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标准论文网!本站提供各专业优秀论文范文供大家学习参考。网站地图论文怎么写
在线咨询:
您当前所在位置:标准论文网 > 医学论文 >

儿童性早熟检查中性激素的运用分析

添加时间:2019-02-28 14:12

  摘    要: 目的 探讨性激素检测运用于儿童性早熟诊断中的临床价值。方法 选择2017年1-12月该院收治的性早熟儿童45例为研究对象 (观察组) , 再选择同期来该院体检的健康儿童50例为对照组, 均行性激素检测, 比较2组检测结果。结果 观察组患儿的垂体催乳素、睾酮、雌二醇及促卵泡生成素 (FSH) 水平均较对照组高,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P<0.05) , 但2组的促黄体生成素 (LH) 、孕酮水平比较, 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 (P>0.05) ;观察组的LH峰值/FSH峰值、LH峰值均较对照组高, 且FSH峰值较对照组低,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P<0.05) ;同时, 2组女童直径大于4mm的卵泡数、卵巢容积及子宫容积等比较,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P<0.05) 。结论 临床上给予儿童性激素检测有助于判断性早熟情况。

  关键词: 性腺甾类激素; 诊断试验; 青春期, 早熟; 性激素; 性早熟; 儿童;

  近年来, 性早熟在我国的发病率呈现出明显的上升趋势, 但是其发病机制和病因尚未明确, 可能受到诸多因素如营养、饮食、环境、代谢及遗传等影响。性早熟作为儿童生长发育异常的一种病理特征, 也是儿童保健科的一种常见病[1]。通常情况下, 临床上将具体表现、发病机制及发病原因作为基本依据, 可以将儿童性早熟分为2种类型:外周性性早熟和中枢性性早熟。其中外周性性早熟的发病与家族性高睾酮血症、外源性激素的摄入、肾上腺疾病及性腺肿瘤等有关, 而中枢性性早熟则与原发性甲状腺功能减低、中枢神经系统病变等有关[2]。但是在临床诊断和治疗中, 因为中枢性性早熟和外周性性早熟的指征具有一定的相似性, 容易出现误诊, 延误治疗时机, 影响治疗效果, 所以选择一种合适的检查方法对诊断准确率的提高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3]。随着现代医疗技术水平的不断发展, 有研究发现, 通过对性激素进行检测可以对中枢性性早熟和外周性性早熟进行诊断。因此, 本文研究了儿童性早熟诊断中运用性激素检测的效果, 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资料

  1.1.1 一般资料

  选择本院2017年1-12月收治的45例性早熟儿童为研究对象 (观察组) , 再选择50例同期来本院体检的健康儿童为对照组。对照组中男20例, 女30例;年龄6~9岁, 平均 (7.4±2.2) 岁。观察组中男13例, 女32例, 年龄7~10岁, 平均 (8.6±2.5) 岁。入选标准: (1) 符合性早熟的临床诊断标准; (2) 患儿家属知情, 且签署同意书; (3) 经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同意; (4) 临床资料完善。排除标准: (1) 家属不愿意参与研究者; (2) 严重意识障碍或精神异常者; (3) 临床资料不完善者; (4) 合并严重心、肝、肾功能病变或恶性肿瘤者。2组研究对象性别、年龄等资料比较, 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 (P>0.05) 。

  1.1.2 诊断标准

  根据《实用儿科学》的相关诊断标准: (1) 10岁前月经初潮或8岁以前出现第二性征发育; (2) 与实际年龄相比, 骨龄超过1岁及以上; (3) 经腹部B超检查, 结果显示卵泡直径大于4mm, 卵巢容积大于2mL, 子宫容积大于3mL; (4) 性激素:促黄体生成素 (LH) >2.5U/L, 雌二醇 (E2) >20pmol/L, 促卵泡生成素 (FSH) >5U/L; (5) 排除颅内或其他内分泌疾病。

