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标准论文网!本站提供各专业优秀论文范文供大家学习参考。网站地图论文怎么写
在线咨询:
您当前所在位置:标准论文网 > 历史论文 >

周代昏礼和丧礼中的盥洗礼及文化意义

添加时间:2019-06-03 08:52

  摘    要: 盥洗礼作为周代传统礼仪, 核心为除尘迎新之意。盥洗礼广泛运用于昏礼、丧礼、冠礼之中, 所蕴含的文化意义各不相同。而先秦礼书中对盥洗礼的记载只有只言片语且并未形成系统。通过整理和研究相关典籍, 其主要内容包括:进盥、沃盥、盥卒受巾。从文化人类学角度进行考察, 当周人在行盥洗礼时, 昏礼中展示的是男女的辞旧迎新和长幼尊卑之别, 丧礼中表达的是对逝者敬意及对亡灵的古朴崇拜, 冠礼中突出了成年及人生阶段的变换。

  关键词: 文化人类学; 周代; 盥洗礼; 文化功能;

  Abstract: As a traditional etiquette of the Zhou Dynasty, the hand washing etiquette is the meaning of dust removal and welcome.Widely used in wedding ceremonies, funerals, and adult ceremonies, the hand washing etiquette had different cultural significance. In pre-Qin books on ceremonial rites and regulations, there are only a little unsystematic recording about the hand washing etiquette. Through the collation and research of relevant classics, the main contents of the hand washing etiquette include:before hand washing, in hand washing and after hand washing.From the perspective of cultural anthropology, when the Zhou people implemented the hand washing etiquette in wedding ceremonies, it expressed the new state of the bride and the bridegroom as well as seniority rules; in funerals, it expressed the tribute to the deceased and the quaint worship of the undead; in adult ceremonies, it highlighted adulthood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life stages.

  Keyword: cultural anthropology; Zhou Dynasty; hand washing etiquette; cultural function;

  1 、目前学界对盥洗礼研究现状

  古人称“洗手”为“盥”。“盥”字甲骨文写作, 金文写作, 其二者字形相近。为一上下结构的会意字。金文上半部分为, 是双手的象形, 示意水从双手浇下, 下半部分为, 表示盛水的皿。二者相合, 像手放在盆里承水冲洗。在目前出土器物中, 由“匜”“盘”组成洗手器具。《左传·僖公二十三年》云:奉匜沃盥。《周礼·春官·郁人》载, “凡匜事沃盥”。那时祭祀和重要场合, 都有专人负责奉匜托盘。《周礼》记载, 诸侯举行祭祀仪式时, 小臣要在一旁奉匜洗手。

  《礼记·内则》云:“进盥, 少者奉盘, 长者奉水, 请沃盥, 盥卒, 授巾。”沃盥之礼在先秦对仪式有了具体的规定, 而多数学者仅仅将其视作礼仪的一个环节, 并未单独论述其所体现的文化功能。沃盥礼能在昏礼与丧礼中得到重要的体现, 本身就说明了其文化价值。《周礼·春官·大宗伯》将礼按照大类分为:吉礼、凶礼、军礼、宾礼、嘉礼。属于嘉礼的昏礼和属于凶礼的丧礼中同时体现了盥洗之礼, 说明在不同的场合发挥了不同的作用。
 

周代昏礼和丧礼中的盥洗礼及文化意义
 

  夏叶昌在其文中对沃盥进行解释, 即“沃盥”是浇水洗手的意思1。马承源在其书中说道:“宴前饭后要行沃盥之礼2。”俞水生在其文中虽然指出了盥洗礼广泛存在于不同的场合中3, 但并未明确指出盥洗礼在不同情境下, 尤其在昏礼和丧礼中的不同文化功能。岳洪彬和岳占伟, 在《试论殷墟孝民屯大型铸范的铸造》一文中, 从考古学的角度探讨了殷墟孝民屯的出土器物底范, 盥洗器物在商代就已经出现, 其认为文献中记载的盥洗洁身礼仪在商代可能早已存在4。根据笔者查阅相关文献资料, 目前对盥洗礼文化功能的论述过于笼统或只是泛泛而谈, 盥洗礼作为昏礼、丧礼及其他礼仪的重要仪式, 在传统礼制仪式研究中并未将其单独研究, 仅仅作为一整套礼仪流程的一个环节, 没有引起重视。而在青铜器研究领域, 只是对盥洗的器物变化进行简要论述, 不能达到全方位了解这一礼仪的要求, 并未进行深入分析, 故本文对此进行探讨, 不妥之处, 尽请专家学友指正。虽然学界对“三礼”的成书时间存在争议, 但是可以确定的是盥洗礼在商代就已经存在, 且根据考古发现和文献的记载与实际情况较为吻合。这就为进一步研究盥洗礼的文化功能提供了有力支撑。

