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标准论文网!本站提供各专业优秀论文范文供大家学习参考。网站地图论文怎么写
在线咨询:
您当前所在位置:标准论文网 > 医学论文 >

艾滋病病区护士主要工作压力与应对措施

添加时间:2019-05-20 09:20

  摘    要: 目的 探讨艾滋病病区护士工作压力及主观幸福感间的关系, 为科学排解工作压力, 防范艾滋病病区护士心理亚健康、提高主观幸福感和生活质量等方面提供重要的理论依据。方法 应用护士一般调查问卷、护士工作压力源量表、总体幸福感量表对湖南省5所艾滋病定点收治医院中在艾滋病病区工作的102名护士进行问卷调查。结果 艾滋病病区护士工作压力处于中高等水平 (89.43±11.81) 分, 护士总体幸福感 (59.79±5.12) 为中等偏下水平, 艾滋病病区护士工作压力源总分及各维度得分均与主观幸福感总分呈负相关 (P<0.05) 。结论 艾滋病病区护士工作压力偏大、而主观幸福感偏低, 应建立完善的护士支持系统, 提高护士主观幸福感, 进而提高护理服务质量, 稳定护理队伍, 保障医疗护理工作安全。

  关键词: 艾滋病; 工作压力; 主观幸福感; 相关;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work stress and subjective well-being in nurses of AIDS wards, and to provide an important theoretical basis for scientifically relieving work stress, preventing psychological sub-health of nurses of AIDS wards and improving subjective well-being and quality of life. Methods A questionnaire about nurse general condition, nurse working pressure source scale and general happiness scale were employed to investigate 102 nurses working in AIDS wards of 5 AIDS treatment hospitals in Hunan Province. Results Work pressure of the nurses in AIDS wards was at a middle-to-high level (89.43±11.81) , and the overall happiness of the nurses (59.79±5.12) was at a middle-to-low level. The total score of work pressure source and the score of each dimension in the nurses of AIDS wards were negatively related to the total score of subjective well-being (P<0.05) . Conclusions High work stress and low subjective well-being are found in the nurses of AIDS wards; and hence, it is necessary to establish a perfect nurse support system and improve their subjective well-being so as to promote the quality of nursing services, stabilize the nursing team and ensure the safety of medical care work.

  Keyword: AIDS; work stress; subjective well-being; correlation;

  近年来对艾滋病的防控力度有所加强, 但艾滋病病区收治的艾滋病患者的病例数却在不断增加。流行病学调查显示, 艾滋病的发病率仍在呈逐年持续上升的趋势[1]。艾滋病病区护士是接触艾滋病患者的一线人员, 除完成日常临床护理工作, 承担艾滋病这一严重躯体疾病的共同负担, 如:预后不良、疾病恶化、高死亡率等, 面临职业暴露及被艾滋病患者施行暴力的危险, 还承受着社会歧视及人际冲突[2], 对护理质量、个人身心健康及工作效率都有负面影响。护士在工作中所获得的满足感和幸福感, 可增加其生活满意度, 激发护士工作热情, 最终有效提高临床护理服务质量[3]。本研究旨在调查艾滋病病区护士的工作压力及幸福感现状, 并研究两者之间的关系, 进而探讨艾滋病病区护士工作压力对于主观幸福感的影响, 为科学排解工作压力, 防范艾滋病病区护士心理亚健康、提高主观幸福感和护理质量等方面提供重要的理论依据。
 

艾滋病病区护士主要工作压力与应对措施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2017年3-6月调查湖南省5所艾滋病定点收治医院中在艾滋病病区工作的105名护士。纳入标准:注册护士;自愿参加本研究;年龄≥18岁;在艾滋病病区持续工作≥1年;调查前个人无重大生活事件。排除标准:病休、产休者;严重心脑血管疾病或精神类疾病者;在外进修或学习者。

  1.2 、研究工具

  1.2.1 、一般情况调查表

  采用自行设计的护士一般资料调查表, 包括被调查者所在医院、性别、年龄、文化程度、婚姻状态、编制、技术职称、护龄、婚姻状况等。

  1.2.2、 护士工作压力源量表[4]

  由李小妹等[5]根据中国国情修订编制, 目前已在国内外广泛使用。共35个条目, 分为5个维度:护理专业及工作方面问题、工作量及时间分配问题、工作环境及资源方面问题、病人护理方面问题、管理及人际关系方面问题。采用1~4级评分法:1=完全不同意, 2=有点同意, 3=同意, 4=完全同意。分数越高, 表明护士工作压力越大。本研究中该量表信度系数 (Cronbach’s α) 为0.93, 信效度较高。

  1.2.3 、总体幸福感量表中国修订版

  总体幸福感量表 (General Well-Being Schedule, GWB) [6]由美国国立卫生统计中心制定, 包括情感模式和认知评估模式, 用来评价被试者对幸福感的陈述, 共33项。本研究采用的是经国内段建华[7]修订后的量表, 此量表多用于对护理人员的研究。包含18个条目, 分为6个维度:对健康的担心、精力、对生活的满足和兴趣、忧郁或愉快的心境、对情感和行为的控制、松弛和紧张。条目得分范围为0~120分, 得分0~24分、25~48分、49~72分、73~96分、97~120分别代表主观幸福感低、较低、中等、较高、高。得分越高, 主观幸福感越高。本研究中该量表信度系数 (Cronbach’s α) 为0.850, 信效度较高。

