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标准论文网!本站提供各专业优秀论文范文供大家学习参考。网站地图
在线咨询:
您当前所在位置:标准论文网 > 哲学论文 >

马克思对共同体与自由的认识

添加时间:2018-12-28 14:50

  摘    要: 在唯物史观的视域中, 生产力发展的水平和利益关系是决定共同体呈现出不同形式的两个根本要素, 基本可以归类为三种形态:自然的共同体、虚幻的共同体和真正的共同体。除了这两个根本要素以外, 现实的人的自由, 是我们揭示马克思共同体思想的另一条线索, 现实的人的自由即是对人的本质的全面占有, 真正的共同体是自由人的联合体, 人的自由只能在共同体中获得, 自由就成为共同体的价值取向。这一点与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有着极深的理论渊源,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对唯物史观视域下的共同体的当下实践和理论发展。

  关键词: 共同体; 自由; 《德意志意识形态》; 人类命运共同体;
 

马克思对共同体与自由的认识
 

  Abstract: In the perspective of materialist conception of history, the level of productive forces development and benefit relationship are the two fundamental elements that determine the different forms of the community.They can be classified into three forms, which contains the natural community, the illusory community and the true community. In addition to these two fundamental elements, the freedom of realistic person is another clue to revealing the idea of Marx's community. The reality of human freedom is s a process of generalization in which man acquires his nature. The genuine community is the freeman association. Human freedom can only be obtained from the community, and freedom becomes the value orientation of the community. This point has deep theoretical roots with the thought of a community of shared future for mankind proposed by General Secretary Xi Jinping. A community of shared future for mankind is the current practice and theoretical development of the community that is in the perspective of materialist conception of history.

  Keyword: community; freedom; The German Ideology; a Community of shared future for mankind;

  共同体最早是在卢梭的《社会契约论》中获得其非凡地位的, 在他看来, 人类进入社会状态所带来的不平等, 只有在基于“公意”的平等共同体中重建个人所有制, 人才能实现其自由, 基于平等的自由。但在马克思看来, 共同体并不是一个抽象的存在, 或者想象中的概念, 而是现实的以人的物质生产、生活的实践为基础的现实存在, 亦即《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所描绘的“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 即一种真正的共同体, 一种“自由人的联合体”。这里的自由既是真正的共同体的基本条件, 又是共同体存在的根本目的, “在真正的共同体的条件下, 各个人在自己的联合中并通过这种联合获得自己的自由”[1]P57) 。因此, 在马克思看来, 共同体的演进历史是人类社会的发展及生产力发展、人的现实存在方式不断发展的本质揭示, 同时也是解读马克思唯物史观颇具裨益的一条线索。

  一、自然的共同体———尚未被揭示的自由

  马克思在考察了亚细亚共同体、古典古代共同体、日耳曼共同体这三种现实存在后, 认为共同体是一种现实的存在, 自然形成共同体是人自身存在的呈现方式, “首先是自然形成的共同体家庭和扩大成为部落的家庭, 或通过家庭之间互相通婚 (而组成的部落) , 或部落的联合”[2]P472) , 是“以群的联合力量和集体行动来弥补个体自卫能力的不足”[2]P472) 。共同体的存在是基于人的现实的生存和生产, 土地、其他生产资料“共同体把这些条件看作自己所有的东西”[2]P492) 。马克思称这种共同体为“自然形成的共同体”或“天然的共同体”。这种形态的共同体要么是作为实体存在的;要么是作为部落、国家而存在, 即后来的农奴制和奴隶制, 既是对自然的共同体的基于私有财产发展的一种否定, 又是不可能摆脱共同体的形式。因此都是“现实的共同体”, 是一种天然的共在关系, 现实的个人没有完全从共同体中分离出来。

