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标准论文网!本站提供各专业优秀论文范文供大家学习参考。网站地图论文怎么写
在线咨询:
您当前所在位置:标准论文网 > 历史论文 >

真定势力与光武帝刘秀关系的发展演变

添加时间:2019-01-18 11:10

  摘    要: 河北是刘秀的龙兴之地, 但刘秀统一河北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面对王郎政权的威胁, 刘秀联姻真定王刘扬, 迎娶郭圣通, 进一步壮大了自己在河北地区的势力, 为打败王郎奠定了基础。王郎灭亡后, 刘扬势力犹存, 在各地纷纷称帝的浪潮中, 刘扬也欲利用图谶称帝, 图谋造反, 结果被刘秀派人诛杀。平定刘扬之乱后, 刘秀仍然封刘扬之子刘得为真定王, 还立郭圣通为皇后, 这体现了刘秀对包括真定在内的河北人士的安抚。建武十七年郭皇后被废, 标志着真定势力的衰落。

  关键词: 刘秀; 刘扬; 真定; 王郎; 东汉;

  Abstract: Occupation of Hebei laid the foundation for Liu Xiu to bring the nation together. During the process of wiping out Wang Lang, Liu Xiu further expanded his sphere of influence in Hebei through getting married with Guo Shengtong and made alliance with the king of Zhending, Liu Yang, which laid the foundation for defeating Wang Lang. After the fall of Wang Lang, Liu Yang wanted to declare himself an emperor by taking advantage of prophecy and planned a rebellion in a huge wave of proclaiming self an emperor. Then he was killed by Liu Xiu. After suppressing the rebellion of Liu yang, Liu Xiu appointed the son of Liu Yang as king of Zhending and Guo Shengtong as the queen, which reflected the pacification that Liu Xiu had made to Zhending even Hebei people. In the seventeenth year of Jianwu, Queen Guo was deposed, which marked the decline of Zhending power.

  Keyword: Liu Xiu; Liu Yang; Zhen Ding; Wang Lang; the Eastern Han Dynasty;

  更始元年 (23年) 十月, 刘秀被更始帝刘玄任命为大司马, 持节北渡黄河, 镇慰河北州郡。关于刘秀出巡河北的研究, 学界已取得不少的研究成果1。但对于刘秀与河北真定势力的关系, 学者虽有关注, 但仍有剩义, 故不揣浅陋, 对真定势力与光武帝刘秀关系的发展演变作一探讨, 不当之处, 敬请指正!

  一、真定势力与刘秀平定王郎

  真定历史悠久, 是历史上石家庄地区的旧称。秦汉时期就在今石家庄地区设立郡县。据考证, 最迟于秦王政二十五年 (前222年) , 石家庄地区大部分已属恒山郡之东垣县。[1]西汉高祖十一年 (前196年) 刘邦将东垣更名为真定, [2]2631隶属常山郡。元鼎四年 (前113年) , 汉武帝析常山郡四县, 置真定国, 封常山宪王刘舜之子刘平2为真定王。[2]2093《汉书·地理志》载:“真定国, 武帝元鼎四年置。属冀州。户三万七千一百二十六, 口十七万八千六百一十六。”[3]16313真定国辖四县, 分别为真定县 (治今河北正定县南) 、槀城县 (治今河北石家庄市藁城区西南) 、肥累县 (治今河北石家庄市藁城区西) 、绵曼县 (直今河北石家庄市鹿泉区北) [4]792-793。更始元年 (23年) 刘秀前往河北时, 真定国已存在120余年, 延续6代4, 真定王已经成为当地一支较大的地方势力。

