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标准论文网!本站提供各专业优秀论文范文供大家学习参考。网站地图论文怎么写
在线咨询:
您当前所在位置:标准论文网 > 医学论文 >

IGRAs对肺结核的辅助诊断价值探析

添加时间:2019-02-02 14:06

  摘    要: 目的分析γ-干扰素的释放对肺结核的辅助诊断价值。方法选取某院2017年5月至2018年5月确诊为活动性肺结核的患者120例 (观察组) 和非活动性肺结核患者120例 (对照组) 进行γ-干扰素的释放试验 (IGR As) , 同时对两组分别进行结核菌素试验 (TST) , 比较两种方法对肺结核诊断的敏感度、特异度、阳性预测值、阴性预测值。结果本次研究中, 观察组和对照组经IGRAs确诊的结核病患者分别有112例和9例, 对应IGR As对结核病检测阳性率分别为93.3% (112/120) 、7.5% (9/120) ;观察组和对照组经TST确诊的结核病患者分别有55例和19例, 对应TST对结核病检测阳性率分别为45.8% (55/120) 、15.8% (19/120) , IGRAs对结核病检测阳性率 (93.3%) 明显高于TST (45.8%) ,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IGRAs试验中真阳性69例、真阴性41例、假阴性6例、假阳性4例, 其对敏感性、特异性、阳性率、阴性率分别为92.0%、91.1%、94.4%、93.8%;TST试验中真阳性38例、真阴性35例、假阴性37例、假阳性10例, 其对敏感性、特异性、阳性率、阴性率分别为50.7%、77.8%、81.9%、79.2%。IGR As试验敏感性、特异性、阳性率、阴性率显着高于TST试验方法,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结论IGR As诊断肺结核较TST诊断准确率更高, 有着良好的临床应用前景。

  关键词: γ-干扰素; 肺结核; 诊断; 结核菌素试验;

  结核病是慢性消耗性疾病, 感染性较强。我国结核病发病率较高, 我国≥15岁人口中有高达499万的活动性结核病患者[1]。细菌学检查是活动性肺结核的常用方法, 但因结核菌培养时间长, 在临床上会出现误诊或漏诊。结核菌素试验作为辅助诊断肺结核的重要指标, 因抗原纯蛋白衍生物与卡介苗的抗原有某些相同而引发特异性降低, 当人体免疫功能降低时, 结核菌素试验 (TST) 诊断的敏感性也不断下降[2]。因此, 探寻一种快速、准确的检测方法, 对于结核病的预防尤为重要。γ-干扰素 (IFN-γ) 是特异性细胞因子, 由结核致敏的T淋巴细胞释放。近年来γ-干扰素释放试验 (IGRAs) 作为一种新型的免疫学诊断方法, 已经逐步应用在肺结核的临床诊断中[3]。本文对IGRAs对肺结核的辅助诊断价值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我院2017年5月至2018年5月初次确诊为活动性肺结核病患者120例, 作为观察组, 均经过病理学确诊, 男69例, 女51例, 年龄43~80岁, 平均年龄 (47.15±7.83) ;选取同期非活动性肺结核病患者120例, 作为对照组, 男63例, 女57例, 年龄41~82岁, 平均年龄 (45.48±6.73) 岁。两组均行人类免疫缺陷病毒抗体检测, 均未使用免疫抑制剂或增强剂, 结果均显阴性且无合并妊娠, 无心肝肾功能衰竭史, 所有受试者均知情同意参与。两组患者的性别、年龄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 (P>0.05) 。
 

IGRAs对肺结核的辅助诊断价值探析
 

  1.2 方法

  两组研究对象均行IGRAs检测及TST检测。

  1.2.1 IGRAs检测

  采用Oxford Immunotec公司的IGRAs试剂盒, 治疗前取5 m L枸橼酸钠抗凝静脉血进行检测。分离外周血得到单个核细胞, 制备成浓度为2.0×106/m L的细胞悬液。细胞培养液和植物血凝素PHA分别作为阴性和阳性对照, 结核菌特异性抗原ESAT-6和CFP-10作为刺激抗原。微孔板中各孔均加入含2.5×105个细胞的细胞悬液, 将其放在含5%二氧化碳的培养箱中培养18~20 h, 洗板后加入生物素标记的二抗, 在2~8℃环境下反应1 h, 后加入显色底物液, 室温静置7 min, 加入去离子水终止反应。采用CTL酶联免疫斑点系统记录斑点数。

  1.2.2 TST检测方法

  在研究对象左侧前臂1/3皮下注射PPD试剂 (北京祥瑞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生产) , 72 h后观察硬结情况。.

