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标准论文网!本站提供各专业优秀论文范文供大家学习参考。网站地图
在线咨询:
您当前所在位置:标准论文网 > 哲学论文 >

胡直的三重良知学探究

添加时间:2018-07-24 14:36
胡直良知学研究摘要
  
  胡直 (1517-1585) , 字正甫, 号庐山, 江西吉安府泰和人。他在继承发扬江右王门之学的基础上, 从江右到楚中, 致力于推动阳明学在湖北、湖南的传播, “其治湖北, 一以学为政”, 祭祀王阳明及其后学冀元亨、蒋信, “以风楚人”[1]990.胡直证学有成, 正如其弟子邹元标所赞:“昭代山斗, 旷世濂洛”, “圣关渊诣, 心印独握。见者心醉, 闻者沃若”[1]1012.“圣关渊诣”之“渊”指向深静的良知本体, 以主静为功夫, 胡直由“渊”透圣关。“心印独握”指胡直内在心体独契良知, 与往圣前贤印心传心。胡直由道体与功夫展现出的境界, 发散出的气象, 令同游者如醉, 真切感受良知之泽的润沃。经由漫长的致良知功夫积淀, 胡直三重展开良知学, 融合周敦颐的主静与程颢的觉一体, 代表了濂洛之学在阳明学背景下的新发展。

胡直
  
  一、主静致良知的困学历程
  
  胡直一生求道艰辛, 他在作于万历癸酉 (1573) 的《困学记》中追溯了自己致良知的曲折经历:“益惧悠悠, 以为古今莫予困也。予曰:‘及其知之一也, 及其成功一也, 则果何时耶?’遂记以自饬。”[1]901《明儒学案》卷二十二收录了全文近五千言的《困学记》, 直接收录案主如此大篇幅的思想历程材料, 在整部学案中仅此一例, 由此折射出胡直致良知的进路在阳明后学中的示范性。围绕主静, 胡直的困学历程有三个重要节点:良知学入门、入禅、出禅。
  
  (一) 良知学入门:立志与主静
  
  胡直早年丧父, 遂致放荡。王阳明重视立志, 其弟子欧阳德以此启发胡直, “曰:‘明明德于天下, 是吾人立志处, 而其功在致吾之良知。’又曰:‘唯志真, 则吾良知自无蔽亏。’语若有契。一日, 先生歌文公‘欸乃声中万古心’之句, 予一时豁然, 若觉平日习气可除, 始定向往真意”[1]894.朱子所作的《九曲棹歌》中对武夷山九曲溪第五曲的实景进行了描写:“五曲山高云气深, 长时烟雨暗平林。林间有客无人识, 欸乃声中万古心。”[2]526“欸乃声中万古心”, 又作“茅屋苍苔魏阙心”.欧阳德将此引入到良知学语境:人心私欲云气深, 从而心体遮蔽昏昧。林间之客如良知, 由于后天的遮蔽禁锢, 而不识本心。良知先天本具, 具有永恒性, 如同“欸乃一声山水绿”, 棹舟之声能够唤醒沉睡的、迷失的良知。因此, 尽管被习气遮蔽禁锢, 但只要志真, 良知依旧能够豁然显现, 蔽锢去除, 而生根发芽。
  
  由立志转为践行, 胡直致良知以无欲主静为功夫。王阳明的私淑弟子罗洪先为江右王门巨擘, 功夫论以无欲主静着称。针对阳明学发展中出现的“凭几寂照而曰良知在是矣”和“认识解气机为良知之流行”, 他提出“惟无欲而后入微, 惟微而后知无不良”, “故既壮之后, 其学一主无欲”[1]177.丁未 (1547) , 罗洪先于里中寻得石莲洞后, 静坐其中, 胡直前往问学, “予始见罗先生, 先生教由静坐以入”[1]679, “居石莲洞, 既一月, 日闻语, 感发, 乃北面禀学焉”[1]895.先生“训吾党专在主静无欲。予虽未甚契, 然日承无欲之训, 熟矣, 其精神日履, 因是知严取与之义”[1]895.罗洪先的功夫论主要源自周敦颐的无欲主静, 他以此教导胡直。无欲承接欧阳德的立志真, 除平日习气;“严取与”, 严格限制“予取予求”的欲望, 从而为主静创造条件, 主静又反哺无欲。虽然胡直并未完全接受罗洪先的教导, 但是通过功夫践行, 已渐显效验。通过欧阳德从总体方向指引, 罗洪先从具体下手功夫指导, 胡直入门良知学。
  
