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标准论文网!本站提供各专业优秀论文范文供大家学习参考。网站地图论文怎么写
在线咨询:
您当前所在位置:标准论文网 > 经济论文 >

陕西地区居民消费水平关联因素探究

添加时间:2019-01-23 14:47

  摘    要: 居民消费是促进经济增长的重要支柱, 以陕西省居民消费水平为研究对象, 选取了陕西省城镇居民人均支出、农村居民人均支出、城镇居民人均支出为被解释变量, 并选取了各个变量的潜在影响因素, 包括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居民储蓄率、产业增加值等。先通过相关性分析, 判断潜在的影响因素与被解释变量之间的相关程度, 对于相关性高的变量则进一步进行回归模型的建立。由回归模型的结果可知, 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居民储蓄、产业增加值都对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具有显着的影响。基于实证分析的结果, 从提升居民可支配收入以及提升居民消费意愿两大方面出发, 提出建议以促进居民消费支出的增长。

  关键词: 陕西省居民消费水平; 影响因素; 相关性分析; 回归分析;

  1 引言

  中国国内生产总值 (GDP) 自改革开放以来经历了快速的增长。从1978年至2012年这35年间, 中国GPD的年平均增长率超过10%, 且GDP总量在2010年超过日本, 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然而, 自2012年以来, 中国GDP的增长率持续下降, 从2011年的9.50%下降至2017年的6.9%, 经济增长从持续了三十多年的高速增长转变为中高速增长。为了使中国经济能保持高速且高质量的增长, 政府、学者提出了多种见解。其中, 促进消费增长是重要的落脚点。

陕西地区居民消费水平关联因素探究

  根据过去几十年的统计数据可知, 消费、投资、出口是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然而, 自2008年大量的投资后, 中国多个产业出现产能过剩, 无法再过多地依赖投资拉动经济增长。另外, 由于其它国家经济不景气, 以及中美贸易战的持续影响, 中国对外出口的增长情况不乐观, 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越来越小。据统计, 2017年消费支出对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率高达58.8%, 远高于投资与出口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率。因此, 中国要保持经济的稳定增长, 需要推动国内消费支出的增长。

  图1 陕西省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人均支出 (元/年)
图1 陕西省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人均支出 (元/年)

  数据来源:陕西省统计年鉴

  2017年, 陕西省的GPD总量在所有省市当中排第十五位, 规模高达21898亿元, 对中国经济的增长具有重要地位。本文研究陕西省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的消费状况以及影响因素, 以促进陕西省居民消费水平的提高, 对促进陕西省经济增长乃至中国经济增长都具有重要意义。

  2 变量选取与数据收集

  2.1 变量选取

  2.1.1 居民人均消费支出

  每个人和其家庭用于生活消费以及个人消费的支出即为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商品支出以及享受文化服务和生活服务的非商品支出也是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的一部分, 对于农村居民来说用于生活消费的自给自足的产品支出也是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居民每人全年平均消费支出指标能反映居民生活消费水平。

  2.1.2 人均可支配收入

  居民用于最终消费支出和储蓄的总和是居民可支配收入, 即居民可用于自由支配的收入。包括现金收入和实物收入。按照收入的来源, 可支配收入有四项:工资收入、经营性净收入、财产性净收入和转移性净收入。

  2.1.3 人均储蓄

  人均可支配收入扣除人均消费支出后的余额即为人均储蓄。

  2.1.4 产业增加值

  产业增加值分为第一产业增加值、第二产业增加值、第三产业增加值, 反映各产业每年所创造的价值, 是经济增长的支柱, 是居民消费支出与生活水平提升的重要保障。

  2.2 数据收集

  本文对城镇居民人均支出、农村居民人均支出、城乡居民人均支出与潜在的影响因素逐个进行一元回归模型的建立。因此, 本文在《中国统计年鉴》中分别收集城镇居民人均支出、农村居民人均支出、城乡居民人均支出、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城乡居民人均储蓄、第一产业增加值、第二产业增加值、第三产业增加值在2002年至2016年的数据。具体数据整理为表1。

  表1 各指标数据
表1 各指标数据

  数据来源:陕西省统计年鉴

  3 实证分析

  3.1 相关性分析

  在进行被解释变量与潜在的影响因素的回归分析之前, 本文先进行相关性分析, 若被解释变量与潜在的影响因素之间的相关性强, 那么本文则对两个变量进行回归模型的建立;若被解释变量与潜在的影响因素之间的相关性弱, 则没有建立回归模型的意义, 本文不再对两个变量进行回归模型的建立。

  本文通过皮尔逊相关系数对变量之间的相关性进行分析。皮尔逊相关系数能反映两个变量之间线性相关的程度, 其取值范围是-1与1之间。当相关性系数为负数时, 说明两变量之间的关系为负相关;当相关性系数为正数时, 说明两变量之间的关系为正相关;当相关性系数为0时, 说明两变量之间不存在线性关系。此外, 若相关性系数的绝对值越接近1, 说明变量的线性相关性越强。

  皮尔逊相关系数的计算公式为:

  通过皮尔逊相关系数的计算, 得到变量之间的相关系数整理为表2, 由结果可知, 各个被解释变量与其潜在的影响因素之间的相关性很强, 因此本文对这几组变量分别进行回归分析并建立模型。