  1.3 评判标准

  IGRAs检测评判标准[4]:当空白对照孔内斑点数<6时, 任一试验孔斑点数减去空白孔斑点数≥6, 结果即为阳性;若空白对照孔斑点数≥6, 任一试验孔斑点数≥2倍空白孔斑点数结果也为阳性。

  TST检测评判标准[5]:主要参照《全国结核病防治工作手册》, 患者有直径≥15 mm红肿硬结或有水泡或破溃者判为阳性, 否则判为阴性。

  1.4 观察指标

  观察灵敏度、特异度、阳性率、阴性率指标。灵敏度=真阳性/ (真阳性+假阴性) ×100%;特异度=真阴性/ (真阴性+假阳性) ×100%;阳性率=真阳性/ (真阳性+假阳性) ×100%;阴性率=真阴性/ (真阴性+假阴性) ×100%

  1.5 统计学分析

  采用SPSS 18.0分析, 两种检测方法的诊断准确度采用率表示, 行χ2检验, 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IGRAs及TST检测结果阳性率比较

  本次研究中, 观察组和对照组经IGRAs确诊的结核病患者分别有112例和9例, 对应IGRAs对结核病检测阳性率分别为93.3% (112/120) 、7.5% (9/120) ;观察组和对照组经TST确诊的结核病患者分别有55例和19例, 对应TST对结核病检测阳性率分别为45.8% (55/120) 、15.8% (19/120) , IGRAs对结核病检测阳性率 (93.3%) 明显高于TST (45.8%) , 组间比较,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表1) 。

  2.2 观察组IGRAs及TST试验在诊断结核病敏感性和特异性上的比较

  我们对观察组患者进行影像学及组织病理学检查, 以其结果为金标准判断, 统计观察组患者进行IGRAs及TST试验的敏感性、特异性、阳性率及阴性率。IGRAs试验中真阳性69例, 真阴性41例, 假阴性6例, 假阳4性例, 其对敏感性、特异性、阳性率、阴性率分别为92.0%、91.1%、94.4%、93.8%;TST试验中真阳性38例, 真阴性35例, 假阴性37例, 假阳性10例, 其对敏感性、特异性、阳性率、阴性率分别为50.7%、77.8%、81.9%、79.2%。IGRAs试验敏感性、特异性、阳性率、阴性率显着高于TST试验方法,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表2) 。

  表1 IGRAs及TST检测结果阳性率比较[n (%) ]
表1 IGRAs及TST检测结果阳性率比较[n (%) ]

