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标准论文网!本站提供各专业优秀论文范文供大家学习参考。网站地图论文怎么写
在线咨询:
您当前所在位置:标准论文网 > 农业论文 >

耕地撂荒理论与实证研究

添加时间:2019-01-15 10:59

  摘    要: 耕地撂荒不仅影响我国粮食安全, 而且严重影响美丽乡村建设, 阻碍乡村振兴战略实施。通过阅读分析法综述国内外学者的研究成果, 总结国内外学者对耕地撂荒的研究进展, 并针对我国撂荒治理提出相应的对策建议, 为将来耕地撂荒的研究方向提供借鉴。研究发现:耕地撂荒形成的影响因子有经济效益、自然条件、农户综合素质、政府政策等;撂荒的类型有显性撂荒、隐性撂荒;撂荒主要分布在各国山区, 少数国家地区的平原存在撂荒;撂荒地调查研究方法有传统的实地调查法、应用MODIS时序数据制图、基于RS/GIS/SVM和景观指数提取撂荒耕地的时空分布信息等方法。中国目前仍缺少全国层面的耕地撂荒定量化评估研究, 建议开展全国撂荒耕地的普查, 分析耕地撂荒的影响因素, 预测耕地撂荒的发展趋势, 研究提出耕地撂荒的政策措施。

  关键词: 土地资源; 耕地撂荒; 综述; 动力机制; 展望;

  Abstract: The purpose of this paper is to summarize the research progress of domestic and foreign scholars on arable land abandonment, and puts forward corresponding countermeasures and suggestions for the treatment of abandoned wasteland in China, and provides a reference for the future research direction of arable land abandonment. The methods use reading analysis to round up the research results of scholars in China and abroad. Results show that the factors affecting cultivated land abandonment include economic benefits, natural conditions, comprehensive quality of farmers, government policies, etc. The types of abandoned wasteland include dominant abandonment and recessive abandonment. Abandonment is mainly distributed in mountainous areas of various countries, and plains in some countries are abandoned. The methods of investigation and research of abandoned land are traditional field investigation method, application of MODIS time series data mapping, and extracting spatiotemporal distribution information of abandoned cultivated land based on RS, GIS, SVM and landscape index, etc. Conclusion is that China still lacks the national level of quantitative assessment of arable land abandonment. It is suggested to carry out the census of abandoned farmland in all provinces, to strengthen the analysis of the factors affecting the abandonment of cultivated land in the provinces, to predict the development trend of arable land abandonment, and to study the policies and measures of arable land abandonment.

  Keyword: land resource; arable land abandonment; review; dynamic mechanism; expectation;

  20世纪50年代, 我国政府大力推进耕地开发, 毁林开荒、开垦草原、围湖造田, 全国耕地面积达到峰值25亿亩[1]。1998年特大洪涝灾害以后, 人们逐渐意识到生态的重要性, 开始大规模退耕还林、还草、还湖行动, 使得耕地面积逐年下降。近年来, 我国城镇化发展迅速, 农业发展也进入新阶段, 环境、社会等多方因素导致耕地开始出现撂荒现象。越来越多的城市人口对农产品的需求持续增加, 逐年减少的耕地面积与不断增加的撂荒都导致农业产出与农产品需求之间的矛盾不断激化[2,3]。

  全球耕地撂荒主要发生在发达国家和地区[4], 经济发展增加了非农就业机会, 促使大量农业劳动力脱离农业, 继而造成劣质耕地退耕, 因此国外很早就开始对耕地撂荒进行研究[5]。近年来, 随着我国工业化与城镇化的发展, 也出现大量的撂荒现象。李升发等[6]在2015—2016年对中国山区235个村庄耕地撂荒情况开展了抽样调查, 发现78.3%的村庄都存在耕地撂荒的现象, 耕地撂荒率达到14.32%。

  2016年李升发等[7]从“国家森林转型”为切入点, 以广义的耕地撂荒作为综述对象, 对当前全球耕地撂荒的驱动力、影响因子等主要研究成果进行了较为系统的梳理。本文尝试总结近年来耕地撂荒最新研究成果, 重点归纳耕地撂荒数据获取及分析方法, 以狭义的耕地作为综述对象, 探讨未来中国对耕地撂荒进行信息提取和监测的方式, 为解决耕地撂荒问题奠定理论基础。