  刘秀镇抚河北州郡, 开始进展得十分顺利。更始元年 (23年) 十月, 刘秀“持节北度河, 镇慰州郡。所到部县, 辄见二千石、长吏、三老、官属, 下至佐史, 考察黜陟, 如州牧行部事。辄平遣囚徒, 除王莽苛政, 复汉官名。吏人喜悦, 争持牛酒迎劳。”[5]10河北州郡望风归附。然而好景不长, 当刘秀在邯郸拒绝了赵缪王之子刘林决黄河水淹赤眉军的建议后, 刘林便拥立卜者王郎为天子, 以邯郸为都。王郎假借汉成帝流落民间皇子的身份, 招抚河北州郡, 与代表更始政权使者的刘秀公然作对。史载:“林于是乃诈以卜者王郎为成帝子子舆, 十二月, 立郎为天子, 都邯郸, 遂遣使者降下郡国。”[5]11王郎一方面宣传自己是成帝之子, 另一方面又宣传反对王莽的翟义还活着, 一时间幽赵之地纷纷响应。史载:“郎以百姓思汉, 既多言翟义不死, 故诈称之, 以从人望。于是赵国以北, 辽东以西, 皆从风而靡。”[5]492
 

真定势力与光武帝刘秀关系的发展演变
 

  王郎政权的出现, 直接威胁到北巡的刘秀。更始二年 (24年) 正月“王郎移檄购光武十万户”[5]11, 对刘秀进行通缉。刘秀一行北到蓟县 (今北京) , 但故广阳王子刘接为响应王郎而在蓟中起兵, 迫使刘秀夺城南逃, 备受艰辛。幸亏信都郡未降王郎, 拥护更始政权, 刘秀便以信都为根据地, 聚合力量反击王郎。史载:“信都太守任光开门出迎。世祖因发旁县, 得四千人, 先击堂阳、贳县, 皆降之。王莽和成卒正邳彤亦举郡降。又昌城人刘植, 宋子人耿纯, 各率宗亲子弟, 据其县邑, 以奉光武。于是北降下曲阳, 众稍合, 乐附者至有数万人。”[5]12-13随后, “复北击中山, 拔卢奴。所过发奔命兵, 移檄边部, 共击邯郸, 郡县还复响应。南击新市、真定、元氏、防子, 皆下之, 因入赵界”[5]14。据周振鹤等先生考证, 新市县属钜鹿郡, 治所当在今河北南宫、新河、巨鹿交界处一带。元氏为常山郡治, 治今河北元氏县西北。防子县治在今河北高邑县西南。[4]785, 789

  当刘秀反击王郎到真定地区时, 就面临着一个严峻的问题, 即拥兵自重的真定王刘扬依附王郎:“时真定王刘扬起兵以附王郎, 众十余万。”[5]760以刘秀当时的兵力而言, 反击王郎已显吃力, 如果再与刘扬作战, 就有很大困难。在这种情况下, 刘秀一方面派刘植劝降刘扬, 一方面娶刘扬外甥女为妻, 与刘扬联姻。史载:“世祖遣植说扬, 扬乃降。世祖因留真定, 纳郭后, 后即扬之甥也, 故以此结之。乃与扬及诸将置酒郭氏漆里舍, 扬击筑为欢。”[5]760《后汉书·皇后纪》载郭后:“更始二年春, 光武击王郎, 至真定, 因纳后, 有宠。”[5]402

  对于刘秀真定联姻之事, 史家多有评说。黄留珠先生说:“此次真定联姻, 自然是一桩典型的政治婚姻。为了政治上的需要, 其他一切皆可退居次要地位。”“刘秀与郭氏结亲, 意味着他同河北地区的王族势力和地方豪强势力的进一步结合, 而这也就成为他最终战胜王郎乃至实现统一的重要阶级基础。”[6]100“刘秀取得河北地方豪势力及官僚集团的支持。这实际上是他得以成功的基础。像刘秀真定联姻, 便是他与河北地方豪族结盟的典型例证。”[6]114蒋珊等说:“刘秀在这时, 娶郭氏为妻, 实际同他争取河北豪强支持这一政治目的不无关系, 因此, 刘秀的这种联姻在一定程度上具有政治性。”[7]57

