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标准论文网!本站提供各专业优秀论文范文供大家学习参考。网站地图
在线咨询:
您当前所在位置:标准论文网 > 哲学论文 >

孔子“仁礼合一”视域下的军事哲学思想探析

添加时间:2013-11-29 17:08
  摘 要:面对春秋时期礼崩乐坏之时弊,孔子以“仁礼合一”的儒家哲学视野,审视战争和军事问题,同时“仁礼合一”说亦为其构建军事思想的哲学价值根基。在现实社会领域,孔子展开一系列与之相适应的军事践履。其军事哲学思想与军事践履彰显了孔子追求和平的价值取向和精神自觉,体现了其对人的生命之价值与意义的深切关怀和对礼乐文明的守望与践履。
  关键词:孔子; 仁礼合一; 军事; 战争

  孔子的思想博大精深,就孔子是否通于军事这一问题,在以往的哲学史或教育史中,有的未谈及,有的虽然谈及,但却否定孔子有军事思想。高培华分别援引胡适、郭沫若、张岱年三家观点,指出这三家都否定了孔子有军事思想,或认为孔子对军事不够重视。他认为随着学者从教育史的角度肯定其军事教育思想之后,孔子的军事思想问题才被学界所重视。本世纪初,学界对孔子的军事思想研究日益升温,在一些军事着作中都有所论及。还有一些相关的研究性论文日益繁多,他们分别从思想史、伦理学、兵学史、教育史、军事法学等多种角度作了深入研究。尤其是梁必?先生在其《军事哲学思想史》一书中有专门论述孔子的军事哲学思想的章节,本人深受启发。本文正是继承了以往学界的研究成果,站在军事哲学的高度,继续尝试探索孔子如何在其儒家哲学独特的视野之下言兵、议兵、审视、评价军事问题,期望从儒家哲学学理的内在逻辑结构上探索孔子军事哲学思想形成的理论必然性。
  研究孔子的军事哲学思想,首先要明确什么是军事哲学思想。“军事哲学思想具有两重性,既是一种军事思想,又是一种哲学思想。从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军事哲学思想乃是军事思想与哲学思想交叉、结合的产物。”从学界对军事哲学思想概念的界定可知,军事哲学思想是融哲学与军事于一体的思想。它不是军事观点、主张的机械式堆砌,亦非把哲学思想当成一种解读军事思想的理论工具,而是提供给我们一种解读的视野,在这种视野的观照之下,审视军事领域诸问题,挖掘军事问题背后隐藏的精神本质。军事哲学思想这个角度为我们提供了探索孔子关于军事问题的新路径。
  在中国历史上,春秋是一个多事的时代。自周王室东迁之后,王室衰微,命令不能施行于各诸侯国。诸侯国之间或狼狈为奸或相互残杀,战事频繁,礼乐文化也遭受到肆意的践踏。“当时的国际间,虽则不断以兵戎相见,而大体上一般趋势,则均重和平,守信义。……即在战争中,犹能不失他们重人道、讲礼貌、守信让之素养,……道义礼信,在当时的地位,显见超出于富强攻取之上。”一方面是礼崩乐坏,一方面礼乐文明又在一定程度上制约、规范着社会人生的一切。正是在这样独特的时代背景之下,生逢乱世的孔子,汲汲思索有关战争、军事等社会现实问题。
  孔子秉承西周礼乐文明的传统,开创性地提出了他的仁学思想。他认为礼的本质不在于礼本身的外在形式,而在于它背后所承载、蕴含的人文精神,即礼乐内在的精神根基———仁,这也就是礼乐生成的内在根据。“礼仪……象征的是一种秩序,保证这一秩序得以安定的是人对于礼仪的敬畏和尊重,而对礼仪的敬畏和尊重又依托着人的道德和伦理的自觉,没有这套礼仪,个人的道德无从寄寓和表现,社会的秩序也无法得到确认和遵守。”毋庸置疑,人的仁心时刻鞭策着人的行为符合道德,不断点醒着人心的道德自觉和伦理自觉。人如果没有仁作为其生命的价值支撑,也就丧失了人之所以为人的价值根基,道德自觉也无从谈起。然而,人的道德与伦理意识的觉醒,实乃凭借人之仁心的不断生发,才能激发对生命的价值与意义的深刻关切之人文意识之自觉,人的生命才得以安立。