  (二) 入禅:静中光景
  
  从学欧阳德与罗洪先, 胡直可谓是得阳明学嫡传, 但却走向入禅。戊申 (1548) , 胡直游韶州明经书院, 因少病肺, “咳血怔忡, 夜多不寐”, 向欧阳德的弟子邓鲁问禅, 邓鲁曰:“汝病乃火症, 当以禅治。”[1]895胡直入禅的动机是为了治病, 如王阳明所言:“大抵养德养身, 只是一事。”[3]187参禅亦须主静, 这无疑会丰富胡直的主静功夫, 但儒释毕竟有别, 入禅很容易偏离儒学的根本。胡直参禅经历了四个阶段:其一, 息妄念。以静坐为手段, “其功以休心无杂念为主, 其究在见性”[1]895, 这类似于罗洪先所教的无欲。其二, 露性体。“一日, 心忽开悟, 自无杂念, 洞见天地万物皆吾心体”, “自是事至亦不甚起念, 似稍能顺应, 四体咸鬯泰, 而十余年之火症向愈, 夜寝能寐”[1]895~896.邓鲁认为胡直的性体开始显露。其三, 通昼夜。“久之, 虽寐犹觉, 凡寐时闻人一语一步, 皆了了”[1]896.邓鲁认为这是通昼夜之渐, 如果勉进之, 可以出死生。“通昼夜”指觉的时间连续性, 这影响到胡直以觉为功的良知学。其四, 悟一体。胡直同诸君游九成台, “悟天地万物果非在外, 印诸子思‘上下察’、孟子‘万物皆备’、程明道‘浑然与物同体’、陆子‘宇宙即是吾心', 靡不合旨, 观前所见, 洒然彻矣”[1]896.性体发露后豁然敞开, 这貌似又回到了儒学。悟到物我一体, 觉在空间无碍, 这影响到胡直以一体为宗的良知学。胡直参禅得静体, 从浅层、浮躁的意识转入深邃、缄默的潜意识层;九成台悟宇宙与我为一, 获得神秘体验, 但短暂不持久。通过参禅静坐, 胡直的肺病火症得愈, 此为最直接的收获。火具有炎上、燥热的特性, 主静则趋于清凉、润下的渊深, 从而有利于去心火。胡直中晚年病痔, 在蜀、广染瘴, 幸以静坐延年。在心理上, 胡直达到了一种上下察的虚寂体验。通过静坐, 胡直的身体、精神面貌为之一新。静坐也深刻影响了胡直良知学的表达, 如他四十五岁时致信邓鲁:“况不肖某实蒙教于足下, 今日得稍不堕落, 怀有性命之虚见秋毫, 足下力也。”[1]379容肇祖、威拉德·彼得森认为, 胡直致力于深度的静坐以及心造万物的主张是一种极端的主观主义, “在其涵义上通常被理解为佛教的主张, 而胡直也因此常被推定为佛教徒”[4]699.这种观点仅停留在表象, 胡直入禅时学说尚未成熟。实际上, 正是胡直能深入佛教, 才能更为犀利深刻地批评佛教, 发掘儒家性命之学的深蕴。
  
  (三) 出禅:寂而仁
  
  胡直并未因禅静而登于道岸。己酉 (1549) , 胡直会试途中, “方浮彭蠡, 值风涛夜作, 不能泊岸, 舟颠几覆数矣。同舟人士, 皆号达旦, 予独命酒痛饮, 浩歌熟寝”[1]897.事后, 欧阳德批评胡直“此固甚难, 然谓仁体未也”, “临危不动心, 而又能措画救援, 乃仁体也”[1]897.正是鄱阳湖遇险与欧阳德醍醐灌顶的点化, 使得胡直的功夫路径发生转向。儒释主静在浅层差异不大, 深层只差一念之转:“盖释氏主在出世, 故其学止乎明心, 明心则虽照乎天地万物而终归于无有。吾儒主在经世, 故其学贵尽心, 尽心则能察乎天地万物而常处之有。”[1]570释氏明心, 明后追求超脱的涅盘;儒家不仅要明心, 更重要的还在尽心, 明后要用其极, 尽伦物天地。静中涵养良知端倪, 寂而仁, 遇险时, 不仅能够静定, 而且还能够积极去化解危险, 体现一个大儒敢于担当的现世关怀, 承担作为觉者的道德义务, 而非沉湎于一己之明, 得独饮熟寝之私静。斩断自我与外界的联系, 这种超脱的虚寂会堕落成绝伦弃物。
  
  在胡直入禅出禅时, 罗洪先的良知学也在发展, 并成为胡直回归阳明学的主要思想资源。罗洪先初尝语静, 又言归寂, 中年不同[1]679, 临终言:“得此理炯然, 随用具足, 不由思得, 不由存来, 其中必有生生一窍, 夐然不类。”[1]680胡直“数年间实僣谓从事于此。非此, 则非尧、舜以来脉路”[1]383.体知深静是为“发窍”, 即透关, 良知灵根在渊寂中得以长养。由此生生一窍透关, 以明觉照亮万物, 浑然一体, 这继承了王阳明的良知学:“盖天地万物与人原是一体, 其发窍之最精处, 是人心一点灵明。”[3]107由上可知, 胡直主静困学始于阳明学, 终于阳明学, 全面继承了罗洪先前期教导的无欲主静及后期的生生一窍, 中间入禅出禅, 丰富的经历使得其良知学极具特色。
  