  1.2 方法

  1.2.1 视诊

  观察男性患儿是否出现了阴茎和睾丸增大情况;女性患儿是否出现了月经初潮、阴唇变大、乳房发育等情况。
 

儿童性早熟检查中性激素的运用分析
 

  1.2.2 测定性激素

  于清晨空腹状态下, 分别采集2组研究对象静脉血2mL, 按照常规方法, 以3 000r/min进行离心处理后, 对血清进行分离, 运用贝克曼DXI800全自动化学发光免疫分析仪测量激素6项, 包括垂体催乳素 (PRL) 、孕酮 (P) 、睾酮 (T) 、E2、LH及FSH等, 并且开展促性腺激素 (Gn) 释放激素 (GnRH) 激发试验, 包括FSH、LH峰值及LH峰值/FSH峰值。同时, 测定2组女童直径大于4mm的卵泡数、卵巢容积及子宫容积。

  1.2.3 观察指标

  分别观察比较2组的各项检测指标, 包括PRL、P、T、E2、LH、FSH、LH/FSH峰值、LH峰值及FSH峰值等。观察2组女童卵巢、卵泡、子宫情况。

  1.3 统计学处理

  应用SPSS15.5统计软件分析数据, 计量资料以表示, 运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构成比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视诊结果

  20例男性患儿中, 阴茎增大7例, 睾丸增大11例;30例女性患儿中, 乳房发育9例, 月经初潮13例, 阴唇变大10例。

  2.2 2组女童卵巢、卵泡、子宫情况比较

  观察组女童的卵巢容积、子宫容积及直径大于4mm的卵泡数均较对照组多,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P<0.05) 。见表1。

  表1 2组女童卵巢、卵泡、子宫情况比较
表1 2组女童卵巢、卵泡、子宫情况比较

  注:-表示无此项

  2.3 2组6项性激素检测结果比较

  观察组患儿的E2、FSH、PRL及T水平均较对照组高,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P<0.05) ;但2组的P、LH水平比较, 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 (P>0.05) 。见表2。

  表2 2组6项性激素检测结果比较
表2 2组6项性激素检测结果比较

  注:-表示无此项

  2.4 2组GnRH激发试验结果比较

  2组LH/FSH峰值、LH峰值及FSH峰值比较,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P<0.05) 。见表3。

  表3 2组GnRH激发试验结果比较
表3 2组GnRH激发试验结果比较

  注:-表示无此项

  3 讨论

  随着人们认识水平和社会经济水平的提高, 人们对儿童健康的关注度也越来越高, 尤其是儿童性早熟。临床研究资料表明, 在人体的性发育成熟中, 下丘脑-垂体-性腺轴活动作为其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其功能发育作为连续的一个过程, 并且不同部位的作用有所区别, 协同促进整个功能发育, 其中下丘脑能够分泌GnRH, 然后垂体能够分泌Gn, 性腺能够分泌雄激素、雌激素等性激素, 并且以上各个部位均存在负反馈机制[4]。通常情况下, 临床上将性早熟的性质作为基本依据, 将其分为外周性性早熟和中枢性性早熟, 其发病机制也存在着一定的区别: (1) 外周性性早熟又被称之为假性性早熟或不完全性性早熟, 这类患者的下丘脑-垂体-性腺轴没有发育成熟, 但是因为外源性摄入性激素或周围组织生成性激素使患者表现出性早熟症状。临床研究资料表明, 诱发假性性早熟的因素有很多, 包括性腺肿瘤、外源性性激素摄入 (含有雌激素的食物和雌激素类药物) 及肾上腺疾病等, 尤其是外源性性激素, 是较重要的一个因素, 并且在所有外源性性激素中, 主要为雌激素, 能够对垂体中分泌垂体催乳素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使细胞增生肥大, 从而增加垂体催乳素含量和释放量[5]。所以, 对于这类患儿, 在对症治疗的基础上, 还应该控制外源性性激素的摄入, 尤其是在日常生活中, 合理安排饮食, 从而确保治疗效果。 (2) 中枢性性早熟又被称之为真性性早熟或完全性性早熟, 包含特发性性早熟等多种病理类型, 其中尤以特发性性早熟最为常见, 并且与男童相比, 女童具有较高的发病率, 其发病机制主要是提前激活了下丘脑-垂体-性腺轴功能。在国外的相关研究报道中, 发现女童在所有真性性早熟患儿中占有较高的比例, 为80%~90%[6]。此外, LH和FSH作为垂体分泌的一个重要Gn, 在女性卵泡的成熟和排卵中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并且陈瑞敏[7]在研究报道中指出, 下丘脑-垂体-性腺轴的发动标志以LH和FSH含量增多为主, 而T和E2则参与男女性第二性征的出现和生殖器官的发育成熟。