建立在仁基础上的礼乐,才具有了生命力,才能规范并引导人们的行为由道德他律内化为道德自律。孔子的“仁礼合一”说认为: “在这一系统中,礼是孔子对传统的继承,仁是孔子的开辟。在礼乐文化传统中发现仁或曰显豁仁,以仁释礼,以礼释仁,仁礼互释,赋予礼乐文化以真实的意义和内在价值”,作为内在性根据的“仁”成为孔子衡量和评判社会人生中一切事物的价值准则,礼作为外在性的规范指导着社会人生。孔子正是在仁礼合一的哲学视域下审视并反思春秋时弊———各国纷争、诸侯争霸。
  孔子以仁作为其思考社会人生的哲学价值根基,以礼为外在性规范,站在仁礼合一的哲学视野下阐明其在军事领域诸问题的见解。与此同时,在现实社会领域,孔子展开一系列与之相适应的军事践履。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在对待战争的整体态度上,孔子主张以仁心为本,谨慎发动战争; 以文武兼备的教学方针教化民众; 以六艺为军事教育内容; 以培养“仁、智、勇”合一的军事人才为理想人格之期许。在对待战争问题上,孔子主张谨慎发动战争。《论语·述而》中记载: “子之所慎: 齐,战,疾。”即夫子有三慎: 斋戒、战争、疾病。孔子为什么对战争持谨慎态度? 其慎在何处? 愚见以为,其谨慎之处有两点: 其一,从内在精神层面上分析,慎战的实质在于孔子对人之生命的充分尊重和关切。从仁学的视域来看,孔子强调每个人的生命都有价值和意义。
  他认为仁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根据,而“仁”最基本的要求是爱人,这种爱彰显出来便是对人的生命之价值与意义的尊重。战争无疑肆意践踏了人的生命,这与孔子仁学所倡导的礼乐文明所蕴含的对人生命的深切关怀之人文情怀相悖,故而孔子慎战,即慎本( 仁心) 之未立。故而当卫灵公向孔子询问军队的行列之法时,孔子委婉地说: “俎豆之事,则尝闻之矣;军旅之事,未之学也。”( 《论语·卫灵公》) 。从《论语》中记载的孔子教弟子学射,主动向鲁哀公请战讨伐陈恒等行为可知,孔子并非不懂得军事,而是他不赞成用发动战争的方式争取霸权,故而他对卫灵公的询问避而不谈。其二,从外在规范层面来讲,夫子慎“礼”之不行。春秋时期,礼在军事领域中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是故君子之行礼也,不可不慎也,众之纪也,纪散而众乱。孔子曰: ‘我战则克,祭则受福。’盖得其道矣。”( 《礼记·礼器》) 在孔子看来,知礼且能谨慎行礼的人作战就能取得胜利,祭祀则会享受福德。这里,孔子慎战,并非表明他反对用武力发动战争。相反,“能执干戈以卫社稷,虽欲勿殇也,不亦可乎。”( 《礼记·檀弓》) 手持武器保卫国家,这样的行为值得我们赞誉,也就是说孔子评判战争、杀戮的正义性乃在于是否符合礼的规定,是否体现了仁的价值诉求。符合礼的战争属于“义战”,孔子肯定这种战争的正义性,反之则属于不义之战,如诸侯僭越天子的权力而发动战争。孔子谨慎对待战争问题,这也与其在政治上倡导的德治主张相契合。
  他主张通过不断地操持、修习内在的德性,层层向外推,达到平天下的外王目的。这就向我们呈现了一条由内圣而达外王的修养德性之功夫路径。修己、安人、安天下这三者中又以自我的内在德性之修持为根本,这样的内圣外王之路显然不能诉诸武力来实现,故而孔子慎战。正因孔子对战争持谨慎态度,他才认为首先要对人民进行文武兼备的教育。通过礼乐文化的熏陶和掌握过硬的军事本领,才是对生命的爱惜和最好的守护。孔子注重对人民进行教育,认为教化人民是治理国家的一项重要的举措。他把治理国家分成三个步骤。首先要使国家人口不断增加,之后让人民都富裕起来,在此基础上才可以教化人民。而只有经过教化之后,才能让他们上战场作战。如果让这些没有经过教育的人民去战斗,那就是抛弃了他们。