  二、良知学的三重展开
  
  胡直入门良知学时, 罗洪先教以濂溪学的无欲主静, 濂溪学的学圣“以一为要”, “一者, 无欲也。无欲则静虚动直” (《通书·圣学》) .据胡直的弟子郭子章所言, “庐陵凑二山中, 北距庐, 东距衡, 俱不能千里。予师胡正甫先生生于其间, 自号庐山, 名其居曰’衡庐精舍‘”[1]911, “楚周元公论圣学, 以一为要, 而直以’无欲‘当一。先生之教恍若券合, 而说者谓元公产于衡, 止于庐, 先生宅于庐, 缔于衡, 其迹亦若片合, 岂二山之灵佻于禹, 婴薄于元公而凝翕于先生耶?”[1]912虽然衡山、庐山在空间上相距千里之遥, 但在仰慕圣贤者的心中, 二山在道学空间无碍。大禹于衡山、庐山各藏一书, 从而将两座名山联系在一起;周敦颐起于衡山, 晚年归隐庐山。由衡庐二山可追蹑大禹圣迹、感受周敦颐遗风。胡直居衡庐精舍, 自号衡庐耕云老农, 作《衡庐精舍藏稿》, 这均指向周敦颐。胡直与周敦颐之学“恍若券合”, 代表了阳明学与濂溪学结合的新范式。胡直在继承时又多有创见, 如其明示学旨:
  
  有一弟子问于胡子曰:“先生奚学?”曰:“吾学以尽性至命为宗, 以存神过化为功, 然独惭老未得也。”……曰:“是非弟子所能企也, 请下之。”曰:“以仁为宗, 以觉为功, 以万物各得其所为量, 以通昼夜忘物我为验, 以无声无臭为至。”曰:“亦非所企也, 复请下之。”曰:“以一体为宗, 以独知为体, 以戒惧不昧为功, 以恭、忠、敬为日履, 以无欲达于灵则为至。”曰:“若是, 则弟子敢请事矣。”[1]673~674
  
  由易至难, 胡直三重展开良知学宗旨, 道体依次为独知、仁、性命, 并相应于三重功夫与境界。第一重宗旨重点在独知及一体。独知即良知, “个个人心有仲尼”, 人人皆有独知。“夫心, 虚而灵者也, 即独知是也”[1]405.“虚而灵”与“寂而仁”具有相同的语法结构, “而”字表示概念的递进与缩窄, “而”字后者的概念是对于前者的限定。虚与寂均是静, 独知之静不是虚空、死寂, 而是灵动之虚、生生之仁。“虚”表明独知深静如渊的特征, “灵”如同周敦颐所言的“静虚动直”、王阳明所言的灵明“发窍”、罗洪先所言的“生生一窍”.由九成台悟道可知, 胡直主静独得类似孟子“万物皆备”、程颢“浑然与物同体”的“一体”之境。但只讲独知、一体, 不仅不是阳明学的特征, 而且很可能误入禅学, 因此必须限定一体, “以无欲达于灵则为至”, 这既是无欲的湛然一体, 又有“灵则”之絜矩, “灵则”成为“一体”的终极指向。“戒惧”是针对独知的慎独功夫, “不昧”是保任独体的虚而灵。胡直论述的独知贯穿未发已发:“当人心静时, 纵无一念一事, 此虚而灵者昭乎不昧, 未尝遗物, 其与应事接物者无减, 故曰’未应不是先‘;当人心动时, 纵有万几万应, 此虚而灵者昭乎不昧, 未尝倚物, 其与未应事接物者无增, 故曰’已应不是后‘.”[1]405戒惧不昧的内在功夫外化显现, “以恭、忠、敬为日履”.这源于孔子答樊迟问仁:“居处恭, 执事敬, 与人忠。” (《论语·子路》) 尽管可以再区分恭为外、敬为内, 但相对主静而言, 恭、忠、敬三者均属于持敬的功夫, 这是程颐以至朱子的功夫论。戒惧不昧是由内而外, 由独知到一体, 与此相迎, 持敬是由外向内的庄严, 通过“敬以直内”夹持心体, 渗透静体, 使独知遵循“灵则”, 贯彻到儒学的日用伦常。胡直注重主静与持敬功夫的内在一致性及平衡。
  