  《博士论文》期间的马克思尚处于青年黑格尔派, 他把人的本质定义为自我意识、意志的自由, 把自由理解为心灵的宁静;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时期, 马克思将现实的人的自由理解为人能够决定自己的自由, 即“我的对象只能是我的一种本质力量的确证”[1]P191) , 也就是说, 在实践的基础上, 人的自由成为人的根本属性和基本价值取向。而随着异化劳动的揭示, 马克思找到人在现实中之所以不自由的原因, 也就是进一步政治经济学的批判。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 这种自由被更清晰地揭示出来。

  二、虚幻的共同体———被遮蔽的自由

  在马克思看来, 共同体并不会止步于自然形成的状态, “货币欲或致富欲望必然导致古代共同体的瓦解”[2]P172) , 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 随着马克思对生产力的揭示和分工的进一步发展, 特殊利益和共同利益逐渐分离开来。“随着分工的发展也产生了单个人利益或单个家庭的利益与所有互相交往的个人的共同利益之间的矛盾;而且这种共同利益不是仅仅作为一种普遍的东西存在于观念之中, 而首先是作为彼此有了分工的个人之间的相互依存关系存在于现实之中”[1]P84) 。共同利益成为“国家这种与实际的单个利益和全体利益相脱离的独立形式”[1]P536) ;也就是“虚幻的共同体”的形式。个人的特殊利益虽然违背了个人意志, 但仍然上升成为阶级利益、共同利益, “人作为私人进行活动, 把他人看做工具, 把自己也降为工具, 并成为异己力量的玩物”[1]P30) 。这种以国家形式存在的共同利益脱离开具体的、个体的人获得其独立性成为普遍利益的形式, 即“普遍的东西一般来说是一种虚幻的共同体的形式”[1]P536) , 这种普遍利益就是统治阶级的利益, 是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的利益对立。“虚幻的共同体”是“一个阶级反对另一个阶级的联合”[1]P571) , 其本质是异化的共同体。“构成了马克思恩格斯共同体思想中的批判核心, 这一批判的展开与异化发生的两大维度相一致, 即意识领域的异化与现实生活领域的异化”[3]。

  资本主义国家在马克思看来就是典型的“虚幻的共同体”, 资本主义国家“由于私有制摆脱了共同体, 国家获得了和市民社会并列并且在市民社会之外的独立存在”[1]P132) 。资本主义国家作为共同利益的形式代表凌驾于共同体之上, 马克思称之为“冒充的共同体”。在虚幻的共同体中, 由分工而产生的共同利益, 遮蔽了阶级冲突和阶级对立, 政治国家成为虚幻共同体的现实形式。在资本主义国家里, 人看似具有了相当程度的自由, “都能够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从事任何活动的权利”, 但这种自由并不是立足于人的现实性本身, 看似自由的人收到资本主义国家的限制, 而非自身的限制, 人与人之间是隔绝的。“自由这一人权的实际应用是私有财产权, 私有财产权是指每一个人都可以任意处置自己财产的权利, 根本不用考虑他人和社会的因素”[4]。虚幻的共同体中的自由, 是看似获得了的自由, 但其本质仍然是异化了的人的自由, 人在生产力发展的过程中将私有财产和资本带到了人间, 但资本主义的发展, 让人本身成为被资本裹挟的囚徒。因此, 只有扬弃资本才是人实现其完全自由前提和基础, 也就是“自由人的联合体”。

  三、真正的共同体与真正的自由

  马克思认为, 共产主义社会在形式上仍然是一种共同体, 一种真正的共同体, 即一种“自由人联合体”。这种共同体以发达的社会生产力为前提, 人与人之间也不是被动的社会分工而是普遍的社会交往, 每个人都是现实的自由的, 而不是作为抽象的“偶然的”人受制于生产活动和个人生活, 是扬弃了异化劳动、扬弃了私有制、实现了人的全面发展的社会共同体。在真正的共同体中“个人具有本体论的优先地位”[4], 人与人之间不再是通过雇佣、交换、货币乃至资本的、外在的、间接的关系, 而是通过首先成为共同体而获得直接的内在的关联, 不是通过金钱和私有财产, 而是通过自我实现的方式, 既成就自身, 也成就了共同体。

