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标准论文网!本站提供各专业优秀论文范文供大家学习参考。网站地图
在线咨询:
您当前所在位置:标准论文网 > 历史论文 >

承德避暑山庄与圣彼得堡建立中统治者的意志表现

添加时间:2018-12-25 14:12

  摘    要: 避暑山庄和圣彼得堡是清朝与俄国在18世纪初期兴建的、内含政治意义的建筑, 从避暑山庄和圣彼得堡的兴建可以看出, 它们都同样表现出了最高统治者的专断意志、不同前代的文化特征、治国方略和发展思路。不过, 避暑山庄的兴建体现的是康乾二帝在君主独裁体制建立后, 为实现有效治理、稳定发展而采取的稳健、保守的政策, 圣彼得堡的兴建体现的则是彼得一世治下的俄帝国为了迅速强国, 推行欧化政策, 激进与开放的政策。其中, 两国过于保守、封闭与武力扩张的发展方式, 都最终损害了长远利益, 影响了未来的发展, 是我们今后发展中应引以为戒的。

  关键词: 避暑山庄; 圣彼得堡; 稳健与保守; 激进与开放; 治国方略;
 

承德避暑山庄与圣彼得堡建立中统治者的意志表现
 

  Abstract: Mountain Summer Resort and St. Petersburg were constructed both in the consideration of politics by Qing Dynasty and Russia in the early 1700 s. Differing from the cultural characteristics, governing strategy, and development ideas of previous dynasties, the construction of Mountain Summer Resort and St. Petersburg has revealed the arbitrary will of the supreme ruler. Nevertheless, the construction of Mountain Summer Resort shows the prudent and conservative policy that is taken in order to achieve effective governance and stable development after Kangxi and Qianlong (two emperors in Qing Dynasty) built the monarchy system. In contrast, the construction of St. Petersburg shows the policy of Europeanization and the radical and open policy that are pursued in order that the Russian Empire governed by Peter I becomes a power rapidly. What should be learned is that the excessively conservative and closed policies, and forceful expansion of the two countries ultimately damaged their long-term interests and impacted their future development.

  Keyword: Mountain Summer Resort; St.Petersburg; prudent and conservative; radical and open; governing strategy;

  18世纪初期, 作为世界强国——清朝与俄国都面临着亟待解决的问题。当时的清朝虽然不再有大规模的战乱, 但是, 内外都存在着一些不稳定的因素, 如蒙古各部的离心倾向, 来自俄国的威胁等。所以, 多民族国家如何巩固与稳定发展的问题成为了清朝最棘手的问题。而俄国虽然表面上是一个庞大的帝国, 领土面积在扩张中还在不断增加, 但是, 它却是一个闭塞、落后的内陆国, 无法与血脉相连的欧洲国家相通, 因此, 面临怎样发展的问题, 两国的问题概括为国家巩固与发展的问题。为了解决这些问题, 两国最高统治者都采取了不同于前代的治国方略与发展思路, 而这些都能够从避暑山庄和圣彼得堡的建立体现出来。所以, 对其进行分析、比较, 有助于我们更清楚地了解两国这段历史发展的脉络, 从中总结两国发展中的经验与教训, 以便借鉴经验, 吸取教训, 更好地发展自己。

  一、两座建筑兴建前的自然条件相似, 都表现出了最高统治者的专断意志

  避暑山庄原名热河行宫, 俗称承德离宫, 康熙四十二年 (1703年) 始建, 最初是皇帝北巡、举行木兰秋活动时中途休息的行宫, 后又经过乾隆皇帝不断扩建, 功用增加, 政治意义凸显而逐渐发展成为了以热河命名的城市, 到了雍正时, 才出现了承德这一称谓。