  1 耕地撂荒理论研究

  1.1 概念辨析

  关于耕地撂荒的定义, 学术界未有权威的界定与概括, 学者对其有不完全相同的定义。1995年世界粮农组织 (FAO) 将撂荒耕地定义为“至少5年没有被农业生产或其它农业目的利用的可耕地”。至2011年, 土地整理与土地储备国际研讨会给予了耕地撂荒更加完整的定义: (1) 可耕种但未使用的耕地; (2) 2年及以上未使用的耕地; (3) 可耕种的但无期限长期处于撂荒的耕地; (4) 可耕种的但因经营管理不当受到破坏的耕地[5]。日本的耕地撂荒称为耕作放弃土地, 日本农业部将其定义为作为耕地的土地在过去一年没有耕种, 且今后也没有被耕种倾向的耕地。
 

耕地撂荒理论与实证研究
 

  我国学者对撂荒耕地的类型有许多不同程度的定义, 如张斌等[8]认为耕地撂荒可分为显性撂荒和隐性撂荒, 并将显性撂荒定义为耕地承包经营者主观地使耕地没有种植农作物而处于闲置状态, 隐性撂荒是由于经营不合理的粗放型利用导致的耕地不充分利用的非闲置状态, 难以准确判定。他还认为自然灾害、土地退化等也会导致耕地撂荒, 而这类撂荒不应被包括在研究范围内[9]。李静[2]根据撂荒的程度, 将耕地撂荒分为季节性撂荒和常年性撂荒。

  耕地撂荒的概念应有狭义和广义之分, 狭义的撂荒指原本是耕地但由于某种原因致使长期停止耕种而荒芜的状态, 这种定义下的耕地撂荒更便于监测。广义的撂荒包括耕地粗放经营导致不充分利用、季节性闲置以及长期闲置的状态, 该定义下的撂荒更具科学性, 但监测难度更大, 不利于研究的开展。

  1.2 耕地撂荒的驱动力

  不同国家地区的耕地撂荒形成的驱动力不同, 且均受多方驱动力共同作用, 最主要的原因为经济效益的变化, 城镇化和工业化发展被认为是耕地撂荒的最根本驱动力。

  发达国家和地区城镇化的发展使得二、三产业的地位日益升高, 城乡差距的拉大驱使原本从事第一产业的农民不断涌入城市, 导致劣质耕地撂荒的产生[10,11]。同时, 制度变革也会导致撂荒现象的产生。如受前苏联影响, 东欧地区的耕地撂荒主要驱动力来源于土地产权制度从公有制向私有制转变, 这使得没有农业生产经验的人获得大面积土地, 农业发展严重衰退, 最终导致耕地撂荒[12], 其中俄罗斯受影响最为严重[13]。在中国, 土地管理制度是驱动耕地撂荒形成的主要原因, 土地承包权固化在客观上增加了交易成本, 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土地流转市场的发展, 农民即使不种地也不愿将自己的土地流转出去。

  1.3 耕地撂荒形成的影响因子

  耕地撂荒形成原因复杂, 世界各地情况不同, 主要可以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 (1) 城市化进程不断提升, 农村劳动人口大量析出, 农地无人耕作; (2) 农资价格上涨快, 务农成本较高, 而农产品价格走低, 农业生产效益低下; (4) 农业生产条件差, 自然灾害频繁, 土壤受到污染使耕地质量下降, 致使农产品产量下降[14]; (5) 山区耕地难以集中进行大面积耕作, 机械化程度不高[15]; (6) 农业相关政策调整滞后, 土地流转制度不完善[16];等。

  耕地撂荒形成原因包括经济效益、自然条件、农户综合素质以及政府政策四大方面。耕地撂荒形成的直接原因, 为农村劳动力向非农部门转移[17]。随着农业主要的青壮年劳动力析出, 农村劳动力老龄化程度逐渐攀升, 使得耕地未能充分利用滑入边际化, 从而出现农业产出偏低的隐性撂荒现象[18]。耕地撂荒形成的根本原因是耕地边际化, 无法从中获得经济收益甚至产生亏损, 农民失去了耕种的动力选择将耕地抛荒, 或者相对低程度地将耕地作为其他农用地使用[19,20]。耕地边际化的主要成因是农业生产中劳动力成本的快速上升越来越接近农资和服务成本[21,22], 这导致农业生产利润的大大减小[15]。