  1.3 、研究方法

  本研究采用现场问卷调查法, 用无记名方式填写, 研究者统一指导语, 向护士说明调查目的、填写方法及注意事项, 统一发放调查问卷。问卷填写完成后及时将资料收回, 并交予研究者进行整理和统计分析。符合纳入标准的研究对象共105例, 问卷回收103份, 剔除无效问卷1份, 有效资料102份, 有效率为99.03%。

  1.4、 统计处理

  采用SPSS 17.0统计软件进行数据处理。计量资料采用(X???±s)(X?±s)表示, 计数资料采用构成比进行统计描述, 两样本均数比较用t检验, 多样本均数用单因素方差分析, 变量间相关采用Pearson相关性分析, 影响因素用多元线性逐步回归法进行统计分析。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 果

  2.1、 一般资料

  符合入组标准的艾滋病病区护士共102名。其基本情况见表1。

  表1 艾滋病病区护士基本情况
表1 艾滋病病区护士基本情况
表1 艾滋病病区护士基本情况

  2.2、 艾滋病病区护士工作压力水平

  对艾滋病病区护士工作压力的调查表明, 护士的工作压力主要表现在:护理专业及工作方面压力最大, 管理及人际关系方面压力最小, 见表2。

  表2 艾滋病病区护士工作压力及各维度得分情况 (n=102)
表2 艾滋病病区护士工作压力及各维度得分情况 (n=102)

  2.3 、艾滋病病区护士主观幸福感水平

  对艾滋病病区护士主观幸福感水平的调查表明, 在忧郁或愉快的心境方面对护士主观幸福感的影响最小, 在健康的担心方面对护士主观幸福感的影响最小, 见表3。

  表3 艾滋病病区护士主观幸福感各维度得分情况 (n=102)
表3 艾滋病病区护士主观幸福感各维度得分情况 (n=102)

  2.4、 艾滋病病区护士工作压力、主观幸福感在不同人口社会学得分差异

  对102名艾滋病病区护士工作压力及主观幸福感得分从护士年龄、最高学历、职称、护理工作年限、艾滋病专科护理工作年限、婚姻等方面进行人口统计学调查, 将其变量进行差异性比较。结果见表4。

  表4 艾滋病病区护士工作压力及主观幸福感的人口统计学变量差异比较 (分,
表4 艾滋病病区护士工作压力及主观幸福感的人口统计学变量差异比较 (分,

  注:*P<0.05, **P<0.01。

  2.5、 艾滋病病区护士工作压力及主观幸福感相关性

  将艾滋病病区护士工作压力各维度与主观幸福感进行Pearson相关分析, 得出艾滋病病区护士工作压力源总分及各维度得分均与主观幸福感总分呈负相关 (均P<0.05) , 见表5。

  表5 艾滋病病区护士工作压力与主观幸福感的相关性分析 (r)
表5 艾滋病病区护士工作压力与主观幸福感的相关性分析 (r)

  3、 讨 论

  3.1 、艾滋病病区护士工作压力现状分析

  本研究结果显示, 护士工作压力总体得分为 (89.43±11.81) 分, 条目均分为 (2.56±0.41) 分, 表明艾滋病病区护士工作压力明显高于一般病区护士, 为中高等水平, 与汤国红等[8]研究一致。其中, 来自于护理专业及工作方面压力排在首位, 其原因可能为:艾滋病病区护士工作的特殊性, 会导致其在人际交往中也会被排斥或受到歧视[9], 社会地位较一般病区的护士更低;领导和管理者的关心支持不足或某些制度不健全, 会影响护士工资福利待遇和晋升发展的机会;艾滋病病区护士人力资源严重不足, 导致倒班频率较高。其次是病人的护理方面, 由于多数艾滋病患者病情过重, 护士在护理工作中难免存在心理顾虑及压力, 担心工作差错, 并过高地估计艾滋病职业暴露风险;护士缺乏艾滋病专科知识, 不及时或不恰当的沟通, 最终导致护患纠纷[10];治疗护理过程中患者不礼貌、不合作或对护士要求太高等, 都给护士的身心健康造成很大影响。再次, 在工作量和时间分配问题上, 由于艾滋病患者治疗复杂性, 而护士编制严重不足, 使得护理艾滋病患者较普通患者工作量大得多, 护士常需加班才能完成班内工作, 再无多余时间对患者进行心理疏导, 以致患者心理问题加重却无法得到及时疏导, 护患关系的日趋紧张, 令护士身心疲惫。

