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标准论文网!本站提供各专业优秀论文范文供大家学习参考。网站地图
在线咨询:
您当前所在位置:标准论文网 > 哲学论文 >

明代平和县王阳明哲学的传播

添加时间:2017-03-13 10:25
图片来源网络

图片来源网络
 

  平和县从无到有, 与明代思想家王阳明有着密不可分的历史渊源。 平和县是阳明学的成功实践之地。

  500年前, 王阳明受命巡抚南赣汀漳, 领兵平靖漳寇之后, 以一个政治家的敏锐眼光、 思想家的内圣智慧, 抽丝剥茧地分析了民众落草为寇、社会动荡不安的原因。 基于 "破山中贼易, 破心中贼难" 的认知, 他提出 "析划里图, 添设新县"的思路, 探索了 "添设县治控制贼巢, 建立学校移风易俗" 的长治久安之策, 两度上疏奏请朝廷,在闽粤交界的漳南地区添设了 "平和县". 从此,平和成为中国版图上的一个县, 成了阳明过化之地。 曾经 "远离县治, 政教不及, 民众罔知法度"的穷乡僻壤, 变成 "百年之盗可散, 数邑之民可安" 的美好家园; 昔日 "盗薮" 化外之地, 成为"冠裳" 有序之区。

  平和县从弱到强, 得益于阳明学的滋养。 置县以来, 王阳明和阳明学已根植于平和大地, 不论是阳明祠、 阳明路, 还是阳明公园、 文成中学,都烙上阳明学印记, 让人深感 "此心光明", 敬仰"真三不朽", 平和真是阳明学传播发展之地。

  在置县之初的明嘉靖五年至十一年 (1526-1532年 ) 期 间 , 也就是建县10年 左右 , 时任平和知县的王禄就邀请王阳明的早期弟子马明衡撰写《平和县碑记》。 马明衡 (生卒不祥), 字子萃, 福建莆田人; 正德九年 (1514年) 进士, 授太常博士。 《明史》 有载: "闽中学者率蔡清为宗, 至明衡独受业于王守仁。 闽中有王氏学自此始。" 由此可见, 平和县添设不久, 百废待兴之际, 当时的平和执政者就以谦卑的态度, 善交 "闽中王门"学者, 致力弘扬儒学文化。 以马明衡为代表的一批阳明弟子在物质匮乏、 思想荒芜的平和大地, 借助儒学、 书院、 义学等场所, 传播阳明学, 教化民众, 开启心钥, 将天理之昭明灵觉、 知善知恶"良知" 的旨义, 随地圆照, 布施传道, 以求人人皆可承当; 在追逐名利、 浮沉与世时, 高扬内心的精神力量, 依然可以找到自己的定盘针。 这一阶段, 平和县的阳明学传播, 主要是由外向内,采取 "请进来" 的办法, 吸引外来的阳明后学到平和讲学、 教化、 育人。

  时序更迭, 地以人传。 又过100年, 到了明崇祯年间, 与王阳明同为浙江人的施邦曜知漳州府、王立准知平和县。 在两位阳明先生的老乡执政漳州府、 平和县期间, 将阳明学的传播发展推到新的巅峰。

  施邦曜 (1585-1644年), 字尔韬, 号四明,浙江余姚人, 万历癸丑进士。 《明史》 称: "邦曜少好王守仁之学, 以理学、 文章、 经济三分其书而读之, 慕义无穷。" 王立准 (生卒不详), 字伯绳, 别号环应, 浙江台州临海人, 选贡。 《平和县志》 称: "至特建王文成公祠, 刻其全部文集, 极有功名教。 及升连州知州, 士民感其恩德,请附主配享文成祠, 立石碑记遗爱, 俱坚力辞不受, 气节尤高。"施邦曜在知漳州府任上的八年期间, 经常读王阳明书籍刻本, 遨游于阳明学的浩瀚天空, 满怀 "饥以当食, 渴以当饮" 的感觉汲取营养, 并服务于治州理政。 由于王阳明生前发表的著述、讲学的要义, 都是由他的门人整理编辑, 刊刻选编、 节录, 而非全书。 直到明隆庆六年 (1572年), 也就是王阳明去世后的43年, 由浙江巡按谢廷杰汇集钱德洪编的传习录、 文录、 笔录、 外集、续编、 年谱、 世德录以及阳明先生门人、 友人、朝廷官员撰写的奏折、 祭文、 行状、 墓志铭等,整理编纂成 《王文成公全书》, 全书38卷, 学界称其为隆庆谢氏刻本。 在当时, 漳州知府施邦曜时常精读隆庆谢氏刻本 《王文成公全书》, 并加以点评、 批注。 在这个过程中, 施邦曜感到隆庆刻本《王文成公全书》 存在帙卷繁多、 篇幅浩大、 携带不便、 阅读不易等问题, 就将 《王文成公全书》

  分门别类, 条分缕析, 评释丹铅, 累累贯珠, 按理学、 文章、 经济三帙归类整理, 数易其稿, 汇编成 《阳明先生集要》, 共三编十五卷, 并授梓于平和知县王立准督刻, 于明崇祯七年 (1634年)秋肇工开刻, 翌年夏末出版, 学界称其为崇祯施氏刻本。 王立准在为该书作跋中称赞: "准 (王立准) 捧而读之, 如日月之行天, 如河汉之无极。

  郭象注庄, 苏洵评孟, 未易逾此。"随着明王朝的灭亡, 《阳明先生集要》 也逃脱不了 "国变版毁" 的厄运, 导致平和刻本 《阳明先生集要》 流传极少。 然天不绝人愿, 刻版虽然没了, 书籍还在。 清乾隆五十二年 (1787年),姚江阳明后学张罗山 (张廷枚) 因感念 "阳明先生良知之学足参圣谛, 其书如五纬之经天, 芒寒色正, 又得四明先生 (施邦曜) 发挥旁通, 后学津梁第一, 蔑以加矣", 遂将于乾隆四十九年购得的 《阳明先生集要》 善本授梓于浙江 "济春堂"的朱培行重新刻版翻印, 使得阳明先生的著述在更广的范围内流传。 同治十二年 (1873年), 廷尉许星叔因到贵阳典试, 将从京师随身携带的家藏《阳明先生集要》 旧本, 赠予客居贵阳的王阳明后裔王介臣。 光绪四年 (1878年), 王介臣将其送给大中丞 (贵阳巡抚) 黎简堂。 黎简堂认为, "黔为阳明迁谪, 悟良知良能之地, 是阳明之理学实启于黔, 为厥后之经济、 文章所始基也, 则刊是书而藏之黔, 以传之于天下, 亦固其所", 便任命林肇元为校订之职, 于光绪四年五月开雕刊刻,翌年六月蒇工成书。

  因此, 刊刻于平和的 《阳明先生集要》 崇祯施氏刻本, 成为后来多家翻刻的底本, 与隆庆谢氏刻本, 并称王阳明著作两个极为重要的版本,是研究王阳明学术者不可不知、 不可不查的基本资料, 为阳明学的传播发展作出贡献。 这一阶段,平和县的阳明学传播, 主要由内向外, 采取 "走出去" 的办法, 将阳明著作传遍于广袤, 传之于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