  第二重宗旨“以仁为宗, 以觉为功”.仁是笼括语, 要义在“觉”.“以觉为功”, 由无欲而至觉之明, 由觉而一体, 这相通于第一重宗旨的“以一体为宗”, 一体觉路通畅, 自然无欲。虽然胡直于九成台悟“浑然与物同体”, 但在鄱阳湖遇险时忘物我, 这显然背离了儒学的基本宗旨。为防止这种倾向, 学者必须“以万物各得其所为量”来衡量一体, “即所谓生而觉者仁是也。唯生而觉, 则此大一身者理而不痹矣”[1]606.“不痹”指觉路的顺畅, 从生理知觉超越到道德觉解, 觉即是生生不已、仁者一体的道德情怀, 既能觉自己, 又能觉他者, 不仅觉个体一身, 而且将他者融入, 形成“大身子”, 实现“万物各得其所”的大一体。从良知学的承接而言, 胡直认为:“良知即觉也, 即灵承于帝者也。”[1]596觉向前承接良知, 是独知的内在觉醒, 展现仁体鲜活的生命义;向后对接“帝则”, 觉是天理定则, 帝则即是良知, 从而极大丰富了“觉”的道体蕴涵。“以觉言仁”源远流长[5], 周敦颐重视师道的“先觉觉后觉”, 程颢言“仁者浑然与物同体”, 其后既有谢良佐、张九成的宋代传统, 又有王阳明、欧阳德的明代传承。胡直融摄诸说, 其良知学以“觉”为特色。由第一重宗旨的独知而觉, 觉继承了独知的特征, “独知本然虚灵, 不倚一物, 不遗一物”, “此独知不倚处即为中, 不遗处即为仁”[1]405.以独知定义仁, 以仁为宗即是以独知为宗, 独知扩充即是推致明觉。独知觉物与我为一体, 但又不倚于物, 能够在虚灵处超越而出;由独知而推至一体, 万物均内卷于觉中, 无一遗漏, 实现一体的全摄。从觉达到的一体而言, 既包括时间的连续性, 也包括空间的无碍, 以“通昼夜”、“忘物我”验证觉的有效性。从第二重宗旨的表达来看, 一体既包括在有的层次上我与物的合一成大体, 也包括在无的层次上“无声无臭为至”.
  
  第三重宗旨“以尽性至命为宗, 以存神过化为功”.性是独知, “中与仁与性, 名虽异而体则一也, 要之皆独知也”[1]406.性亦是觉, “觉即性也”[1]648.顺此拓展, 命亦是独知与觉, 在达到觉“大身子”一体时, 可实现“尽性至命”, 在性的超越中安顿命。这源于《孟子·尽心上》的尽心、知性、知天, “存其心, 养其性, 所以事天也。殀寿不贰, 修身以俟之, 所以立命也”, “夫君子所过者化, 所存者神, 上下与天地同流”.欲产生于意, 意起于动念。在第一重宗旨无欲功夫的基础上, 学者应深入密体, 由无意以至于神化。胡直的第三重宗旨形成过程漫长。出禅后, 辛酉 (1561) , 胡直晤耿定向、定理兄弟于汉江之浒, 相与订学, 胡直以“无念”为宗 (《耿天台先生文集》卷八) .“无念”可追溯至参禅时的“不甚起念”, 是心意层次的无欲。作《困学记》后近十年, “岁壬午, 又有《翊全录》, 其要以尽性至命为宗旨, 以存神过化为工夫, 而以绝虑忘言为补翊, 故曰’翊全‘”[1]982~983.“忘言”指向缄默, 默识静体;“绝虑”是无意, 基于更深层次的无欲, 以此补道体之全:“夫唯非意, 则存神过化, 上下与天地同流”[1]277~278.《孟子》中的“过化”指圣人所过, 民由圣人而感化。胡直诠释的“过化”是指推致良知时, 觉不受意识的干扰, 与天地同流, 这又相通于第一重宗旨的“以一体为宗”, 如王阳明言:“可见人心与天地一体, 故上下与天地同流。”[3]106由无意而至存神过化:“性也者, 神也。神不可以意念滞, 故常化。程伯子所谓’明觉自然‘, 言存神也;所谓’有为应迹‘, 言过化也。”[1]673神、化是境界语, 存神过化是功夫论。化是化去意念之滞, 化不是空化, 而是在有为、应物中去化, 如吹毛剑斩物, 以用见体。神是一种较之于觉更深层次的意识活动, 存神是“以觉为功”的深密化, 神是明觉作主宰, 化以存神为基础。从第二、三重宗旨的内在关联而言, 存即是存此明觉, 以明觉为存主;性体贞定, 即是尽性至命。从体用不二来看, 道体即是功夫, 道体必然要发用, 转化成积极入世的有为, 实现觉一体的家国天下理想;同时, 在应迹之用中不断壮大道体, 以用养体, 此是过化。从良知学展开来看, 泰州学派的罗汝芳言赤子之心如解缆放舟, 过化即是良知的自然流行, “上下与天地同流”;浙中王门的王畿言“无意之意则应圆”, 存神过化是“无意之意”, “应圆”即是化, 是对无念、绝意的超越;江右王门的罗洪先临终言“存守者, 不存即无欲”[1]680, 超越存之意, 无欲亦相通于存神过化。由此可见, 阳明后学功夫论的深层内在一致性。
  
  胡直的三重良知学宗旨皆相贯通, 层层嵌套, “第见有迟速, 故功有难易, 习有生熟”[1]674.独知即觉、仁、性、命, 从慎独、觉仁体到存神过化, 一层深入一层, 这既是主静功夫渐进的层次, 也是道体从显以入密, 渐入深静的过程。胡直的良知学宗旨融合了《论语》、《中庸》和《孟子》等儒学经典, 在经典诠释中建构良知学体系, 如将《论语》中的恭、忠、敬上升为持敬, 以《中庸》的无声无臭展现觉的境界, 将《孟子》的存神过化引入致良知功夫。传统观点认为, 周敦颐对程颢与程颐的启发主要在寻孔颜乐处, 胡直则深度关联周敦颐与程颢之学:由周敦颐的无欲贯通程颢的“浑然与物同体”, 这亦是第一重宗旨的“以一体为宗”;以程颐的持敬平衡周敦颐的主静。鉴于入禅出禅的主静历程, 胡直的良知学宗旨注意凸显儒学对佛学的超越, 如将注重个体道德自觉的独知升华为灵则, 以灵则的公性限定独知向虚寂方向发展;将独知之觉由个体扩充至大身子, 展现儒学家国天下的道德关怀;以持敬夹持主静, 以外在事功渗透内在的道德本体。
  