  欧洲和日本的研究显示城镇化进程是耕地撂荒最严重的影响因素[4,10,11], 非农产业的发展提供了优于农业的收入与福利, 导致原本从事农业的劳动者大量转变为非农产业劳动者。在中国对耕地撂荒影响最为明显的是土地管理制度对耕地撂荒的影响[23]。1980年代初期, 我国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使农村土地更方便管理, 也更容易产生效益[24]。但随着经济的发展, 农业在三产中比重不断下降, 土地对于农村居民的保障功能逐渐减弱, 拥有耕地使用权的农民无法享受优质的社会福利, 导致劳动力的流失。此外对耕地的补偿以及流转政策的不完善, 原本较为分散的土地难以流转无法进行统一的规模经营, 从而造成耕地利用率下降造成撂荒[25]。另外, 农村乡镇企业发展, 部分农村劳动人口进入当地工厂企业工作, 或农村城镇化使农村人口失去土地开始从事非农业工作。

  还有学者认为, 随着贫困地区对于青少年教育观念的转变, 过去直接或间接参与农业活动的未成年人越来越多地开始接受学龄教育而远离从事农业活动, 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撂荒的程度[10,26]。农村人口教育水平的提高以及信息化社会的发展, 农户实现自我价值的愿望逐渐增强, 他们选择了自己更喜爱的职业而撂荒了耕地[20]。另外, 耕地利用集约度的不断提高促进粮食增产, 农业技术进步也增加了耕地撂荒发生的可能性[7,27,28]。

  自然条件因素中, 社会经济影响相对一致的情况下, 若地形为山地, 则比平原更易发生耕地撂荒[28,29]。根据日本农业部的调查数据, 社会经济条件相同的情况下, 山区较半山区耕地撂荒问题严重[30], 但国内缺乏不同地区的对比性研究。此外, 气候条件也对耕地撂荒具有影响, 极端天气导致耕地受损导致农业生产无法正常运作。自然条件因素的研究中, 多以宏观方面进行探索, 缺乏微观探索, 如山体的迎风坡与背风坡耕地的差异性。

  1.4 耕地撂荒的分布特点

  耕地分为水田与旱田, 水田多数分布于平原地区, 旱地多分布于平原和山区, 耕地撂荒主要发生在山区。不同国家和地区的耕地撂荒情况相似, 目前全球各山区是耕地撂荒最主要的分布地区, 少数平原地区发生耕地撂荒。

  耕地撂荒情况发生在山区的国家和地区有:西班牙东北部[31]、葡萄牙东南部[32]、法国中南部[33]、阿尔巴尼亚东部[34]、乌克兰西部[12,35]、波兰南部[11]、泰国北部[36,37]、日本本州岛西部[38], 中国宁夏回族自治区南部[15]、重庆市[29,39]、贵州省毕节市[20]、江西省[40], 都集中于山区的耕地。从省级尺度上, 我国山区耕地撂荒率呈现出南高北低的空间格局, 其中长江流域一带的山区耕地撂荒率最高, 东北的长白山区撂荒率最低[6]。耕地撂荒发生在平原的国家和地区有:俄罗斯西部[41], 波罗的海北部, 即现今的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三国[42]。耕地撂荒发生在平原的国家和地区数量较少, 研究时间集中于20世纪90年代, 国内尚未有对平原地区耕地撂荒的研究。

  现有的研究中, 耕地撂荒的分布特点研究多集中于地形地貌差异上, 对耕地的类型研究尚缺乏, 没有针对水田与旱田的分类研究。

  2 耕地撂荒实证研究

  从现有研究来看, 欧洲、美国、澳大利亚及日本等发达国家是耕地撂荒分布最为广泛的地区, 中国山区、拉美、东南亚等部分地区也有明显耕地撂荒现象[7]。但目前仅有日本过全国性的耕地撂荒跟踪调查[30], 其他各国尚没有较为准确的耕地撂荒相关统计数据和资料。耕地撂荒在半个多世纪前便在部分发达国家产生, 并以较快的速度不断扩大, 不同国家的撂荒情况各自有着独特性, 实际撂荒耕地信息的提取难度较高[43], 相比之下, 连续时相的遥感数据提取植被指数时间序列曲线的方法可行性较高[44]。

  2.1 国外研究治理概况

  耕地撂荒最早开始于20世纪初的欧洲, 在20世纪中叶开始增加, 主要区域包括西欧的山区和草原、东欧土壤贫瘠和难以开发的区域。欧洲开展耕地撂荒的研究较多, 英国、丹麦、荷兰几乎不曾出现过耕地撂荒, 乌克兰西部、法国、德国、意大利、立陶宛等都存在耕地撂荒, 希腊、保加利亚等撂荒严重, 摩尔多瓦地区的耕地几乎全部撂荒[5]。

