第1170册, 第263-264页。
  5 束景南《朱熹作〈易传〉考》, 《朱熹佚文辑考》, 江苏古籍出版社, 1991年, 第645-651页。
  6 [宋]朱熹《皇甫文仲》, 《晦庵先生朱文公别集》卷5, 《朱子全书》第25册, 上海古籍出版社、安徽教育出版社, 2002年, 第4925页。
  7 陈来《朱子书信编年考证 (增订本) 》, 三联书店, 2007年, 第174-175页。
  8 [宋]朱熹《孙季和》, 《晦庵先生朱文公别集》卷3, 《朱子全书》第25册, 第4885页。此信写于绍熙二年 (1191) , 见陈来《朱子书信编年考证 (增订本) 》, 第352页。
  9 白寿彝《周易本义考》, 《白寿彝文集》第7卷, 河南大学出版社, 2008年, 第14页。
  10 [宋]朱熹《答刘君房》, 《晦庵先生朱文公别集》卷6, 《朱子全书》第23册, 第2886页。
  11 [宋]朱熹《杨伯起》, 《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卷60, 《朱子全书》第25册, 第4965页。
  12 王风《〈易传〉与〈周易本义〉关系考辨》, 《朱熹易学散论》, 商务印书馆, 2017年, 第109、113页。
  13 束景南《朱熹作〈周易本义〉与〈易九图〉〈筮仪〉真伪考》, 《朱熹佚文辑考》, 第633-636页
  14 [明]戴铣《朱子实纪年谱》卷1, 《朱子全书》第27册, 第44页
  15 [宋]黎靖德《朱子语类》卷19, 中华书局, 1986年, 第438页。
  16 王风《从〈朱子语类〉看〈周易本义〉成稿过程》, 《朱熹易学散论》, 第117页。
  17 [宋]朱熹《答孙敬甫》, 《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卷63, 《朱子全书》第23册, 第3066页。
  18 陈来《朱子书信编年考证 (增订本) 》, 第424页。
  19 [宋]黄干《复胡伯量书二》, 《全宋文》第288册, 上海辞书出版社、安徽教育出版社, 2006年, 第59页。
  20 束景南《朱熹作〈周易本义〉与〈易九图〉、〈筮仪〉真伪考》, 《朱熹佚文辑考》, 第639页。
  21 [宋]陈淳《答廖师子晦书三》, 《全宋文》第295册, 第9-10页。
  22 [宋]陈淳《答廖师子晦书三》, 《全宋文》第295册, 第10页。
  23 [宋]陈淳《答廖师子晦书三》, 《全宋文》第295册, 第9页。
  24 束景南《朱熹作〈周易本义〉与〈易九图〉、〈筮仪〉真伪考》, 《朱熹佚文辑考》, 第637页。
  25 [宋]朱鉴《易吕氏音训跋》, 《全宋文》第317册, 第68页。
  26 [宋]朱鉴《晦庵先生朱文公易说》卷末, 《通志堂经解》第2册, 江苏广陵古籍刻印社, 1996年, 第388页。
  27 [宋]朱鉴《晦庵先生朱文公易说》卷末, 《通志堂经解》第2册, 第388页。
  28 [宋]朱熹《楚辞后语》卷末, 《朱子全书》第19册, 第313页。[宋]朱鉴《诗传遗说》卷末, 《通志堂经解》第7册, 第592页。
  29 [宋]欧阳忞《舆地广记》卷25, 四川大学出版社, 2003年, 第729页。
  30 [宋]刘克庄《跋郡学刊文章正宗》, 《全宋文》第329册, 第369页。
  31 [宋]刘克庄《福清县重建谯楼记》, 《全宋文》第330册, 第318页。
  32 刘蔷《天禄琳琅知见书录》,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7年, 第24-25页。
  33 傅斯年图书馆善本书志编纂小组《傅斯年图书馆善本书志·经部》, “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 2013年, 第7页。
  34 [清]陈鳣《宋本周易本义跋》, 《朱子全书》第1册, 第189页。
  35 [清]汪士钟《艺芸书舍宋元本书目》, 中华书局, 1985年, 第1页。
  36 王文进《文禄堂访书记》,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7年, 第6页。
  37 王文进《文禄堂访书记》, 第6页。
  38 傅增湘《藏园群书经眼录》, 中华书局, 2009年, 第10页。
  39 周叔弢《周叔弢古书经眼录》,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 2009年, 第311页。
  40 傅增湘《藏园群书经眼录》, 第902页。
  41 [宋]朱熹《周易本义》卷首《校点说明》, 《朱子全书》第1册, 第3页。
  42 刘蔷《天禄琳琅知见书录》, 第24页。
  43 傅斯年图书馆善本书志编纂小组《傅斯年图书馆善本书志·经部》, 第7页。
  44 王肇文《古籍宋元刊工姓名索引》,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0年, 第302页。
  45 [清]陈鳣《宋本诗集传跋》, 《朱子全书》第1册, 第761页。
  46 吕艺《清及近代传世〈诗集传〉宋刻本概述》, 《文献》1984年第4期。
  47 王肇文《古籍宋元刊工姓名索引》, 第338页。该本刻工另有贾端, 疑即刻《本义》之贾端仁;又有熊杲, 疑即刻《本义》之杲。又有沈宗、徐珙、顾祺, 乃刻《家礼》者
  48 王肇文《古籍宋元刊工姓名索引》, 第343页。该本刻工另有徐珙, 乃刻《家礼》者。
  49 赵万里《古刻名钞待访记》, 《文物》1959年第3期。
  50 此承国家图书馆善本部刘明副研究馆员告知, 特此致谢。
  51 [清]杨绍和《藏园批注楹书隅录》卷1, 中华书局, 2017年, 第9-10页。
  52 詹福瑞主编《第二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图录》第1册,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 2010年, 第6页。