  刘秀与刘扬联姻的具体时间, 史书没有明载。《后汉书·皇后纪》记载在刘秀“至真定”之时, 《后汉纪·光武帝纪》则载:“世祖自信都还, 纳圣通, 有宠。”[8]57我们知道, 刘秀在更始二年 (24年) 正月到信都郡, 然后纠集兵力反击王郎, 而信都郡在刘秀离开后, 曾一度被王郎占领, 后更始遣将拔信都, 败王郎兵, 这些事情都发生在更始二年的二月三月间。到了四月, 刘秀就“进围邯郸, 连战破之”[5]14, 五月, 王郎就败亡了。因此, 从时间上推断, 刘秀与刘扬联姻应在更始二年二三月间, 很可能在三月。

  从当时的形势看, 刘扬的真定势力, 作为刘秀和王郎之间的一支重要平衡力量, 依王郎则王郎胜, 依刘秀则刘秀胜, 刘扬最终选择了支持刘秀, 则王郎的败亡也就是迟早的事了。因此, 刘秀取得了以刘扬为首的真定势力支持后, “因得进兵拔邯郸, 从平河北”[5]760。可以说, 以刘扬为首的真定势力, 在关键时刻弃王郎而投刘秀, 对刘秀平定王郎之乱、乃至占有河北都起到了重要的促进作用5。

  二、刘扬反叛

  伴随着王郎势力的覆灭, 实力大增的刘秀也与更始政权决裂, 走上了独立发展、统一天下的进程。《后汉书·光武帝纪》载:“更始遣侍御史持节立光武为萧王, 悉令罢兵诣行在所。光武辞以河北未平, 不就征。自是始贰于更始。”[5]15

  更始二年 (24年) 秋, 刘秀降服河北的铜马诸部, “悉将降人分配诸将, 众遂数十万, 故关西号光武为‘铜马帝’”[5]17。建武元年 (25年) , 刘秀进一步平定河北各地的武装割据。六月, 刘秀在鄗 (今河北高邑东南) 南千秋亭五成陌即皇帝位。十月, 定都洛阳。

  正当刘秀进军关中、挥师南下之时, 后方却传来了真定王刘扬谋反之事, 刘秀为了稳固刚刚建立的政权, 果断采取措施, 诛杀刘扬。关于刘扬谋反的经过, 《后汉书·耿纯传》载:

  真定王刘扬复造作谶记云:“赤九之后, 瘿扬为主。”扬病瘿, 欲以惑众, 与绵曼贼交通。建武二年春, 遣骑都尉陈副、游击将军邓隆征扬, 扬闭城门, 不内副等。乃复遣纯持节, 行赦令于幽、冀, 所过并使劳慰王侯。密敕纯曰:“刘扬若见, 因而收之。”纯从吏士百余骑与副、隆会元氏, 俱至真定, 止传舍。扬称病不谒, 以纯真定宗室之出, 遣使与纯书, 欲相见。纯报曰:“奉使见王侯牧守, 不得先诣, 如欲面会, 宜出传舍。”时, 扬弟临邑侯让及从兄细各拥兵万余人, 扬自恃众强而纯意安静, 即从官属诣之, 兄弟并将轻兵在门外。扬入见纯, 纯接以礼敬, 因延请其兄弟, 皆入, 乃闭合悉诛之, 因勒兵而出。真定震怖, 无敢动者。帝怜扬、让谋未发, 并封其子, 复故国。[5]763-764

  《后汉书·光武帝纪》亦载, 建武元年正月“真定王杨、临邑侯让谋反, 遣前将军耿纯诛之”[5]28。

  刘秀对刘扬谋反之事, 先后派了两批人去处理。第一次, 刘秀派遣骑都尉陈副、游击将军邓隆前往真定征召刘扬, 刘扬关闭城门拒绝让其入城。第二次, 刘秀派耿纯前往真定, 借助计谋将刘扬、刘让、刘细等诱入传舍诛杀。当时刘扬另外两兄弟临邑侯刘让和从兄刘细各拥兵万余人, 在当地具有较强的军事力量。处理刘扬叛乱事件, 并未引起河北真定地区军事叛乱, 可以说刘秀的处理是成功的。刘扬被杀后, 刘秀又册封刘扬子刘得袭封真定王, 稳定了真定人心。