  为了缓解和治理耕地撂荒问题, 世界各地都推出一系列应对措施。如欧洲影响最为广泛的欧盟FLA农业发展政策 (现更名为ANC政策) , 通过加强对落后地区的财政支援来刺激农户耕作, 并提出要分类应对撂荒问题。该政策缓解了部分国家的撂荒情况, 但部分国家效果不佳[45]。日本政府在2000年出台了一项对于山区和半山区的直接补贴政策, 以阻止农林业的衰退, 有效地缓解了日本山区半山区的撂荒情况[46]。亚洲和拉丁美洲地区, 主要通过增产性技术来提高优质耕地的集约度, 同时减少对山区耕地的依赖, 促进了山区边际土地的森林植被恢复[37]。

  2.2 国内研究治理概况

  2003年以来, 中国为了应对农村剩余劳动人口不断减少以及劳动力价格的上升, 快速发展农业机械化生产[47], 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耕地的边际化。但山区丘陵地区, 崎岖的地形、较大的坡度以及耕地的相对分散限制了农业机械生产方式的进行, 越来越多的劣质耕地出现了边际化, 甚至撂荒[48]。李升发等[7]通过研究总结出一系列除农业补贴或扶持以外的措施, 包括提高耕地市场化程度, 加强土地流转、提高农业生产条件等。

  3  耕地撂荒研究方法

  传统研究耕地撂荒的方法主要有实地调查法、访谈法、问卷法等。葛霖等[20]通过实地问卷调查和访谈, 从农户的视角上研究了山区耕地撂荒的原因。但由于致使耕地撂荒的行为不佳, 农户往往会有所隐瞒, 因此该类调查法存在较大的误差, 而且实地调查费时费力, 不利于长期监测。在现代数据采集和分析的技术方法上, Alcantara等利用了MODIS时序数据对中欧和东欧的撂荒耕地进行制图;另外一项基于HYDE 3.0和SAGE的历史耕地数据集研究测算了20世纪全球撂荒的耕地面积[7]。

  在耕地撂荒分析研究方面, 宋世雄等[49]在MAS理论的基础上, 构建了一个基于CBDI决策结构的MAS模型, 用以揭示农户耕地撂荒行为微观机理, 其实验结果表明该模型精度有所提高。牛继强等[50]基于RS、GIS、SVM和景观指数等方法, 提取出河南省罗山县子路镇撂荒耕地及其时空分布信息, 并分析了几个农业生产条件对该地区耕地撂荒的影响。李升发等[6]通过开展大范围的抽样调查, 对中国山区县的撂荒规模进行了推算, 是目前为止国内较大范围的研究, 具有较大的指导性意义。

  4 展望

  通过分析国内外耕地撂荒研究及治理进展, 中国目前缺少全国层面的耕地撂荒定量评估研究。中国山区面积广、坡耕地比重大, 耕地撂荒不仅关系到山区农地的合理利用政策和山区可持续发展政策的制定, 还可能引起粮食安全问题。近年来, 我国耕地撂荒的学术理论研究较多, 但尚未有较为权威的国家或地方政策针对缓解耕地撂荒。

  通过以上文献梳理, 未来应在以下领域加强深化研究: (1) 开展全国各省撂荒耕地的普查。为摸清我国撂荒地的数量和空间分布, 应尽快开展各省份撂荒地遥感调查, 通过多种遥感技术和方法, 使撂荒地的调查技术有突破性的发展。 (2) 加强分析各省具体耕地撂荒的影响因素。中国疆域辽阔, 各地的耕地撂荒情况看似大同小异, 但不同地区的影响因素各异, 要单独分析各地的情况才能做出针对性的对策。 (3) 预测耕地撂荒的发展趋势。分析近年耕地撂荒的变化规律, 预测未来耕地撂荒的发展趋势, 利于政府作出应对措施。 (4) 针对耕地撂荒的政策措施研究。弃耕撂荒的根本原因为经济利益驱动, 农民外出务工的收益远高于耕种。因此, 考虑采取针对性的对策, 如提高粮食收购价格, 加大种粮补贴力度;加快土地流转机制, 给予政策优惠和扶植。 (5) 加大耕地集约利用研究力度。结合全国农作物年产量, 研究耕地撂荒对农业产值的影响力, 提升现代农业设施水平, 在有限的土地上创造更多的农作物物产产值值, 才是解决中国农业问题的关键所在。