  53 傅增湘《藏园群书经眼录》, 第10页。
  54 [宋]陈淳《答廖师子晦书三》, 《全宋文》第295册, 第9页。
  55 [宋]陈淳《答廖师子晦书三》, 《全宋文》第295册, 第10页。
  56 [宋]朱熹《周易本义·上经第一》, 新文丰出版公司, 1990年, 第96页。
  57 [宋]冯椅《厚斋易学》卷13, 《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6册, 第249页。[宋]董楷《周易程朱先生传义附录》卷6, 《中华再造善本》影印元延佑二年圆沙书院刻本, 北京图书馆出版社, 2004年。
  58 [宋]朱熹《周易本义·下经第二》, 第168页。
  59 [宋]冯椅《厚斋易学》卷24, 《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6册, 第463页。
  60 [宋]朱熹《周易本义·下经第二》, 第129页。
  61 [宋]董楷《周易程朱先生传义附录》卷9。
  62 [宋]魏了翁《大易集义》卷33, 《中华再造善本》影印宋刻本, 北京图书馆出版社, 2006年。[元]胡一桂《易本义附录纂注·下经第二》, 《中国易学文献集成》第57册,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 2013年, 第38页。
  63 [宋]朱熹《答胡季随》, 《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卷53, 《朱子全书》第22册, 第2515页。
  64 陈来《朱子书信编年考证 (增订本) 》, 第269页。
  65 [宋]朱熹《孙季和》, 《晦庵先生朱文公别集》卷3, 《朱子全书》第25册, 第4885页。
  66 [宋]朱熹《答郑仲礼》, 《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卷50, 《朱子全书》第22册, 第2318页。作书时间见陈来《朱子书信编年考证 (增订本) 》, 第364-365页。
  67 [宋]朱熹《答郑仲礼》, 《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卷36, 《朱子全书》第21册, 第1563页。
  68 [宋]朱熹《答陈肤仲》, 《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卷49, 《朱子全书》第22册, 第2270页。
  69 [宋]朱熹《答应仁仲》, 《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卷54, 《朱子全书》第23册, 第2549页。
  70 [宋]朱熹《答程可久》, 《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卷37, 《朱子全书》第21册, 第1646页。
  71 [宋]楼钥《楼钥集》卷64, 浙江古籍出版社, 2010年, 第1126页。
  72 [宋]朱熹《答苏晋叟》, 《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卷55, 《朱子全书》第23册, 第2633页。
  73 陈来《朱子书信编年考证 (增订本) 》, 第286页。
  74 王风《〈易传〉与〈周易本义〉关系考辨》, 《朱熹易学散论》, 第116页
  75 [宋]朱熹《叶永卿吴唐卿周得之李深子》, 《晦庵先生朱文公别集》卷6, 《朱子全书》第25册, 第4967-4968页。
  76 陈来《朱子书信编年考证 (增订本) 》, 第294页。
  77 [宋]朱熹《答蔡季通》, 《晦庵先生朱文公续集》卷2, 《朱子全书》第25册, 第4692页。
  78 [宋]朱熹《答蔡伯静》, 《晦庵先生朱文公续集》卷3, 《朱子全书》第25册, 第4714页。按:“围当作径”四字, 整理本置于校勘记中, 然实应为正文, 今回改。标点亦略有调整。
  79 陈来《朱子书信编年考证 (增订本) 》, 第455-456页
  80 [宋]阳枋《赵使君汝廪刊易学启蒙于涪属予为跋》, 《全宋文》第325册, 第435-436页。
  81 [宋]阳少箕、阳炎卯《纪年录》, 《字溪集》卷12, 《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183册, 第435页。
  82 [宋]阳少箕、阳炎卯《有宋朝散大夫字溪先生阳公行状》, 《字溪集》卷12, 《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183册, 第452页。
  83 [宋]阳枋《赵使君汝廪刊易学启蒙于涪属予为跋》, 《全宋文》第325册, 第435页。
  84 [宋]陈宓《跋易学启蒙》, 《复斋先生龙图陈公文集》卷10, 《续修四库全书》第1319册,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2年, 第361页。
  85 [清]陆心源《皕宋楼藏书志》卷114, 《续修四库全书》第929册, 第598页。
  86 [清]黄丕烈《黄丕烈藏书题跋集》,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3年, 第977页。
  87 [清]黄丕烈《黄丕烈藏书题跋集》, 第959页。
  88 [清]莫友芝撰, 傅增湘订补《藏园订补郘亭知见传本书目》, 中华书局, 2009年, 第16页。
  89 白寿彝《易学启蒙考》, 《白寿彝文集》第7卷, 第31-32页。
  90 [宋]朱熹《答蔡伯静》, 《晦庵先生朱文公续集》卷3, 《朱子全书》第25册, 第471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