  在人口学特征比较中, 艾滋病病区护士在护理工作年限、艾滋病专科工作年限、不同婚姻状况中比较工作压力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 分析原因:年轻护士对自身职业生涯缺乏整体认识, 尤其是对艾滋病认识欠深入, 对艾滋病人群恐惧相对较轻。随着工作年限的增加, 对艾滋病认识及因艾滋病所带来的危机感及恐惧感增加, 导致工作压力大。

  3.2、 艾滋病病区护士主观幸福感现状

  本研究结果显示, 艾滋病病区护士总体幸福感得分为 (59.79±5.12) 分, 表明其主观幸福感水平为中等偏下。其中, 艾滋病病区护士对健康的担心及对生活的满意和兴趣维度得分最低, 其原因为:高压力、高风险的工作环境, 难以预料的患者病情, 影响护士的身心健康, 导致自我怀疑和焦虑[11]。同时, 护士又担负着工作和家庭的压力, 使自己身心疲惫, 对生活的兴趣有所降低。在人口学特征比较, 艾滋病病区护士在婚姻状况、护理工作年限、艾滋病病区护理工作年限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 这可能由于随着工作年限增加, 艾滋病病区护士的工作态度有所松懈, 易出现持续工作热情下降导致护士幸福感降低。

  3.3 艾滋病病区护士工作压力与主观幸福感相关性分析

  本研究显示, 工作压力源总分及各维度得分均与主观幸福感总分呈负相关 (P<0.05) 或显着负相关 (P<0.01) , 这与Ron[12]的研究结果一致。由于我国国情与护理行业的现状, 护士的工作压力已被社会肯定。适度的压力可提高护士自我要求及工作效率, 但过高负荷及压力的护理工作则会对护士身心健康起到反作用, 导致抑郁、躁狂, 产生睡眠障碍, 引起工作倦怠, 影响护士的主观幸福感[11]。艾滋病病区护士工作压力较大、工作强度大、职业暴露风险高、患者及家属需求不断提高、护士专科知识相对缺乏, 工资福利待遇差等, 阻碍了艾滋病病区护士主观幸福感的提升。所以, 面对工作压力, 如何控制自己应对情绪困扰, 保持积极的状态投入到工作中, 是提高护士幸福感体验的关键, 也是护理工作顺利进行的重要因素。

  艾滋病目前仍然是一种难以治愈的严重传染病, 它已成为严重威胁人类健康、并在当今社会受到严重关注的公共社会问题。艾滋病的护理工作是艾滋病医学诊疗过程中的重要环节, 而艾滋病病区护士是艾滋病防治的中坚力量, 护理管理者应重视艾滋病病区护士这个特殊群体的幸福感, 实施人性化护理管理, 建立完善的护士支持系统, 从精神和物质上为护士提供缓解工作压力的平台和渠道, 高度关注护理人员的身心健康[13];同时从卫生体制及国家政策出发, 提高护士地位, 提升其主观幸福感水平, 改善护理服务质量, 稳定护理队伍, 保障医疗护理工作安全。

  参考文献:

  [1] 舒文, 赵攀, 杨传利.人性化关怀在艾滋病病房优质护理服务中的应用[J].重庆医学, 2013, 42 (9) :1079-1080.
  [2] 徐国红, 倪仁芳, 吴建瑜, 等.艾滋病病区护士工作压力状况的质性研究[J].现代临床护理, 2008, 7 (1) :19-22.
  [3] 郝翠平, 杨富国, 张谦, 等.ICU护士工作压力源与工作幸福感的关系研究[J].实用临床护理学电子杂志, 2017, 2 (1) :1-13.
  [4] 吴成.蚌埠医学院在校大学生主观幸福感及影响因素研究[D].济南:山东大学, 2015.
  [5] 李小妹, 刘彦.护士压力源及工作疲溃感的调查研究[J].中华护理杂志, 2000, 21 (1) :71-72.
  [6] Anthony F.A concurrent validational study of the NCHS’ general well-being schedule[J].Vital Health Stat, 1977, 73 (73) :1-53.
  [7] 段建华.总体幸福感量表在我国大学生中的试用结果与分析[J].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1996, 4 (1) :56-57.
  [8] 汤国红.艾滋病病房护理人员工作压力和社会支持状况的调查分析[J].护理实践与研究, 2009, 6 (2) :116-117.
  [9] 李慧民, 李莉, 张晓慧.艾滋病医护人员工作压力源、应对方式与工作倦怠的关系[J].现代预防医学, 2012, 39 (16) :4092-4094.
  [10] 何英梅, 邓志华.艾滋病护理工作中护患双方心理问题的研究进展[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 2017, 17 (1) :24-25, 33.
  [11] 柯丽, 刘冰.护士主观幸福感影响因素的研究发展[J].中国社会医学杂志, 2017, 34 (2) :156-158.
  [12] Ron P.Relations between work stressors and well-being among nursing assistants in nursing homes[J].Aging Clin Exp Res, 2008, 20 (4) :359-367.
  [13] 罗良初, 虞建英, 黄金.2017年长沙市某三甲医院护理人员离职意愿现状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实用预防医学, 2018, 25 (8) :964-9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