  三、致良知功夫论的两种方向
  
  无欲故静, 主静的深入促进无欲、无念、无意。但由于人心私欲驳杂, 良知时隐时显:良知隐时, 人心被私欲裹挟, 逐色声而贪染, 此时可从无欲功夫着手, 这是负向的方法, 曲折地寻致良知;良知独知, 独知明觉, 顺此扩充展开万物一体, 可超越至无声无臭之境, 至密而神, 应化无穷, 这是正向用功的路径, 直接地推致良知。胡直的三重良知学功夫论包含两种方向:负向的无欲为良知生发减负, 由显至隐, 包括讼过、无意、绝虑;正向的是慎独与觉一体, 慎独为深隐, 觉一体为开显, 凸显良知自身的力量。虽然两种方向不同, 但在具体致良知时混融一体, 表现为无欲之剥与觉一体之复的兼带回环, 二者双向撑开致良知功夫论。
  
  (一) 负向开显之无欲
  
  从良知道体而言, “夫良知本静也, 本无欲也, 静与无欲皆以致吾良知之本然者也”[1]669.静是良知的本然, 纯湛无染, 主静是为了良知本然的呈现。胡直从学罗洪先, 重在无欲主静;韶州参禅, 休心无杂念, 亦是无欲;“我今老矣, 看来无欲一路还是稳当”[1]993.“无欲”是胡直的一贯之学, 并以罗洪先对其影响最深:“平时提诲学者多主周子’无欲故静‘、《易·系》’寂然不动‘之语, 以为能静寂, 乃为知体之良能, 收摄保聚, 一切无染, 乃为主静而归寂。”[1]463静是寂, 主静即是归寂。“能静寂”之“能”是独知之体的本能, 是良知的自然之用。“一切无染”即是无欲, 指心体的澄澈, 这有赖于深静, 实现“能静寂”的功夫是收摄保聚, 即是周敦颐学圣的无欲, “圣学始于仁, 而要在无欲”[1]912.这是濂溪学的学圣要旨:“夫诚, 非道心乎?无欲, 非精一乎?静虚动直、明通公溥, 非执中乎?”[1]213濂溪学的“无欲则静虚动直”可与十六字心传互释, 无欲所至之静并非是光秃秃的静, 而是真静有真动, 动则明通, 即是执中, 中即是性体, 合于灵则, 这正是胡直第一重宗旨的“以无欲达于灵则为至”.灵则既表明良知之灵明, 具有自由超越的特性, 也表现出“则”之絜矩的限制, 落实到日用常行中, 即是“以恭、忠、敬为日履”, 内在融通了朱子学, 这有利于杜绝江右王门的收摄保聚向虚寂堕落, 还可以救正泰州学派荡肆情识之弊:“况以今学者怀多欲之私, 而欲明明德于天下, 未有不理欲交杂而终归于霸也。然则淮之南之学则左矣。虽然, 今之学者苟不先见无欲本体, 亦未能致其功也。”[1]673“淮之南之学”指泰州学派的良知学。泰州学派末流将杂染情识私欲的良知放任流行, 不仅与良知本体不能相通, 而且害学害道。通过无欲, 将情识私欲从心体中锤炼除去, 复得良知本体, 然后再放任流行, 这是以江右王门扶正泰州学派。
  
  (二) 正向开显之觉一体
  
  胡直鄱阳湖遇险充分暴露了静中光景的危害, 这与儒学的觉一体尚有本质差别。第二重宗旨“以仁为宗, 以觉为功”必须“以万物各得其所”衡量道体与功夫, 觉一体是在成就自我独体、仁体的基础上, 向社群、万物推致, 在更大的一体中做功夫, 由此主静不仅要静虚, 还要动直;不仅要深密, 还要向外在的日用伦常撑开:“况吾辈已临民施政矣, 此心之体本时时与物相通, 故谓之一体;时时与物相通, 而不以形骸世累之故二三其念也, 故谓之无欲一体, 即仁也, 而非有内外也”, “圣门之学, 以求仁为宗, 故一日复礼, 天下归仁, 其与二氏之学绝异在此”[1]850~851.胡直以“无欲一体”定义仁, “以仁为宗”即是以无欲为宗, 以一体为指向。无欲能消除隔阂, 达到觉路顺畅, 实现饱满的一体, 将万物内卷到觉中。有卷有舒, 由无欲一体推至日用伦常、临民施政。归仁表现为复礼, 礼是一体展开的内在理路:儒学的无欲一体并非要切断自我与人伦事物的关系, 进入“毕竟空”, 而是万物各得其所, 将人伦事物融入一体的“实在有”.“学问、工夫、头脑, 亦只一语而已。能无欲, 即能一体, 非谓先已无欲, 而后能一体”.能一体者, 必无欲, 乃至无意;能无欲者, 自能一体。无欲与一体同时完成, 学问、功夫、头脑 (光景、践履、纲领) 只是一事。
  