  那么,应该对民众采取何种教育? 孔子提出了文武兼备的教育主张。孔子摄相事,曰: “臣闻有文事者必有武备,有武事者必有文备。古者诸侯出疆,必具官以从。请具左右司马。”这里的教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内容: 其一是文化教育; 其二是军事技能教育。无论是文化教育还是军事技能教育都是缺一不可的,在国家军事人才的培养方面都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而文武兼备的教育内容又具体指哪些? 春秋时期,孔子主要以“六艺”教育学生。孔子教育弟子的“六艺”包含六个方面: 礼、乐、射、御、书、数。本文主要讨论礼、乐、射、御与军事训练的关系。首先,礼的教化在“六艺”当中具有优先性。春秋时期,在军队的组建、编制、战争过程当中有军礼对其进行规范。战争本身虽然是生死对决和较量,但其中仍不失恪守信誉、重承诺诸如此类具有深厚人文精神的可贵行为。孔子对军礼亦着重关注,并积极倡导在军事、战争问题上贯彻和践履军礼。
  子曰: “明乎郊、社之义,尝、?之礼,……以之田猎有礼,故戎事闲也; 以之军旅有礼,故武功成也。”春秋时期,人们通过狩猎来进行军事训练,在狩猎中遵守礼仪,才能娴熟于军事,在军队中施行礼,才能在作战时取得胜利。这里,礼已经超出了其道德层面的内涵,进而上升到形上层面,成为仁的外显和展现。这种仁的展现汇成一股所向无敌的力量,在战争中必将取得胜利。故而,在孔子“教民即戎”的军事训练中,对民众进行“礼”的教育成为首当其冲的任务。在教育过程中,礼,尤其是军礼的教育在军事教育中具有优先性。孔子认为先要立起根基,才能教授军事谋略、技能等。即主张仁心为本,方略为末。其次,乐的教育。孔子私学里所教的“六艺”之中,有一项是乐的教育。主要指的是乐舞,分为文舞和武舞。据《礼记·乐记》记载: “音之起,由人心生也。……变成方,谓之音。比音而乐之,及干戚羽旄谓之乐。”这里,干、戚是人们跳舞时所拿的两种器具。干指的是盾牌,戚是一种大斧子。手拿干、戚这两样东西所跳的舞是武舞。羽指的是野鸡毛。旄是指牦牛尾巴。手拿这两种器具所跳的舞叫文舞。孔子教育弟子以“乐”,当然也包含文舞与武舞。武舞不仅是一种乐的教育,也是一种通过舞蹈的形式达到军事训练的目的。
  第三,射与御的训练。在原始氏族、部落时期,氏族、部落的首领已经开始对成员以围猎为主要方式进行军事训练,沿至夏商周时期,使用战车作战已经成为一种趋势。“殷商时代每个贵族男性成员,都要受到礼、乐、射、御、书、数等严格的‘六艺’训练。其中射、御就是车战甲士必具的技能,显然属于军事训练,‘乐’中的‘武舞’,也是一种军事训练。”以车战为主的时代特征,必然要求当时的将领和甲士们必须具备两种基本的军事技能———射箭与驾车。习射是孔子所教授的“六艺”之中一门非常重要的本领。孔子善射,许多学者将“射”简单地解释为一种军事技能。考之文献资料,当春秋之时,射原本是一种礼,“聘、射之礼,至大礼也。”( 《礼记·燕义》) 随着社会的变迁,逐渐演变成一项重要的军事技能。习射有礼,其实是在强调射礼背后蕴含的仁的精神。“故射者,进退周还必中礼,内志正,外体直,然后持弓矢审固; 持弓矢审固,然后可以言中,此可以观德行矣。”( 《礼记·射义》) 射箭的人,无论是内心或是行为都必须符合礼的约定———正且直,其次才可以言射中与否。射不单单是一项军事训练,更是一种培养君子的礼乐文化教育,在习射过程中可以观察到一个人的德行如何。“以古代之士皆武士者都特别着重‘射礼’,其实‘射’在周代绝不完全是军事训练,其中含有培养‘君子’精神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