  一般认为, 发生于光武二年春的真定王刘扬谋反事件, 只是光武统一天下过程中偶然发生的一个小插曲。刘秀派遣耿纯消灭刘扬, 实则是东汉皇权与地方豪族势力的一次早期交锋。反观同年爆发的渔阳彭宠6和南阳邓奉7两件叛乱事件, 均引起了较大规模的地方骚乱, 迫使刘秀派军队镇压才得以解决。

  《后汉书》记载刘扬反叛的原因, 一是因其伪造图谶, 意图谋反;二是与绵曼贼相互勾结, 图谋不轨。陈苏镇先生指出, 刘秀在平定王郎的过程中, 对归降的地方势力不是很信任:“这些地方势力在新莽政权垮台后, 一降更始, 再降王郎, 三降刘秀, 在激烈的政局动荡中左右摇摆, 反复无常, 刘秀对他们自然不很信任。”[9]401当然, 深层次原因可能是刘扬兄弟拥兵自重, 是地方的实力派, 对刘秀并非真心实意的拥护与支持。同时, 谶纬的存在, 也对刘扬产生了误导作用。两汉时期图谶与灾异结合, 在政治上被用来制造夺取政权或稳固统治的舆论, 以论证君权神授天赋的自然合理性。[10]《后汉书》李贤注曰:“汉以火德, 故云赤也。光武于高祖九代孙, 故云九。”[5]764李贤所云“赤九”指高祖九世孙刘秀之说, 是承袭刘秀称帝后官方的宣传。陈苏镇先生认为“赤九”的说法早已存在, “赤”指刘邦。刘扬谶语所谓“赤九”只是“赤帝九世”的省称, 李贤囿于成说, 于意难通。[9]411《赤伏符》明言刘秀当为天子, 刘扬却公然否定《赤伏符》, 扬言自己当为皇帝。从刘扬本身理解看, 他肯定认为“赤九之后”是包括其本人在内的广大刘邦后裔。因刘扬患有瘿病, “瘿扬”所指代的就是自己, 并以此宣扬将取刘秀而代之。加之刘扬拥有一支实力不小的军队, 在各地称王称帝的扰攘之中8, 刘扬自然蠢蠢欲动, 意欲称帝。

  从刘扬的反叛来看, 刘扬真定联姻之后, 可能对刘秀采取一种若即若离、并非全力拥护的态度。如在更始二年灭王郎的战争中, 就未见刘扬出兵助刘秀进攻王郎的记载, 他可能只是坐守真定, 在后方支援而已。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 巨鹿人耿纯, 全力支持刘秀, “率宗亲子弟, 据其县邑, 以奉光武”[5]12, “与从昆弟欣、宿、植共率宗族宾客二千余人, 老病者皆载木自随, 奉迎于育”[5]762, 并在进攻王郎时提出绕过巨鹿直趋邯郸的正确战略路线9。在刘秀称帝后, 刘扬不但不到前线支援刘秀平定天下, 相反却拥兵真定, 发布图谶, 勾结绵曼贼, 预谋称帝。

  刘秀在平定刘扬叛乱后, 并未对真定王势力展开大规模清洗。一方面可能是出于稳定河北局势的考虑, 另一方面可能是争取真定豪族势力支持的考虑。毕竟当时各地割据势力众多, 刘秀的主要任务还是统一天下。

  三、真定势力与郭后兴衰

  光武帝刘秀在建武元年 (25年) 正月诛杀刘扬, 五月庚辰封“故真定王杨子得为真定王”[5]29, “六月戊戌, 立贵人郭氏为皇后, 子强为皇太子, 大赦天下。增郎、谒者、从官秩各一等”[5]30。光武帝在杀刘扬后不久, 就封刘扬的儿子刘得为真定王, 又立郭圣通为皇后, 立刘强为太子, 这一连串的举措, 不由不使人联想到光武帝安抚真定势力的良苦用心。