  参考文献:

  [1]毕于运, 郑振源.建国以来中国实有耕地面积增减变化分析[J].资源科学, 2000, 22 (2) :8-12.
  [2]李静.基于劳动力析出的山区耕地撂荒研究[D].重庆:西南大学, 2013.
  [3]于元赫, 李子君.山东省耕地利用集约度时空变化及政策启示[J].中国土地科学, 2017, 31 (4) :52-60.
  [4] MACDONALD D, CRABTREE J R, WIESINGER G, et al.Agricultural abandonment in mountain areas of Europe:environmental consequences and policy response[J].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 2000, 59 (1) :47-69.
  [5]史铁丑, 李秀彬.欧洲耕地撂荒研究及对我国的启示[J].地理与地理信息科学, 2013, 29 (3) :101-103.
  [6]李升发, 李秀彬, 辛良杰, 等.中国山区耕地撂荒程度及空间分布——基于全国山区抽样调查结果[J].资源科学, 2017, 39 (10) :1801-1811.
  [7]李升发, 李秀彬.耕地撂荒研究进展与展望[J].地理学报, 2016, 71 (3) :370-389.
  [8]张斌, 翟有龙, 徐邓耀, 等.耕地抛荒的评价指标及应用研究初探[J].中国农业资源与区划, 2003, 24 (5) :53-56.
  [9]张斌, 徐邓耀, 翟有龙, 等.耕地抛荒的定量化评价方法[J].贵州农业科学, 2003, 31 (5) :43-44.
  [10]ROMERO-CALCERRADA R, PERRY GEORGE L W. The role of land abandonment in landscape dynamics in the SPA‘Encinares del ro Alberchey Cofio, Central Spain, 1984-1999[J]. 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 2004, 66 (4) :217-232.
  [11]KOZAK J. Forest cover change in the western Carpathians in the past 180 years:a case study in the Orawa Region in Poland[J].United Nations university and international mountain society, 2003, 23 (4) :369-375.
  [12]BAUMANN M, KUEMMERLE T, ELBAKIDZE M, et al. Patterns and drivers of post-socialist farmland abandonment in Western Ukraine[J]. Land use policy, 2011, 28 (3) :552-562.
  [13]ALCANTARA C, KUEMMERLE T, BAUMANN M, et al. Mapping the extent of abandoned farmland in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 using MODIS time series satellite data[J]. Environmental research letters, 2013, 8 (3) :1345-1346.
  [14]陈海燕.浅议农村撂荒地问题成因及对策[J].现代经济信息, 2015 (19) :139.
  [15]田玉军, 李秀彬, 辛良杰, 等.农业劳动力机会成本上升对农地利用的影响——以宁夏回族自治区为例[J].自然资源学报, 2009, 24 (3) :369-377.
  [16]冯红燕.农户耕地抛荒的驱动因素研究[D].杭州:浙江大学, 2011.
  [17]胡敏, 王成超.劳动力非农转移对农户耕地撂荒的影响[J].亚热带资源与环境学报, 2013, 8 (2) :56-63.
  [18]何小勤.农业劳动力老龄化研究——基于浙江省农村的调查[J].人口与经济, 2013 (2) :69-77.
  [19]刘成武, 李秀彬.农地边际化的表现特征及其诊断标准[J].地理科学进展, 2005, 24 (2) :106-113.
  [20]葛霖, 高明, 胡正峰, 等.基于农户视角的山区耕地撂荒原因分析[J].中国农业资源与区划, 2012, 33 (4) :44-48.
  [21]FANG C, DU Y, WANG M. Migration and labor mobility in China[R].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Office, 2009.
  [22]卢锋.中国农民工工资走势:1979—2010[J].中国社会科学, 2012 (7) :47-67, 204.
  [23]曹志宏, 郝晋珉, 梁流涛.农户耕地撂荒行为经济分析与策略研究[J].农业技术经济, 2008 (3) :43-46.
  [24]赵小军.对土地私有化之批判——兼论农村土地的社会保障功能[J].河北法学, 2007, 25 (1) :92-96.
  [25]金星.新土地抛荒的经济学视角[J].农村经济, 2013 (3) :25-26.
  [26]KHANAL N R, WATANABE T. Abandonment of agricultural land and its consequences:a case study in the Sikles Area, Gandaki Basin, Nepal Himalaya[J]. United Nations University and International Mountain Society, 2006, 26 (1) :32-40.
  [27]RUDEL K T. Agricultural technologies and tropical deforestation[M]. CABI Publishing, 2001:53-68.
  [28]MATHER A S, NEEDLE C L The forest transition:a theoretical basis[J]. Area, 1998, 30 (2) :117-124.
  [29]邵景安, 张仕超, 李秀彬.山区耕地边际化特征及其动因与政策含义[J].地理学报, 2014, 69 (2) :227-242.
  [30] 日本农业部.耕作放弃地の现状について[R]. 2011.
  [31] MELENDEZ P, HERNNDEZ E I, NAVARRO P J, et al.Socioeconomic factors influencing land cover changes in rural areas:the case of the Sierra de Albarracín (Spain) [J]. Applied geography, 2014, 52:34-45.