  其实康熙皇帝北巡、木兰秋活动时, 中途已经建有如喀喇河屯、两间房行宫等多处行宫, 同一年建造的还有波罗河屯行宫、张三营行宫, 之所以选择此地再建行宫有多种原因:一是人少。不至于对农作物、生态产生破坏和影响。二是环境优美。这里山川秀美, 草肥林茂, 自然风光可谓美轮美奂, 气候宜人, 自然生态环境极好, 适宜颐养。三是地位重要。自古为军事要冲。这里“幅员辽阔, 北界兴安, 东及辽水, 山川形势之雄, 甲于边塞”[1]]13, 处于盛京 (今沈阳) 、漠北、北京相连接的犄角之地, 具有“控制蒙古诸部落, 内以拱卫神京”[1]]7的地理位置。四是距离蒙古各部近便。有利于多民族国家巩固与稳定发展的各项政策实施。因此, 康熙皇帝决定在热河上营修建规模最大的塞外离宫热河行宫。从康熙四十二年 (1703年) 到乾隆五十七年 (1792年) , 先后用了近90年的时间, 建成了举世闻名的避暑山庄及其周围寺庙。

  随着避暑山庄的建设, “恩威兼施, 以恩为主”的多种灵活多样的民族政策如皇帝北巡、蒙古王公、民族首领年班、朝觐、围班等在此得以顺利实施, 一座行宫起到了联络与蒙古各部感情、团结其他少数民族的作用。在此基础上, 清朝加强了军事守备和政治管理, 设置了府、州、县等各级机构, 随着移民的增多, 经济的发展, 逐渐发展成为清朝的第二政治中心。

  所以, 避暑山庄是清朝康乾时代按照自己的统治需要实施对蒙古各部有效治理政策的体现。

  圣彼得堡——一个拥有辉煌历史、曾作为俄国首都长达两个世纪之久的世界名城。不过, 它在始建时自然条件也十分恶劣。这里曾经由涅瓦河人海口的沼泽地及其附近的一些小岛与芬兰湾东岸的广大地区连成一片, 是海陆相间、烟雾茫茫、狼群出没的荒凉地区。涅瓦河的芬兰文原意即“泥泞之河”。每当刮起西风, 入海口被淤泥堵塞, 河水倒灌, 附近的荒滩和小岛便被淹没在一片水泊中。寒冬到来, 芬兰湾及其深入陆地的河道与湖沼全部冻结, 时间长达6个月之久。[2]176这里经常洪水泛滥, 甚至在建设中也多次出现水灾。如1703年8月19日, “来自海上的恶劣天气”开始了, 在许多“宿营地”上, 大水淹没了“家什” (家用日常用具) , “把人们泡湿了”。[3]160但是, 临近大海, 交通便利, 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因为“俄国需要的是水域”, 彼得的这句名言, 与伊凡四世说过的话:“波罗的海海水是值得用黄金来衡量的”, 一样代表了俄罗斯打破封闭状况、与欧洲诸国进行经济文化交流的迫切要求。[4]

  17世纪, 这一地区曾被瑞典人占领并筑堡驻守。1703年5月, 该堡垒被俄军攻克, 此后彼得大帝就开始在此建造军营、碉堡及其他防御工事。1703年9月末, 彼得一世在一封信中告诉缅希科夫, 他想在“首都耽误三四天”, 并在“首都”下面明确表明儿个字“彼得堡”。从彼得大帝萌生把圣彼得堡作为俄罗斯新首都的念头起, 他就一直想将此地作为俄国通过波罗的海的永久出海口、俄罗斯通向欧洲的海上通道, 一扇数百年密不透风的封建堡垒敞开的朝向欧洲的窗户、一个在整个俄罗斯发展、建立的新鲜事物的范例。因为彼得一世深深的知道“‘俄国需要的是水域’——他对坎特米尔亲王讲的这句辩驳之词被铭刻在他的传记的扉页上”[5]79-80。正因如此, 彼得大帝不顾来自国内外多种势力的压力、诅咒与威胁。如得知彼得堡奠基时, 查理十二世满口大话地宣布说:“让邻人彼得建造将被瑞典人夺取的城市吧。”[3]106教会诅咒:“由于上天的愤怒, 圣彼得堡终将被夷为平地。”但是, 彼得坚定执着, 凭着他坚强的信念, 既向大自然挑战, 又向俄罗斯的传统势力挑战, 更要用事实向外部强敌证明:圣彼得堡将永远属于俄国。就是这样, 在无数人的累累白骨上, 圣彼得堡终于在l712年初具规模, 1713彼得正式迁都于此。紧接着, 彼得从内地迁来了最早的移民——挖土工人和手工工匠们、军官和官吏们, [3]185随后, 各国的使馆、一些外国的商人也迁到这里, 它的造船、火药、造币和纺织等工业随之发展起来。到1725年, 圣彼得堡已发展成为在许多地方可以与西欧城市相媲美、设施完备的都市。为此, 马克思曾称赞彼得“以特有的胆略把新都建在他征服的第一块波罗的海海岸上, 距离边境几乎在步枪射程之内……把它置于一个不能保证安全的地位。”[5]80-81