  2、 昏礼中的盥洗礼及文化功能

  昏礼属于嘉礼的一种, 《周礼·春官·大宗伯》云:“以嘉礼亲万民。”家里是按照人心之所善者制定的礼仪5。故《礼记·昏义》载:“昏礼者, 将和二姓之好, 上以事宗庙, 而下以继后世也。”礼源于人情, 男女虽有别, 但也需要礼仪为明男女之别而制定, 以确定男女之间的配偶关系。先秦时期昏礼包含着一整套礼仪流程, 主要包括纳采、问名、纳吉、纳徵、请期、亲迎六个主要仪节。昏礼中展示的的男女的辞旧迎新和长幼尊卑之别的文化功能。

  昏礼中的盥洗礼仪式主要体现在《仪礼·士昏礼》上, 主要体现了“士”这一社会阶层的昏礼状况。有“刑不上大夫, 礼不下庶人。”之语, 此话虽然存在一定的片面性, 士作为统治阶层的最低层, 某种程度上也是“礼”的忠实执行者和代言人, 通过士昏礼的文献整理, 分析其文化功能。

  在亲迎结束之后, 就是女方第一次正式进入男方的家庭, 成为男方的正式配偶。在二者正式入席之前, 就要进行盥洗。《仪礼·士昏礼》云:“妇尊西, 南面, 媵、御沃盥交。”意为新郎、新娘的服侍者交替为二位新人浇水洗手。换而言之, 二位新人结亲成为一家, 所以其服侍者需要为两位新人服务。在正式上席之前, 两位新人洗手不仅仅只是出于卫生的角度, 更加意味着两人洗去原有的过往, 以一个新家庭的姿态迎接新的生活。

  在两位新人完成三饭之后, 昏礼当日的仪节也就进行完毕。然而到了次日清晨, 新娘就需要拜见公婆, 向公婆行礼。其后, 新娘还要洗手后向公婆馈食。“姑舅入于室, 妇盥馈。”在《礼记·内则》云:“妇事舅姑, 如事父母。鸡初鸣, 咸盥漱。”新娘嫁入夫家, 以事父母来孝顺公婆, 更加展示了作为一个新的家庭成员对长辈的尊敬。从盥洗之礼体现了昏礼中礼的“定亲疏, 决嫌疑, 别异同, 明是非”的作用。

  盥洗之礼在国家间的政治联姻中也非常受到重视, 如果不按照礼法, 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左传·僖公二十三年》所载:“晋公子过秦, 秦伯纳女五人, 怀嬴与焉。奉沃盥, 既而挥之。怒, 曰:‘秦晋, 匹也, 何以卑我?’公子惧, 降服而囚。”当时, 秦穆公将其女改嫁于晋公子 (重耳) , 在怀嬴拿着匜 (浇水器) 为重耳盥洗时, 重耳挥去手中的水, 极为失礼并惹怒了秦穆公, 不得不向秦穆公赔罪的故事。

  盥洗之礼在昏礼中, 不仅仅是夫妇两人洗手, 通过盥洗这一简单的仪礼形式, 达到夫妻二人融为一体, 互敬互爱, 是婚前的男女之别转化为婚后的和谐相处。对于长辈, 新娘要按照礼仪的形式, 孝顺男方父母, 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正如《诗经·小雅·蓼莪》对于父母恩情的描述:蓼蓼者莪, 匪莪伊蒿。哀哀父母, 生我劬劳。蓼蓼者莪, 匪莪伊蔚。哀哀父母, 生我劳瘁。瓶之罄矣, 维罍之耻。鲜民之生, 不如死之久矣。