  [32]DOOM A M V, BAKKER M M. The destination of arable land in a marginal agricultural landscape in South Portugal:an exploration of land use change determinants[J]. Landscape ecology, 2007, 22 (7) :1073-1087.
  [33]ANDRM F. Depopulation, land-use change and landscape transformation in the French Massif Central[J]. Royal Swedish Academy of Sciences, 1998, 27 (4) :351-353.
  [34]SIKOR T, MLLER D, STAHL J. Land fragmentation and cropland abandonment in Albania:implications for the roles of state and community in post-socialist land consolidation[J]. World development, 2009.
  [35]ALIX-GARCIA J, KUEMMERLE T, RADELOFF V C. Prices, land tenure institutions, and geography:a matching analysis of farmland abandonment in post-socialist eastern Europe[J]. Land economics, 2012, 88 (3) :425-443.
  [36]TRANSITIONS F, LAMBIN E F, MEYFROIDT P. Land use transitions:socio-ecological feedback versus socio-economic change[J]. Land use policy, 2010, 27 (2) :108-118.
  [37] TACHIBANA T, NGUYEN T M, OTSUKA K. Agricultural intensification versus extensification:a case study of deforestation in the northern-hill region of Vietnam[J].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2001.
  [38] KAMADA M, NAKAGOSHI N. Influence of cultural factors on landscapes of mountainous farm villages in western Japan[J].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 1997, 37 (1) :85-90.
  [39]张佰林, 杨庆媛, 严燕, 等.快速城镇化进程中不同类型农户弃耕特点及原因——基于重庆市十区县540户农户调查[J].资源科学, 2011, 33 (11) :2047-2054.
  [40]XIE H L, WANG P, YAO G R. Exploring the dynamic mechanisms of farmland abandonment based on a spatially explicit economic model for environmental sustainability:a case study in Jiangxi Province, China[J]. Molecular diversity preservation international, 2014, 6 (3) :1260-1282.
  [41] PRISHCHEPOV A V, MLLER D, DUBININ M, et al.Determinants of agricultural land abandonment in post-Soviet European Russia[J]. Land use policy, 2013, 30 (1) :873-884.
  [42]HLZEL N, HAUB C, INGELFINGER M P, et al. The return of the steppe large-scale restoration of degraded land in southern Russia during the post-Soviet era[J]. Journal for nature conservation, 2002, 10 (2) :75-85.
  [43]KEENLEYSIDE C, TUCKER G M. Farmland abandonment in the EU an assessment of trends and prospects[R]. Institute for European environmental policy, 2010.
  [44]ALCANTARA C, KUEMMERLE T, PRISHCHEPOV A V, et al.Mapping abandoned agriculture with multi-temporal MODIS satellite data[J]. Remote sensing of environment, 2012, 124:334-347.
  [45]PERRIER C P. The LFAs policies in France and the European Union[R]. PRIMAFF Symposium, 2010.
  [46]胡霞.关于日本山区半山区农业直接补贴政策的考察与分析[J].中国农村经济, 2007 (6) :71-80.
  [47]陈瑜琦, 李秀彬. 1980年以来中国耕地利用集约度的结构特征[J].地理学报, 2009, 64 (4) :469-478.
  [48]李秀彬, 赵宇鸾.森林转型、农地边际化与生态恢复[J].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 2011, 21 (10) :91-95.
  [49]宋世雄, 梁小英, 梅亚军, 等.基于CBDI的农户耕地撂荒行为模型构建及模拟研究——以陕西省米脂县冯阳坬村为例[J].自然资源学报, 2016, 31 (11) :1926-1937.
  [50]牛继强, 林昊, 牛樱楠, 等.经济欠发达地区撂荒耕地空间格局与驱动因素分析[J].农业机械学报, 2017, 48 (2) :141-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