  所以, 圣彼得堡的兴建是彼得大帝专断意志的产物, 是他要对俄罗斯进行改革的标志, 也表现出了彼得大帝励精图治的坚强决心。正是这位彼得大帝使俄国成为了欧洲强国, 也对俄国历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可见, 无论是避暑山庄还是圣彼得堡, 它们在兴建前的自然条件是恶劣的, 但是, 它们的地理位置又是十分重要的。正因如此, 最高统治者便按照自己的统治意志使它们改变了模样及其在国家中的地位。而避暑山庄和圣彼得堡的兴建又满足了最高统治者的政治需要, 从中体现出了皇权的神圣与力量, 也展现了广大人民不朽的创造力。

  二、两座建筑都表现出了不同于前代的文化特色

  人们在评价避暑山庄时大多认为, 它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在清代进一步巩固和发展的历史见证, 在避暑山庄及外八庙凸显了民族团结、融合发展的景象。之所以表现出这种景象, 要得益于康乾二帝实行的各项政策。他们不仅采取了与民休息、减轻负担的政策, 使明末清初因战乱而停滞的社会经济得到了恢复和发展, 更重要的是康乾二帝根据统治需要和实际国情, 采取了利用喇嘛教团结边疆蒙、藏等少数民族的宗教政策。在政策推行过程中, 针对蒙、藏民族不同的宗教信仰及风俗习惯, 采用了迎合和满足精神需求的手法, 为此, 康熙、乾隆时期, 在山庄修建了十八座寺庙, 在山庄的东面、北面修建了十二座寺庙, 并在承德市修建了城隍庙、热河文庙、药王庙等多处寺庙, 使承德具有了“多庙之城”的美誉。可以说, 建筑群中的每一座建筑都是康乾时期尊风重教以达“怀柔远人”过程中重大事件的真实记录, 而每座寺庙不仅有特定的内涵与纪念意义, 也反映出了当时民族融合、文化结合的文化特征。

  人们在议论中国名胜古迹时曾有这样的说法:“黄山归来不看岳, 承德归来不看庙”, 可见, 避暑山庄及周围寺庙建筑式样之全、手法之多、构思之独特、寓意之深刻。

  避暑山庄及周围寺庙, 指的是从康熙五十二年 (1713年) 到乾隆四十五年 (1780年) 之间, 在避暑山庄的东面、北面外围修建的十二座庙宇, 简称“外八庙”。十二座庙宇从式样上分为三大类:汉式寺庙、汉藏相结合式寺庙、仿藏式寺庙, 虽然样式不同, 但是, 每一座庙宇都从不同侧面表达着康乾二帝加强民族团结、稳定发展的内涵, 每一座庙宇都上演过一幕幕解决民族问题、满足少数民族的精神诉求、开展民族宗教活动、接见少数民族首领的剧目, 都是康乾二帝实施民族宗教政策的体现。

  其中, 建于乾隆二十年 (1755年) 的普宁寺, 是一座解决民族问题——准噶尔问题的纪念碑, 庙中立有用满、蒙、汉、藏4种文字篆刻的《普宁寺碑记》《平定准噶尔勒铭伊犁之碑》《平定准噶尔后勒铭伊犁之碑》三座石碑就是见证。建于乾隆二十九年 (1764年) 的安远庙是满足达什达瓦部迁居热河后礼佛需要而兴建的。建于乾隆三十一年 (1766年) 的普乐寺是为了满足蒙古各部素信佛教的需求而兴建的。建于乾隆三十六年 (1771年) 的普陀宗乘之庙 (小布达拉宫) 是乾隆借祝寿之名接见来祝贺的蒙古归附旧部而修建的。乾隆还在此接见了从俄罗斯回归的土尔扈特部首领渥巴锡。建于乾隆四十五年 (1780年) 须弥福寿之庙 (又名班禅行宫) 是为六世班禅来朝觐而修建的行宫, 庙中的《须弥福寿之庙碑记》说明了修建原因。