  表2 观察组IGRAs及TST试验在诊断结核病敏感性和特异性上的比较
表2 观察组IGRAs及TST试验在诊断结核病敏感性和特异性上的比较

  3 讨论

  结核病是一种慢性消耗性疾病, 由结核分枝杆菌侵入人体后引起的, 具有极强的感染性。我国结核病发病率非常高, 我国≥15岁人口中有高达499万的活动性结核病患者。细菌学检查是活动性肺结核的金标准, 但因结核菌培养时间长, 在临床上会出现误诊或漏诊。TST作为辅助诊断肺结核的重要指标, 因抗原纯蛋白衍生物与卡介苗的抗原有某些相同而引发特异性降低, 且当人体免疫功能降低时, TST检测的敏感度也随之大幅降低。所以, 对于肺结核的控制及预防, 准确快速的试验方法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IGRAs是一种诊断结核病的新型检测方法, 其由酶联免疫斑点演变而来。患者感染肺结核后, 结核分枝杆菌可产生CFP-10和ESAT-6两种特有抗原, 抗原刺激T淋巴细胞后, 反应产生γ-干扰素使得患者外周血γ-干扰素水平异常, 从而来诊断是否感染结核分枝杆菌, 此抗原可区分真性结核感染, 排除疫苗接种及非结核病感染的干扰[6]。传统的结核病菌素试验是基于Ⅳ型反应的临床检测方法, 其原理是向患者上臂注射结核菌素蛋白衍生物, 观察患者3 d后皮肤反应情况。因结核菌素蛋白衍生物含有CFP-10和ESAT-6特异性抗原, 能够与卡介苗产生反应, 如若患者不清楚自己是否打过卡介苗, 可能会产生误诊, 从而一定程度降低了TST的特异度。我们研究结果显示, 观察组中120例初诊结核病患者通过IGRAs试验检查发现阳性112例, 阳性率为93.3%;观察组经TST确诊的结核病患者有55例, 对应TST对结核病检测阳性率为45.8%, IGRAs对结核病检测阳性率 (93.3%) 明显高于TST检测 (45.8%) 。研究结果表明[7,8,9,10], IGRAs诊断方法表现出较高的敏感性及特异性, 对于活动性肺结核可以起到较好的辅助诊断作用。

  当患者IGRAs检测为阳性且具有结核病临床特征时, IGRAs诊断方法的灵敏度和特异度均明显提高, 为结核病的治疗提供参考。此外, 我们在关注IGRAs诊断方法在提高诊断效率的同时, 也要考虑其降低耗费成本问题。实际临床治疗中, 更早期的对结核病做出准确的诊断, 可节省部分治疗费用, 患者可早日康复。

  综上所述, IGRAs诊断方法相比于TST诊断方法, 对于肺结核病的诊断具有更高的阳性率、阴性率、敏感性及特异性, 且操作简便, 从而有着良好的临床应用前景。

  参考文献:

  [1]周政, 李建英, 韩飞, 等.γ-干扰素释放试验在结核病诊断中的临床价值[J].检验医学与临床, 2014, 11 (16) :2213-2215.
  [2]李同心, 何瑛, 周刚, 等.全血γ-干扰素释放试验在结核病辅助诊断中的价值[J].中国防痨杂志, 2016, 38 (8) :623-629.
  [3]吴妍, 李琦, 张宗德.γ-干扰素释放试验对老年肺结核的辅助诊断价值[J].中国防痨杂志, 2016, 38 (2) :122-128.
  [4]潘丽萍, 贾红彦, 刘菲, 等.γ-干扰素释放试验对不同年龄组疑似肺结核的辅助诊断价值[J].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 2015, 38 (12) :1-5.
  [5]史利宁, 胡毓安, 邵海枫, 等.结核分枝杆菌γ-干扰素体外释放定量试验对结核病诊断价值的回顾性分析[J].临床检验杂志, 2015, 33 (11) :874-876.
  [6]曾谊, 李太顺, 宋梅梅, 等.γ-干扰素释放试验对活动性肺结核的辅助诊断价值[J].临床肺科杂志, 2017, 22 (5) :777-780.
  [7]王兴亮, 刘娟, 费忠亭, 等.全血γ-干扰素释放试验在继发性肺结核中的辅助诊断价值[J].中国防痨杂志, 2015, 37 (7) :764-767.
  [8]章淑梦, 周华, 符一骐, 等.γ-干扰素释放试验在活动性结核病诊断中的临床价值[J].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 2014, 37 (5) :372-373.
  [9]方明, 陈海庚, 李阿敏.γ-干扰素释放试验联合胸水腺苷脱氨酶在结核性胸膜炎中的诊断价值[J].安徽医学, 2016, 37 (10) :1282-1283.
  [10]母发光, 何海兰, 谭泰昌, 等.γ-干扰素释放试验对儿童结核性脑膜炎的诊断价值[J].临床儿科杂志, 2015, 18 (3) :242-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