  (三) 负向深隐之绝虑
  
  无欲亦是洗心的过程, 由此退藏于密。“洗心”本自《易传》, 王阳明囚居“瞑坐玩羲《易》, 洗心见微奥”[3]675, 为龙场悟道打下了基础。胡直讲“圣人以此洗心”句:“此是孔子说尽天机处”[1]993, “渐入于无思无为之本然, 而圣人之心在我矣”[1]301.良知本然是静, 是“无思无为”, 无思是绝虑, 无为是过化。“天机”的关键是呈现良知本体, “见微奥”是体知道心之微, 是“圣关渊诣”.胡直的良知学还融合杨简的“不起意”:“夫一体而无意必, 乃真以血髓学孔, 而非以肤甲学孔也。”[1]400这是阳明学背景下心意深隐层次的学孔[6], “一体”即是“以一体为宗”, “无意必”又可表述为存神过化, 由此深度拓展了孔子的仁学宗旨。
  
  与“无意必”相应, 胡直以绝虑为功夫, “《翊全》有录, 以去心中之滞, 绝虑忘言为翊补”[1]1003.心中有滞则不能化, 滞在显处表现为私欲, 在隐处为意念。胡直晚年功夫愈密, “昼一念, 夕一梦, 少盭于道, 即讼为己过, 密籍记以自箴”[1]982.胡直去世后, “有一笥甚秘, 启之, 册不盈尺, 皆手书, 名曰《日录》。每岁一帙, 日有书, 时有纪, 自卯至寝, 自几微念虑以至应对交接, 工夫纯疵, 毛发必书, 即梦寐中有一念盭道者亦书”[1]998.可见胡直致良知之刻苦, 从几微念虑以至应对交接, 贯通隐显, 以期翊全。“又有《翊全录》, 序曰:’是录也, 有纤恶必记而诛绝之, 庶几还其本体, 与天者游, 始可以至命而全归。‘”[1]998纤恶必诛, 以臻于全善;尽性至命, “与天者游”, “上下与天地同流”.
  
  (四) 正向深隐之慎独
  
  负向的无欲、无意是剥离包裹良知的私欲, 是从外向内破壳;正向的觉一体、慎独是独知内在的觉醒, 是良知由内而外生发。以独知为起点, 觉一体由开显方向撑开, 慎独向深隐发展。对于初学者, 致良知功夫始于第一重宗旨“以独知为体, 以戒惧不昧为功”.“戒惧”指《中庸》的“戒慎乎其所不睹, 恐惧乎其所不闻”, 是保持独知常惺惺、涵育心体常明常觉的功夫, 即是独握心印的慎独:“《大学》、《中庸》咸以谱仁也, 必自慎独始”[1]306.这相通于第二重宗旨“以仁为宗”, 谱仁始于慎独。独知是独自知觉, 是道德自律:“独知固有诚而无伪也, 非良而何?”[1]669独知先天“固有”, 是天赋的良知良能, 是诚体之端, 不容作伪, 具有严格的约束, 是道德他律。“是故求至当者求诸自知者而得之矣”[1]596.由独知能达到合乎天理的“至当”, 这是由自律升华为他律的过程;将求天理“至当”诉诸求独知, 从而由他律转为自律。二者交相兼带, 自律他律融为一体。
  
  独知贯穿未发已发, “晦翁认独知为动时事, 不知静时炯乎湛乎不可得而昧者, 非独知乎?是故独知无间于动静者也”[1]391.不昧即是明, 炯湛亦是常明, 动时好下手, 静时亦用功, 由此慎独与主静相通。独知不仅是朱子所讲的“动时事”, 在念虑已发后, 而且还在未发前:“夫独知者, 宰夫念虑而不以念虑着, 贯乎动静而不以动静殊也。唯得于几先者, 惟能慎独。”[1]668独知属于动时事, 因为已起念虑;亦是静时事, 能定常明, 不以念虑着而干扰独体。独知与动静“无间”, 不能以动静限定独知。由念虑之显向深密之微发展, 独知可延伸至“几先”, 于此研几, 在一念之微上用功:“慎之义, 犹慎固封守之谓, 功在几先, ’于时保之‘者是也。”[1]669“慎固封守”, 默守独体, 慎独之功在几善恶之先, 将恶念固封在萌芽中。“于时保之”, 时时戒慎, 保任独知, 知善知恶, 扬善遏恶。胡直以颜回为“几先”慎独的典范:“非无念也, 念而未尝为念;非无虑也, 虑而未尝为虑。盖立于念虑之先而行乎感应之间, 通乎天地民物古今无所为而不容已者是也。古之善慎独者唯颜子, 颜子有不善未尝不知, 知之未尝复行。所谓未尝不知, 则亦未尝成念者也。”[1]391几先用功, 慎独不仅要在念虑之显处贞定得住, 而且在念虑之起处, 甚至在未发前亦立得起, 无论动静显微, 独知均能做主宰。由念虑之先向深隐心意发展, 则是汉浒订宗“无念”的发展方向, 以至无意、绝虑, 臻于微密。在汉浒订宗时, 耿定理以“不容已”为宗, 后来成为其兄耿定向的良知学宗旨。胡直的“不容已”指独体於穆不已, 他所肯认的独体绝非是一个死寂, 而是富有生命活力的生生不息之体, 这也是罗洪先的“必有生生一窍”.综上, 由显至微, 胡直慎独指向依次为念虑、几、几先, 每一层次均有对应的功夫。层次的递进是功夫积淀熟化之所至, 也是胡直的良知学向深密发展的自然过程。
  