  避暑山庄及周围寺庙从整体上看, 建筑规模庞大, 表现出了磅礴气势。而每一座庙宇的选址, 都能根据寺庙所表达的内涵, 因山就势, 巧借自然进行建造, 其形制不但囊括我国佛教建筑汉式、汉藏相结合式、仿藏式等所有类型, 还充分表现出了三者之间的相互借鉴与融通, 这些又都是前代所未见的独特风格。而其独特的建筑手法——山、水、楼、亭、阁与庙、观、庵、宫精细布局、土木建筑与山水园林相融合、宗教内容与造园艺术相结合, 堪称我国古代建筑和园林艺术巧妙结合之杰作, 体现出了清朝康乾时代经济文化的发展水平。而其在避暑山庄周边的布局, 更是体现出了“中华一统”的政治形制。[6]

  彼得大帝治下的圣彼得堡不仅是俄国的新首都, 也是一个文化中心, 它不同于莫斯科, 所展现的是完全欧化的社会风貌。无论是从历史的角度, 还是从文化的角度, 都可以说莫斯科是粗放的、内陆的、封闭的典型, 而圣彼得堡则是精细的、海洋的、开放的典型。莫斯科是俄国的, 而圣彼得堡一直被认为是欧洲的。

  在圣彼得堡出现之前, 俄国的重要城市如基辅、莫斯科等, 其城市建筑主要是城堡、钟楼、塔楼、教堂和修道院, 而建筑风格、样式、所表现的氛围都是千篇一律的严谨而呆板的拜占庭风格、浓郁的宗教气氛。当彼得大帝决定在圣彼得堡建造新都后, 他不惜重金从意大利、荷兰、德国、瑞士、法国等国聘请专家, 规划城市布局, 美化城市环境, 实行用圆石铺砌街道和街道照明。[3]245调集全国能工巧匠精心建筑, 使整个城市别具一格。在大量外国建筑专家和4万劳动大军的共同努力下, 通过借景、移景, 甚至全部照搬西欧建筑结构与式样的手法, 快速地修建了彼得保罗要塞、彼得保罗大教堂 (彼得大帝的葬地) 、亚历山大·涅夫斯基修道院、各部办公楼、参议院、主教会议厅、各种宫殿别墅 (如夏宫与冬宫并) 等建筑, 构成了一个全新的欧式建筑群落。在这些建筑中, 有从威尼斯、意大利、英国和荷兰高价购得的许多名贵雕像 (如阿英格迪特雕像) 、石膏和大理石亭子以至贝壳、石子;有仿照凡尔赛宫建造的夏宫, 其御花园中又有西欧花园的花坛、假山、草坪、游廊, 喷泉等等。到1713年, 当彼得大帝决定迁都于此的时候, 圣彼得堡已经有了一个壮观的外形、笔直的街道和位于市中心的三圣广场。可见, 这座城市是欧化政策的纪念碑、改革时代的标志。它不仅有按欧洲时尚建造的漂亮的石结构建筑、带喷泉和雕塑的公园、壮观的涅瓦大街和俄国最早的照明, 它还是俄国人生活方式欧化的先锋。[7]就这样, 一座坐落在荒滩、泥潭之上, 与古老的莫斯科浑然不同的现代科学与文化中心、一个可以建造大型军舰的造船基地、一个进出口货物成倍增加的重要港口、一个拥有冬宫和夏宫、可以和凡尔赛宫相媳美的花园城市、一个结合了东西方文化精华的世界名城就诞生在了圣彼得堡。而新建筑群的出现, 不仅打破了俄罗斯浓郁的宗教色彩与冷漠、呆板的传统建筑格局, 渗透出世俗化的趣味与对人世生活的关怀, 还显示出了彼得大帝锐意进取使俄罗斯走向文明、面向西欧而做的努力。而在新都建成后, 彼得一世为了使它放射出更加令世人瞩目的灿烂光辉, 在1721年接受了国父和全俄罗斯大帝的称号后, 便开始运用暴力和强制手段在封闭落后的俄国进一步推行改革, 其改革措施几乎包括了当时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 甚至不准贵族和民众男子留须, 强迫民众穿西式的服装。为此, 列宁在《论“左派”幼稚性和小资产阶级性》中论述到彼得一世的改革时说:“彼得为加快野蛮的俄国学习欧洲文化, 不惜采用野蛮的方法和野蛮作斗争”[8]