  3、 丧礼中的盥洗礼及文化功能

  丧礼属于凶礼的一种, 《周礼·春官·大宗伯》云:“以凶礼哀邦国之忧。”在《仪礼·士丧礼》中体现完整的礼仪流程。《礼记·丧大记》将丧礼分为五部分, 始死、小敛、大敛、殡、葬。丧礼中重要的就是对逝者遗体的处理, 亲人在接受了亲人亡故这一事实之后, 需要将亲人的遗体妥善安排, 从而求得对逝者的敬意与心中的宽慰。我国传统就有“视死如视生”、“逝者为大”的思想。

  《仪礼·士丧礼》云:“管人汲, 不说繘, 屈之。祝淅米于堂, 南面, 用盆。管人尽阶, 不升堂, 受潘, 煮于垼, 用重鬲。祝盛米于敦, 奠于贝北。士有冰, 用夷盘可也。外御受沐入。主人皆出, 户外北面。乃沐, 栉, 挋用巾, 浴, 用巾, 挋用浴衣。”在对逝者盥洗时, 首先用淘米水为逝者洗头, 增加头发的光泽, 其次再为其沐浴, 最后将水擦干并整理仪容。有条件者可用“夷盘”盛冰, 保证尸体不腐。

  在奠祭逝者前, “乃奠。举者盥。”抬鼎 (祭品) 的人需要先盥洗后出门。以尊重为逝者所奉献的祭品。亲人始死, 尚处于从人到神灵转化的过程, 因而对待逝者的敬意及对亡灵的古朴崇拜。彭林在其书中提到设奠的原因:“古人认为, 尽管死者的灵魂已经离开体魄, 但灵魂依然要享食, 只要亲人摆上酒食, 灵魂就会来附, 所以供品就是鬼神凭依之处6。”助丧者盥洗是对于逝者灵魂的敬意。

  阿诺尔德·范热内普在其着作《过渡礼仪》一书中提到:“人在生命的过程中总要经历一些重要关口, 从而由一个生命阶段进入另一个生命阶段。这种社会状态以及社会身份的转变需要经过‘分隔、边缘、聚合。’这三个阶段以及与此相应的象征性仪式才能完成7。”在进行周代丧礼仪式研究过程中, 亲人对待死者的部分仪式是处于一个“边缘状态”, 面对亲人的亡故与古朴的鬼神观念, 需要更深层次地看待周人的丧礼仪式。“精神上和地域上的边缘会以不同的程度和形式出现于所有伴随从一个向另一个巫术———宗教性和社会地位过渡之仪式中。”在人类社会由低级向高级的发展阶段, 逐渐产生的神灵崇拜。印度科尔人的丧葬仪式中有两个重要环节:“尸体被清洗, 然后涂成黄色, 以便驱除可能在路途上阻挡的邪恶鬼神8。”回到家后, 参加仪式者必须洗浴。为逝者洗浴不仅是对灵魂的敬意, 并且为其灵魂的安全做出最后的保证。同样, 仪式的参与者洗浴正如我国传统丧礼仪式助丧者洗手一样, 希望通过盥洗仪式, 表达生者对逝者的尊重及对神灵的供奉。

  而为逝者精心沐浴, 包含着家人的温情脉脉和逝者在前往另一世界前最后一次除旧迎新。在原始的宗教信仰之下, 为逝者沐浴, 可以让他的灵魂更好到达亡灵世界。弗雷泽在其书《金枝》中描述道:斐济人在其酋长死后, 他的继承人把尸体放在精致的褥垫上面, 为他膏沐, 祝告说:“酋长大人, 请起来, 我们一同动身吧!这一天已经来到本岛了9。”故《周礼·春官·郁人》云:凡祼事, 沃盥。及葬, 共其祼其, 遂狸之。孙诒让注:沃盥者, 谓行礼时必洗手。遂埋之, 意为将丧礼用过的器物进行填埋, 故而明奠终于此。