  临床上在诊断儿童性早熟时, 性激素检测是较常见的一种方法, 包括P、T、E2、LH、FSH及PRL等, 其中检测T能够对患儿的阴唇和阴蒂状况进行监测;而P能够反映子宫内膜的增生状况;检测E2能够对子宫内膜的增生状况进行探查;FSH可以反映卵泡的发育状况;LH作为垂体分泌的一个重要Gn, 不仅与女性卵泡的成熟和排卵有关, 还是下丘脑-垂体-性腺轴发动的一个重要标志[8]。邓春晖等[9]在研究中发现, 通过检测6项性激素, 尤其是LH、FSH水平变化, 能够对真假性性早熟进行判断, 明确患儿病情。本研究中, 观察组患儿的E2、PRL、LH及FSH水平均高于对照组,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P<0.05) , 并且2组女童的卵巢容积、子宫容积、直径大于4mm的卵泡数及FSH峰值等比较,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P<0.05) , 这一结果与待学琴等[10]研究报道一致, 说明性激素检测可以反映性早熟儿童的性激素水平, 有助于明确患儿病情。同时, 有研究发现, 盆腔超声可以对患儿的卵巢和子宫形态改变进行直接观察, 能够间接将下丘脑-垂体-性腺轴的启动情况反映出来, 并且具有无创性、准确率高等诸多优点, 更容易被广大患儿所接受[11]。

  综上所述, 在儿童性早熟的临床诊断中, 运用性激素检测, 可以提高准确率, 为治疗提供有效依据, 值得推广[7]。

  参考文献:

  [1] 田改.儿童性早熟诊断中性激素检测的临床应用意义[J].母婴世界, 2017 (15) :42.
  [2]林晓松.儿童性早熟诊断中性激素检测的临床应用价值探讨[J].医学理论与实践, 2017, 30 (15) :2296-2297.
  [3]方晓贞.儿童性早熟诊断中性激素检测的临床应用分析[J].中国卫生产业, 2014, 11 (34) :176-177.
  [4]程双喜, 郭涛波, 陈霭信.儿童性早熟诊断中性激素检测的临床应用分析[J].中国医学创新, 2016, 13 (6) :116-119.
  [5]王彩云.性早熟儿童体内瘦素与性激素水平的变化及其相关性分析[J].中国妇幼保健, 2017, 32 (11) :2382-2384.
  [6]李海花, 季凤华.女性儿童特发性性早熟的临床特点和相关性因素的研究[J].职业与健康, 2017, 33 (10) :1364-1368.
  [7]陈瑞敏.外周性性早熟病因研究进展[J].实用儿科临床杂志, 2012, 27 (20) :1545-1547.
  [8]刘学平.血清性激素水平的测定对儿童性激素分泌异常的早期诊断[J].中国卫生产业, 2013, 10 (9) :20-21.
  [9]邓春晖, 张本金, 吕有道.血清促性腺激素基础值在性早熟女童诊断中的价值[J].中外医疗, 2013, 32 (35) :169-171.
  [10]待学琴, 蔡明, 黄丽雅.女童性早熟200例性激素激发诊断试验临床分析[J].中国中西医结合儿科学, 2013, 5 (4) :352-353.
  [11] 方晓贞.儿童性早熟诊断中性激素检测的临床应用价值[J].中国卫生产业, 2014, 34 (8) :176-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