  我们知道, 光武帝郭皇后是真定势力在中央的代表。关于郭后, 《后汉书·皇后纪》载:“光武郭皇后讳圣通, 真定槀人也。为郡着姓。父昌, 让田宅财产数百万与异母弟, 国人义之。仕郡功曹。娶真定恭王女, 号郭主, 生后及子况。昌早卒。郭主虽王家女, 而好礼节俭, 有母仪之德。更始二年春, 光武击王郎, 至真定, 因纳后, 有宠。及即位, 以为贵人。建武元年, 生皇子强。……二年, 贵人立为皇后, 强为皇太子。”[5]402据此可知:

  第一, 郭圣通是真定槀城 (今河北石家庄东南) 人, 世代为当地大姓。其父郭昌因将数百万家訾让与异母弟, 受到人们的赞誉。真定恭王刘普将女儿嫁给郭昌, 生下郭后及郭况。郭后品德高尚, 有母仪之德。郭氏本人并没有因王家女的身份而自傲, 郭氏有良好的素养。

  第二, 郭氏在建武元年 (25年) 生下皇子刘强。此时刘秀占据河北, 正在开展统一天下的战争。称帝后的刘秀需要通过立皇后、册立太子等行动来表明自身政权的合法性、正统性。

  第三, 光武帝立郭皇后, 考虑更多的还是郭氏背后的真定的豪族势力。刘扬虽死, 但真定势力犹存, 为了稳定河北, 急需对真定势力进行安抚, 光武帝册封郭氏为皇后, 就是安抚真定势力的具体措施。

  学者指出, 东汉王朝的最高统治集团, 是刘秀家族同若干外戚家族结成的豪族婚姻集团。[11]57刘秀需要借助外戚在地方上的影响来维持自己的统治, 外戚豪族则需要依靠皇权来延续乃至扩大自己的家族势力。皇权与外戚间的分合, 贯穿了整个东汉王朝的发展过程。当然, 任何事物都是有利有弊。郭皇后背后的真定势力, 在刘秀平定河北、统一天下的过程中, 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随着战争的结束, 社会的安定, 刘秀就对豪强、贵戚采取了抑制政策, 这其中就包括对真定势力的抑制。建武十三 (37年) 年二月, 降真定王刘得为真定侯。[5]61

  而抑制真定势力的标志性事件, 就是建武十七年 (41年) 郭皇后被废之事。《后汉书·皇后纪》载:“其后, 后以宠稍衰, 数怀怨怼。十七年, 遂废为中山王太后, 进后中子右翊公辅为中山王。”[5]403光武帝在废郭皇后的诏书中说:“皇后怀执怨怼, 数违教令, 不能抚循它子, 训长异室。宫闱之内, 若见鹰鹯。既无《关雎》之德, 而有吕、霍之风, 岂可托以幼孤, 恭承明祀。今遣大司徒涉、宗正吉持节, 其上皇后玺绶。”[5]406

  黄留珠先生认为, 郭后被废, 是刘秀抑制外戚的一个重要举措。他说:“刘秀与郭后的结合是一桩典型的政治婚姻。……刘秀称帝后, 由于郭后‘有子’, 阴氏‘固辞’‘终不肯当’等原因, ‘故遂立郭皇后’。但他心里深处, 对这位‘为郡着姓’有着强大家庭背景的皇后是不放心的。因为这样的皇后势必造就一个强大的外戚集团, 构成对皇权的严重威胁。”[6]332“面对着这样一位皇后和她背后强大的家族, 刘秀岂能安心?……正因为阴氏出身于‘微贱’的‘乡里良家’, 不像郭氏拥有强大的家族势力, 如此也就难以形成足以威胁皇权的外戚集团, 所以立她为皇后自然可以放心。……由此可见, 刘秀的废郭后立阴后, 实是他抑制外戚的一项用意深远的举措。”[6]333由此可见, 真定势力既成就了郭皇后, 也拖累了郭皇后。郭皇后被废, 标志着真定势力在东汉政权中地位的下降和衰落。