  由此可见, 圣彼得堡的建筑群落是彼得大帝孜孜以求的俄罗斯现代文明的一个缩影, 是俄罗斯现代文化启蒙的标志。正因如此, 圣彼得堡不仅成为世界瞩目的伟大文化遗产, 更是俄罗斯跻身世界民族之林的主要资本。此外, 圣彼得堡的建筑群落还表现出了俄罗斯社会生活方式、思想方式、道德规范、行为方式等都已被欧化的文化特色。

  总之, 无论是避暑山庄还是圣彼得堡建筑群都体现出了不同于前朝的文化特征。避暑山庄表现的是民族融合、文化结合的特征, 而圣彼得堡则是俄罗斯文化已被欧洲化的特征。

  三、两座建筑都表现出了最高统治者不同于前代的治国方略与发展思路

  避暑山庄与圣彼得堡的始建原因、出发点相同中又不同, 它们都可以说是清朝和俄国历史发展中的一个新亮点。因为它们都反映出了作为当时这个国家的最高统治者清朝康熙、乾隆二帝与俄国彼得大帝不同于前朝的治国方略与发展思路, 展现了他们不同的统治特点。

  避暑山庄的兴建反映的是清朝康熙、乾隆二帝在君主独裁体制建立后, 稳健与保守的治国方略。

  其一, 避暑山庄的兴建, 是清朝前期康乾二帝个人专断意志的体现。清朝是明朝的后继者, 清朝前期的统治者是创业阶段, 为此, 只能继承明朝的政治组织形式, 同时兼顾满族旧体制。康乾时期, 是清朝发展的转折时期, 强化皇权和封建专制统治是必然选择, 因此, 康熙通过一系列行政措施, 如设立“南书房”、削弱议政王大臣会议等, 逐步完成对旧体制的改造, 真正建立起了“事皆朝廷总之”的君主独裁体制。在热河行宫选址和建造的过程中, 因为正是康熙帝认为承德 (当时的热河上营) “西北山川多雄奇, 东南多幽曲, 兹地实兼美焉”, “辟为离宫, 无侵民田卢之害, 又去京师至近, 章奏朝发夕至, 综理万几, 与宫中无异。”[9]所以兴建行宫, 后逐步发展成为清朝的第二政治中心。

  其二, 避暑山庄的兴建说明清朝皇帝采取了更为现实性的民族政策。在中国历史发展过程中, 历朝历代统治者在对待少数民族问题上具有趋同性——都是歧视国内边疆少数民族。而清朝作为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 如果采取同样的政策势必招致灭顶之灾, 因此, 在统一全国的实践中, 逐渐改变了这一观念, 逐渐树立起密切关系、直接有效治理的新观念。当然, 清朝统治者对少数民族观念的改变也由多种因素促成, 一是清朝统治者本身即为少数民族, 在明王朝时期曾亲身体验过民族歧视的痛苦。二是他们在地理、风俗上与蒙古各部比较接近。三是它要稳定地控制这个占全国人口80%以上汉族的多民族国家。在此背景下, “恩威并用, 以恩为主”的各种民族政策便应运而生。

  不过, 我们在肯定清朝康乾时代与前代不同的统治方略对清朝发展所起的积极作用的同时还应该指出的是:

  其一, 避暑山庄的兴建说明清朝康乾二帝主要采用怀柔、笼络等柔软的手段来维持自己统治, 为此他们在武备、战争观上就继承了中国封建各朝代的观念, 奉行义兵慎战。主张用兵是为了息兵, 作战是为了去战, 反对轻启战端。[10]即使必须动用武力, 如抗击俄罗斯的蚕食与入侵、平定准噶尔叛乱等也是为了安疆固土, 不以扩土为目的。我们说这种观念对清朝的长治久安是有利的。但17、18世纪之交, 当欧洲国家已经用船坚炮利配合着“强权即公理”理念向外拓展势力的时候, 清朝却还在奉行这一观念, 这无疑会有损于清朝今后的稳定发展。