  (五) 双向撑开的剥复兼带
  
  以卦象良知:《剥》卦为剥落之象, 剥其垢;《复》卦为回复之象, 复其明。复为透关之意, 回复本体之源, 以获得生生不息的创生力。“大抵独知之体若能直下承当, 常用剥复之功, 俾之觌体见面, 则自无如许层数, 如许疑扰矣”[1]406.心之本体如镜常明, 但因“如许层数”私欲禁锢遮蔽, 不能觌本体, 见真面。以剥为学, 由外而内, 去私欲以致良知;以复为学, 依靠独知的冲力, 则由内而外复良知。剥复同施, 则心垢日剥, 良知日显, 内外同致良知。剥复的双向互补关系可以映射到无欲主静:无欲是剥私欲, 主静是复道心之微;剥是洗心、无意、绝虑, 复是退藏于密、独知、觉一体;剥是克己, 复是复礼;剥是否定毕竟空, 复是肯认实在有。从“圣关渊诣”而言, 剥尽复来, 二者相互助发:如带壳的种子发芽, 若壳太厚、太坚硬, 即“如许层数”私欲遮蔽禁锢, 在不借助外部破壳的情况下, 即使复之有力, 良知的种子也很难发芽;剥又如钻岩层凿油井, 如果井下的油田压力不足, 即使钻通油田, 石油亦不能流出。良知在深静中积聚力量, 当钻井的深度达到临界点时, 即无欲、无意、绝虑渐入深密时, 通过剥与复的兼带助发, 石油喷涌而出, 如生生一窍之透关。
  
  四、透微功夫与主静持敬平衡
  
  从功夫论的两个方向来看, 无欲之剥向深隐发展, 则是绝虑、无意, 洗心退藏见微奥;剥尽复来, 则是独体不容已、觉一体。剥复双向功夫兼带助发, 其最终目的是实现透道心之微, 微即是大。
  
  (一) 道心之微与大
  
  双向功夫共同实现“道心惟微”, 微虽然量小, 却是质的飞跃。微是幽深渊寂, 如果在极精微处体知到道体, 那在这个意义上, 极精微就是即广大。“圣关渊诣”, 在渊寂中实现透关, 打开心体的无尽藏, 微是透关的通路, 惟有透微, 才能入圣域。胡直对郭子章言微:学必以大人为至, 如巨岳, 非大其基则不可成, “余尝睹为大之实在微, 愈微故愈大。古先峻德始于惟微, 子思语大至位育, 而其几则肇于不睹不闻。《记》曰:’圣人耐以天下为一家, 中国为一人, 非意之也。‘此为大之实也”;“适千里者三月聚粮, 则大之贵积也审矣。夫风之积不厚, 则不可以负南溟之翼;水之积不厚, 则不可以浮万斛之舟, 然则积岂易言哉, 其惟微乎”[1]211.“古先峻德”指尧舜十六字心传重在“道心惟微”.《中庸》之“不睹”、“不闻”亦指向道心之微。由微而显, 微是显之本, 显处表现为“天地位焉, 万物育焉”, 由小微而成大一体。胡直之所以重视主静功夫, 最终是为了透圣关, 证得极精微的道心, 其收敛愈深, 其发舒愈强劲。胡直对此有三喻:一是聚粮。适一里者, 一日聚粮即可;而要千里远行, 必须三月聚粮, 只有足够储备, 才能满足遥远的路途。二是风积, 三是水积。若风吹起、水浮起一羽鸿毛, 一盆水、一阵风便可满足;若要负南溟之翼、浮万斛之舟, 必须狂风飓风、大江大海。在无欲与主静的双向互补中, 要满足一己之适, 九成台悟道便可实现在风涛夜舟中熟寝;而要真正实现孔子的仁学大一体, 必须要向几微念虑处慎独。精微的道心展开, 则是天地位、万物育之大体, 由此可理解胡直致良知的最终指向。
  