  马克思认为, 真正的共同体是“控制了自己的生存条件和社会全体成员的生存条件的革命无产者的共同体”[1]P573) 。在真正的共同体中, 每个人通过与他人的内在联合中, 在生产、生活的现实中实现自己和他人的自由, “今天干这事, 明天干那事, 上午打猎, 下午捕鱼, 傍晚从事畜牧, 晚饭后从事批判, 这样就不会使我老是一个猎人、渔夫、牧人或批判者”[1]P537) , 这种人格是健全而完满的, “全面发展的个人———他们的社会关系作为他们自己的共同的关系, 也是服从于他们自己的共同的控制的———不是自然的产物, 而是历史的产物”[5]P112) , 进而“在真正的共同体的条件下, 各个人在自己的联合中并通过这种联合获得自己的自由”[1]P132) 。在真正的共同体中通过自由人的联合, 异化的抽象支配被扬弃了, 人的个性和自由获得了现实性, 这种共同体和个人的关系不再是对立的, 而是一致的, 不是外在的, 而是内在于每个人的, 是人与人之间、个人与共同体之间的和解。真正的共同体通过每个人的自由, 而成为自由的现实。“在真正的共同体的条件下, 各个人在自己的联合中并通过这种联合获得自己的自由”[1]P571) 。自由的真正共同体反过来为充分实现人的现实存在提供可能性, 它的存在和价值取向即是每一个人的自由实现。人的自由本质成为共同体的价值取向, 自由也不再是一个抽象的意志或观念, 而成为个体本质力量的解放, 成为共同体的自我外化过程。

  四、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对唯物史观视域下的共同体的实践和发展

  党的十九大明确要求, 中国特色大国外交要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 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内容。当今世界“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独自应对人类面临的各种挑战, 也没有哪个国家能够退回到自我封闭的孤岛”[6]P58) 。“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 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 也是联合国的崇高目标。目标远未完成, 我们仍须努力。当今世界, 各国相互依存、休戚与共。我们要继承和弘扬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 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 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7]。当今世界, 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秩序, 维护世界和平, 实现共同繁荣, 是人类孜孜以求的目标。“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反映了中外优秀文化和全人类共同价值追求。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 是全人类共同的价值追求”[8]。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体现了当今马克思主义的世界历史使命和时代品格。

  “世界各国要坚持对话协商, 建设一个持久和平的世界;要坚持共建共享, 建设一个普遍安全的世界;要坚持合作共赢, 建设一个共同繁荣的世界;要坚持交流互鉴, 建设一个开放包容的世界;要坚持绿色低碳, 建设一个清洁美丽的世界”[7]。这强有力地彰显了中国与世界各国共同发展的态度, 从政治、经济、安全、文化、生态等层面阐明了新时代全球治理的中国方案, 这强有力地向世界阐明了新时代推动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现实的必然选择。

  现实的人的自由, 是我们揭示马克思共同体思想的一条重要线索, 是我们解读马克思真正共同体的唯物史观视域。真正的共同体是自由人的联合体, 人的自由只能在共同体中获得, 自由即为共同体的价值取向。这一理论进路与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意义所在不谋而合,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对马克思唯物史观视域中共同体理论的继承和发展, 是马克思“真正的共同体”价值取向延伸和当代历史实践, 是唯物史观在当下的理论创新。

  参考文献:

  [1]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9.
  [2]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95.
  [3]丁晔.马克思恩格斯的共同体思想及其现实意义[J].科学社会主义, 2018 (3) .
  [4]陈飞.穿越共同体的幻象——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共同体的四维诊断[J].理论探讨, 2017 (6) .
  [5]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95
  [6]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 (2017年10月18日) [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17.
  [7] 习近平.携手构建合作共赢新伙伴, 同心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在第七十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时的讲话[N].人民日报, 2015-09-29.
  [8]杨洁篪.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N].人民日报, 2017-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