  其二, 避暑山庄全图其实就是清朝封闭的社会现状的缩影。17、18世纪之交,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强势发展己经大大超过了清朝的实力, 并以扩张方式发展自己, 在此情形下, 康乾二帝却仍然不顾世界发展的趋势, 未能睁眼看世界, 死抱着天朝大国的荣耀, 拒绝学习世界上先进的文化和技术, 继续沿用闭关锁国的办法想要保持清朝的稳定, 这一做法严重影响了清朝的后续发展。因此, 到19世纪中叶, 清朝逐渐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也就成为了历史发展的必然。正像马克思分析时所言:“一个人口几乎占人类三分之一的大帝国, 不顾时势, 安于现状, 人为地隔绝于世界, 并因此以天朝尽善尽美的幻想自欺。这样一个帝国注定要在一场殊死的决斗中被打垮。”

  与清朝康乾二帝稳健与保守的治国方略不同, 圣彼得堡的兴建则表现出了彼得一世较为激进与开放特点的治国方略。

  其一, 圣彼得堡的兴建说明了俄国历史上真正以沙皇的专制权力为核心的中央集权体制的建立。从圣彼得堡当时的状况看, 无论是自然地理条件——荒滩、泥潭, 还是安全因素——紧靠北欧强国瑞典都不适宜建造城市, 更不是适宜当做一个国家首都的选址, 为此, 遭到了所有皇族和大臣的一致反对, 但彼得一世却认为躲避敌人永远得不到安全。此后, 他施展权威, 亲自策划与督建, 并采取强制的手段将俄国的政、军、商、工等各个阶层都迁移到此地, 最终将圣彼得堡变成了俄国的新首都。

  其二, 圣彼得堡的兴建说明彼得一世已完全改变了其祖先地域蚕食型扩张所形成的封建壁垒政策, 开始实行开放型、世界型的发展政策。马克思就曾揭露过彼得一世迁都的深刻内涵:“仅仅对波罗的海诸省的征服并没有把彼得大帝的政策与其祖先的政策区别开, 都城的迁移才显示出他征服波罗的海诸省的意义。彼得堡与莫斯科公国不同, 他不是一个种族的中心, ……而是一个为进行世界性阴谋而精心选中的巢穴。”迁都圣彼得堡“从一开始起就是对欧洲人的一种挑衅, 就是激发俄国人进行新的征服的一种诱因。”[5]81

  其三, 圣彼得堡的兴建还说明:一个城市也好, 一个国家也罢, 在自身的发展中除了主要依靠自力更生外, 适当地引进甚至照搬也能取得有益的效果。诚然, 彼得一世在建造圣彼得堡时对该城的功用不甚明了, 他也没有文化巨人的头脑。但是, 他向往西方的文明与进步, 为达此目的, 他请来了欧洲各国着名的建筑师对其进行精心设计与改造, 他还按照西方的模式在这里建立了学校、剧院、博物馆、图书馆和科学研究机构, 聘请了各行各业的外国专家进行建设……就这样将圣彼得堡变成了一个欧洲先进城市的翻版。

  可以说, 是彼得一世将俄国带到了世界文明民族的行列, 跻身于欧洲列强之林, 而圣彼得堡就是俄罗斯现代文明的缩影和与世界各地进行科学文化交流的永久性的窗口。所以, 圣彼得堡的兴建是彼得一世作为现代俄罗斯国家奠基人的一个历史见证, 是彼得一世采用快速的方法追求俄国文明、富强的体现, 它还反映出了彼得大帝为了更好地稳定统治、永保俄国人的出海口、使俄国走出封闭状态成为欧洲强国的治国理念与发展思路。

  不过, 我们在肯定彼得一世不同凡响的统治方略的同时也应该看到:

  其一, 圣彼得堡的兴建反映了彼得一世野蛮专横、残酷无情统治的一面。为了兴建圣彼得堡, 十多年来, 无数衣衫褴褛的农民, 抛弃自己的家人和土地, 被持枪的军人押到圣彼得堡, 泡在齐腰深的沼泽中, 像蚂蚁似的拥挤在脚手架下, 忍受着饥寒、鞭笞、蚊蝇的叮咬和疾病的折磨。随着他们一批批地倒下去, 那些宏伟壮观的建筑才一座座矗立起来, 随着庆祝达官贵人们喜迁新居的烟花的不断升起, 墓坑里的尸体也越堆越多。[2]179如果把兴建圣彼得堡当成一场战役的话, 那么, 俄罗斯历史上所有的战役也比不上这次战役的伤亡了。而残酷无情的统治势必会造成民怨沸腾, 不利于长久的统治。

  其二, 圣彼得堡的兴建反映了彼得一世要将他所认为的西方现代文明嫁接到绝对权力的封建农奴制国家中, 让其起到维护专制统治作用之愿望。但却事与愿违。因为西方现代文明是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相适应的, 而与封建农奴体制相对立的, 这种结合最终会从体制上更快地暴露出封建农奴制反动、腐朽的一面, 所以, 落后、失败就成了历史的必然。

  其三, 圣彼得堡的兴建表明俄国以争夺出海口、拓展疆土向外发展的开始。他后来正是用刺刀和舰船打开了俄国进入黑海和波罗的海的出海口, 使俄国的势力渗透到黑海和波罗的海沿岸地区, 国势大增。但是, 这种以剥夺其他民族的资源与生存权利的扩张必然造成一系列的民族矛盾、边界纠纷甚至宗教纷争, 不利今后的稳定发展。

  综上所述, 中国承德避暑山庄与俄国圣彼得堡兴建前的状况是十分相似的, 都是人烟稀少、荒凉无比的地区, 但又都是交通要道, 地理位置十分优越, 对于解决国家发展的关键性问题至关重要。正因如此, 康熙和彼得大帝都按照自己的统治需要建立起了行宫和要塞, 逐渐发展成为重要的城市, 在此过程中体现出了最高统治者的专断意志。两座城市建设过程中相继建立起来的建筑都是由多组精美的建筑群组成, 也都反映出了不同于前代的文化特征, 中国承德避暑山庄是多民族团结与融合, 而俄国圣彼得堡则是全面欧化。最重要的是两座城市建筑群清晰地反映出清朝和俄国最高统治者不同于前代的治国方略和发展思路。清朝康乾二帝是稳健、保守的特点, 而俄国彼得大帝则是激进、开放的特点。从当时两国的发展状况看, 他们的治国方略和发展思路是符合两国国情的, 政策的实施也取得了较好的成效, 清朝多民族国家更加巩固, 国势强盛, 而俄国也奠定了欧洲强国地位。但是, 清朝康乾二帝过于保守以至于自我封闭的做法, 俄国彼得大帝过分扩张的做法都是不足取的, 我们应该从中汲取失败的教训, 找对发展道路更好地发展自己。

  参考文献:

  [1]承德民族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承德府志》校点组点校.光绪朝重订承德府志校点本 (序一) [M].沈阳:辽宁民族出版社, 2006年.
  [2]晓林.世界征服者:俄罗斯雪王——彼得一世[M].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 1999.
  [3] (苏联) B·B·马夫罗金, 着.余大钧, 译.彼得大帝传[M].上海:商务印书馆, 2000年.
  [4]田时塘, 裴海燕, 罗振兴, 等.康熙皇帝与彼得大帝——康乾盛世背后的遗憾[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 2000.63.
  [5]马克思, 着.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着作编译局, 译.十八世纪外交史内幕[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79.
  [6]兰晓冬.承德寺庙[M].哈尔滨:黑龙江美术出版社, 2000.5-6.
  [7]姚海.俄罗斯文化[M].上海:上海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3.104.
  [8]列宁, 着.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着作编译局, 译.列宁全集 (第34卷) [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85.208.
  [9]《御制避暑山庄诗》恭跋
  [10]戴逸, 张世明.18世纪的中国与世界 (军事卷) [M].沈阳:辽海出版社, 19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