  (二) 主静持敬平衡
  
  胡直实现道心之微的功夫以无欲主静为主, 也注意防范江右王门收摄保聚之学的流弊, 以持敬渗透主静, 持敬又作主敬, 以防主静出偏。由胡直的三重良知学宗旨可知, 第一重以日履之持敬渗透静体, 第二重以“万物各得其所为量”衡量觉一体, 第三重以“尽性至命”引导存神过化的最终指向。由此来看, 胡直的致良知功夫论以主静为主导, 主敬为赞佐, 二者在道心之微处合一:
  
  主敬而严, 主静而寂, 非不学也, 然而涉念, 圣儒未尝入其门焉。夫圣儒曷宗?宗乎尽性而已。性之体, 非有内外、虚实、动静之别, 亦非有先无后有、先寂后感之异, 尤非可以知识求、意见测。语其量, 则囊括宇宙, 发育万物, 而其实不越乎至微。学者诚得其微, 非不研穷, 由吾性而穷焉, 则虽物非物也;非不褆修, 由吾性而修焉, 则虽迹非迹也;非不敬以静也, 由吾性敬静而无所主焉, 则虽念非念也。[1]218
  
  胡直继承尧舜、周敦颐、罗洪先以来脉路:尧舜传“道心惟微”;周敦颐以无欲当一, 以惟一至精微;罗洪先“惟无欲而后入微”.“诚得其微”即是透圣关, 由此主静、主敬、研穷、褆修等功夫实现质的飞跃, 在惟微处合一。主敬而严, 矜持成一个泥菩萨, 累!主静而寂, 归于寂灭, 死!二者均涉念, 有个“主”的意念, 未及微之本。主静易导致迷恋光景, 沉虚空, 守死寂, 沉湎一己之私静, 静以敬, 静可由敬来扶正, 落实于日履;从外向内渗透性体, 由敬转为静, 敬以静。在道体论上, 动静一如、寂感一体, 动静在性微处合一, 并与王阳明之言相印证:“良知本体原是无动无静的。”[3]105主静与主敬的深层功夫是主无所主, 既有主的意念指向, 又有无所主的超越;既能存神有所主, 又能不起意, 一过即化。“至于无, 则道心微而中执, 是乃所谓仁”[1]912.在境界论上, 微是尽性至命, 可实现良知道体内在的丰盈与外在灵则天理的契合。惟微性体充达于身, 即深静就是无处不敬, 即渊寂而又时出, 活泼泼一个春意。
  
  (三) 知微与不知微
  
  正如王畿引王阳明之言:“良知至微而显, 故知微可与入德。唐虞受授, 只是指点得一微字。”[7]585十六字心传归根在于道心之“微”, 但在微的层次用功, 应注意知微之患, 胡直说:
  
  患不在不知微, 而在知微也。不知微之患, 譬之食苏藿者其病吐, 吐者易疗;知微之患, 譬之食参耆者其病茹, 茹者难泄。子盍观于今之士, 可省也。虽然, 又有譬焉:外入者非家宝, 货羡者非居积。然则予非患知微, 而患真知者之艰也。[1]218
  
  如果仅由知识求、意见测去知微, 危害甚大, 停留在言语层次上的知微, 以知微为宝, 危害在于知之过多而行之过少, 乃至知而无行。如同贷款一样, 虽然贷了很多, 但非自己居积得来, 贷款反而成了自己的累赘。微是传心之宝, 如名贵的参耆, 但若仓促茹食, 一般人的身体不能运化, 热量蓄积滞胀, 会导致发烧等症状。若不知微, 危害仅限于对微的排斥, 如食苏藿治疗消化不良, 药效在呕吐, 吐出不能消化的东西, 病就容易治疗了, 常人不知微要明显好于知微。知微关键在于消化微的真实含义, 不仅在理上、言上知微, 而且要在行上体证, 才能“入德”, 亲证道心精微。
  
  胡直入禅出禅的经历深刻影响到他的良知学。他既能入之深, 又能转得出, 并融合周敦颐的无欲与程颢的觉一体。胡直的三重良知学宗旨层层深入密体, 主静至精微, 由浅静以至心渊深静。主静与主敬在惟微道心处合一, 微则静敬自如, 从而带动江右王门由内敛的收摄保聚转向外在的天下关怀, 由个体的独知灵觉升华为一体的公性大觉。这不仅是江右王门展开的重要维度, 也是宋明理学濂溪学与洛学发展路线交织融通的内在理路。
  
  参考文献
  
  [1]胡直。胡直集[M].张昭炜, 编校。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5.
  [2]朱熹。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M]//朱子全书:第20册。上海/合肥:上海古籍出版社/安徽教育出版社, 2002.
  [3]王守仁。王阳明全集[M].吴光, 钱明, 等, 编校。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2.
  [4]崔瑞德, 牟复礼。剑桥中国明代史:下卷[M].张书生, 黄沫, 等, 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6.
  [5]张昭炜。宋明理学第四系的形成与发展[M]//朱子学刊:第十九辑。合肥:黄山书社, 2010.
  [6]张昭炜。阳明学的孔学及学孔[J].中州学刊, 2017, (10) .
  [7]王畿。王畿集[M].吴震, 编校。南京:凤凰出版社,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