  《诗经·小雅·楚茨》云“祝祭于祊, 祀事孔明。先祖是皇, 神保是飨。孝孙有庆, 报以介福, 万寿无疆。”对待逝者的礼仪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沟通鬼神, 充分准备丧祭之事, 向子孙祈福。后人面对先祖的肉体为其找好了安葬之地, 并且为精神层面的灵魂找到归宿。

  为逝者盥洗的目的不仅仅在于用水洗去死者生前的过往, 为逝者在传统观念下通往灵魂彼岸除去障碍。而且在对逝者子孙后代的要求, 通过盥洗与尸体发生联系, 以“孝道”对逝者。

  4、 冠礼中的盥洗礼及文化功能

  冠礼作为中国早期社会的成年礼仪, 作为家族教化后代的重要途径, 标志着男子独立参与宗族事务。冠礼之后, 男子要取“字”, 体现了加冠者名字的尊重。

  冠礼源于氏族社会中对男子成年及承担宗族使命的重要意义。《仪礼·士冠礼》中包含着完整的冠礼流程。本节重要讨论盥洗礼在冠礼中的应用情况。《仪礼·士冠礼》云:夙兴, 设洗, 直于东荣。意为在冠礼的清晨, 加冠者的房屋所摆放的盥洗之器, 方便加冠者清洗。同时, 其后文言:赞者盥于洗西, 升, 立于房中, 西面, 南上。指的是参加冠礼的宾客同样需要盥手, 才能登堂站在房间内。

  由此, 我们可以看出, 在冠礼之前, 不论是加冠者还是参加冠礼的宾客, 都需要盥洗, 从而保证冠礼的正常进行。但是盥洗礼可以广泛运用于多种礼仪, 绝不是单一为了保持清洁。相比较于早期原始部落中的盥洗仪式, 可以得到其背后的文化内涵。阿诺尔德·范热内普在《过渡礼仪》中引用泰勒在《原始文化》的观点, 在早期成人礼仪中, 加蓬的命名礼与浸礼是极相似的共存礼仪。通过浸礼仪式驱邪、消灾, 从而完成与先前世界的的分隔。在我国先秦传统冠礼中, 将要加冠者进行盥洗同样也是为了与原来的人生阶段告别, 从而进入成人世界。

  5、 结语

  通过对周代盥洗礼文化功能的基本分析, 我们可以看到, 在周代礼仪制度中, 不论是仪式的实施者或是仪式的接受者, 均需要在仪式开始前进行盥洗。而此种盥洗不仅仅是祛除身体上的污垢, 更是涤荡心灵中的杂念。通过盥洗以告知参加仪式的所有人, 摒弃杂念以示礼仪规矩, 无礼不成。而在仪式完成后进行的盥洗仪礼, 则以另一种角度告诉所有参加仪式之人, 目前阶段的仪式暂时停止, 更像是一种完成仪式的标志, 以分隔之前的礼仪。

  盥洗在礼书中看似并不显眼, 但此种仪式却贯穿多种礼仪仪式中。每次主人与宾客间一次次盥洗, 却预示着重要仪式的开始或结束。盥洗礼在中国社会早期贯穿于冠礼、昏礼、丧礼等人生的各个重要阶段。

  参考文献

  [1]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M].北京:中华书局, 2003.
  [2] 孙希旦.礼记集解[M].北京:中华书局, 2003.
  [3]彭林.仪礼[M].礼记集解[M].北京:中华书局, 2012.
  [4]孙诒让.周礼正义[M].北京:中华书局, 1987.
  [5]程俊英.诗经译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4.

  注释

  1 马承源.中国青铜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3.
  2 岳洪彬, 岳占伟.试论殷墟孝民屯大型铸范的铸造[J].考古, 2009 (6) :72-76.
  3 俞水生.古代盥洗礼仪漫谈[J].寻根, 2014 (4) :21-23.
  4 彭林.中国古代礼仪文明[M].北京:中华书局, 2004.
  5 阿诺尔德·范热内普.过渡礼仪[M].张举文, 译.北京:商务印书馆, 2010.
  6 弗雷泽.金枝[M].北京:商务印书馆,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