  参考文献:

  [1]贾丽英.从出土文献看秦时赵郡与恒山郡的变迁[J].石家庄学院学报, 2015, (4) :36-39.
  [2]司马迁.史记[M].北京:中华书局, 1959.
  [3]班固.汉书[M].北京:中华书局, 1962.
  [4]周振鹤, 李晓杰, 张莉.中国行政区划通史·秦汉卷[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 2017.
  [5]范晔.后汉书[M].北京:中华书局, 1965.
  [6] 黄留珠.刘秀传[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3.
  [7] 蒋珊.刘秀图传[M].北京:中国戏曲出版社, 2001.
  [8] 袁宏.后汉纪[M].北京:中华书局, 2002.
  [9]陈苏镇.春秋与汉道[M].北京:中华书局, 2011.
  [10]黄朴民.两汉谶纬简论[J].清华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 2008, (3) :39-43.
  [11] 陈苏镇.论东汉外戚政治[M]//北大史学:15.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5.

  注释:

  1 有关刘秀与河北地方势力的学术成果:陈勇《论光武帝刘秀“退功臣进文吏”》, 载《历史研究》1995年第4期;臧嵘《上谷渔阳骑兵在刘秀征战中的作用》, 载《河北学刊》1984年第3期;刘勇《东汉幽州突骑述略》, 载《首都师范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1998年第5期;孙家洲《东汉光武帝平定“彭宠之叛”史实考论》, 载《河北学刊》2009年第4期。
  2 第一代真定王刘平的身份, 除了刘舜之子说外, 还有刘舜之弟的说法。《汉书·郊祀志》载:“常山王有罪, 迁, 天子封其弟真定, 以续先王祀, 而以常山为郡。”但以常理判断, 刘平应为常山王之子。参见班固《汉书·郊祀志》, 中华书局1962年版, 第1 219页。
  3 关于真定国设置时间, 《汉书·诸侯王表》记载为元鼎三年:“元鼎三年, 顷王平以宪王子绍封。” (参见班固《汉书·诸侯王表》, 中华书局1962年版, 第417页。) 可备一说。
  4 真定王世袭表:顷王 (平) (前114年) 、烈王 (偃) (前89年) 、孝王 (申) (前71廿) 、安王 (雍) (前38年) 、共王 (普) (前22年) 、刘扬 (前7年) 。《汉书·诸侯王表》:“绥和二年, 王杨嗣, 十六年, 王莽篡位, 贬为公, 明年废。”则刘扬公元9年被贬为公, 第二年被废。参见班固《汉书·诸侯王表》, 中华书局1962年版, 第417页。
  5 黄留珠先生总结了5条刘秀割据河北取得胜利的原因, 其中的一条原因便是与真定刘扬联姻。参见黄留珠《刘秀传》, 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 第114-115页。
  6 东汉建武二年 (26年) 二月, “渔阳太守彭宠反, 攻幽州牧朱浮于蓟”。参见班固《后汉书》卷一上《光武帝纪上》, 中华书局1965年版, 第28页。
  7 东汉建武二年 (26年) 八月, “破虏将军邓奉谒归新野, 怒吴汉掠其乡里, 遂反, 击破汉军, 获其辎重, 屯据淯阳, 与诸贼合从”。参见班固《后汉书》卷一上《光武帝纪上》, 中华书局1965年版, 第30页
  8 建武元年, 是各地称王称帝的重要年份。该年正月, 刘婴立为天子;四月, 公孙述为天子;六月, 刘秀即皇帝位;六月, 赤眉军立刘盆子为天子;十一月, 刘永自称天子。
  9 耿纯曰:“久守王饶, 士众疲敝, 不如及大兵精锐, 进攻邯郸。若王郎已诛, 王饶不战自服矣。”参见班固《后汉书》卷十二《王郎传》, 中华书局1965年版, 第49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