  表2 Pearson相关系数
表2 Pearson相关系数

  (数据来源:通过计算得到)

  3.2 回归分析

  本研究取城镇居民人均支出、农村居民人均支出、城乡居民人均支出为被解释变量, 分别记为Y1、Y2、Y3;分别取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城乡居民人均储蓄、第一产业增加值、第二产业增加值、第三产业增加值为解释变量, 分别记为X1、X2、X3、X4、X5、X6。模型设定如下:

  运行Eviews软件对以上收集到的数据分别进行一元线性回归模型的建立, 该过程中对参数的估计使用普通最小二乘法。

  3.2.1 城镇居民人均支出与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通过将城镇居民人均支出 (Y1) 与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X1) 输入Eviews软件, 建模得到:

  由运算结果可知, 该模型的可决系数R2为0.997, 说明模型的拟合程度很高, 该模型可靠。由模型可知, 当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X1) 增加1单位时, 城镇居民人均支出 (Y1) 将增加0.656单位。

  3.2.2 城镇居民人均支出与第二产业增加值

  通过将城镇居民人均支出 (Y1) 与第二产业增加值 (X5) 输入Eviews软件, 建模得到:

  由运算结果可知, 该模型的可决系数R2为0.986, 说明模型的拟合程度很高, 该模型可靠。由模型可知, 当第二产业增加值 (X5) 增加1单位时, 城镇居民人均支出 (Y1) 将增加1.499单位, 说明第二产业增加值的增长能明显促进城镇居民人均支出的增长。

  3.2.3 城镇居民人均支出与第三产业增加值

  通过将城镇居民人均支出 (Y1) 与第三产业增加值 (X6) 输入Eviews软件, 建模得到:

  由运算结果可知, 该模型的可决系数R2为0.983, 说明模型的拟合程度很高, 该模型可靠。由模型可知, 当第三产业增加值 (X6) 增加1单位时, 城镇居民人均支出 (Y1) 将增加2.041单位, 说明第三产业增加值的增长能明显促进城镇居民人均支出的增长。

  3.2.4 农村居民人均支出与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通过将农村居民人均支出 (Y2) 与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X2) 输入Eviews软件, 建模得到:

  由运算结果可知, 该模型的可决系数R2为0.983, 说明模型的拟合程度很高, 该模型可靠。由模型可知, 当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X2) 增加1单位时, 城镇居民人均支出 (Y2) 将增加0.903单位。

  3.2.5 农村居民人均支出与第一产业增加值

  通过将农村居民人均支出 (Y2) 与第一产业增加值 (X4) 输入Eviews软件, 建模得到:

  由运算结果可知, 该模型的可决系数R2为0.952, 说明模型的拟合程度很高, 该模型可靠。由模型可知, 当第一产业增加值 (X4) 增加1单位时, 农村居民人均支出 (Y2) 将增加4.612单位, 说明第一产业增加值的增长能明显促进农村居民人均支出的增长。

  3.2.6 城乡居民与城乡居民人均储蓄

  通过将农村居民人均支出 (Y3) 与城乡居民人均储蓄 (X3) 输入Eviews软件, 建模得到:

  由运算结果可知, 该模型的可决系数R2为0.996, 说明模型的拟合程度很高, 该模型可靠。由模型可知, 当城乡居民人均储蓄 (X3) 增加1单位时, 城乡居民人均支出 (Y3) 将增加1.026单位, 说明城乡居民人均储蓄的增长能明显促进城乡居民人均支出的增长。

  4 建议

  通过实证分析部分, 可以得知居民可支配收入、产业增加值、居民储蓄对居民人均支出都具有重要影响。结合以上实证分析的结果, 本研究得出以下两点建议。

  4.1 提升人均可支配收入, 从而提升消费能力

  首先, 提升陕西省经济发展水平, 从而提高陕西省居民可支配收入。一方面, 要加大力度打造可持续发展的地方支柱产业和特色产业。例如上海以金融业为主打造了金融中心, 深圳以创新为主成为了科技产业中心。目前, 陕西省将现代化工、汽车、航空航天与高端装备制造、新一代信息技术、新材料和现代医药作为支柱性产业, 这些产业具有发展前景, 但仍需陕西省科学规划、吸引人才、加大资金扶持力度, 才能使得这些产业为陕西省的经济发展做出更大贡献。另一方面, 统筹城乡发展, 逐步提升城镇化水平。城镇化水平的提升, 可以使得更多农村居民的收入得到提升。目前, 陕西省的城镇化水平约为56%, 低于全国平均的城镇化水平, 说明陕西省在城镇化的建设方面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其次, 缩小贫富差距。基尼系数是用于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贫富差距的指标, 该值介于0和1之间, 数值越高则表示贫富差距越大。据统计, 2018年中国的基尼系数超过0.4, 即超过了基尼系数的警戒值, 说明中国的贫富差距问题较为严重, 大部分财富集中于少部分富人手中。然而, 收入中等及中等以下的居民占据了陕西省人口的绝大部分, 这些居民是消费支柱的重要对象, 因此消费支出的增长需要依靠中等及中等收入以下的居民。陕西省政府在发展经济的同时, 应该致力于缩小贫富差距, 使得中等收入以下的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得到提升。

  4.2 提升社会福利及保障水平, 从而提升消费意愿

  居民消费支出的提升不仅依赖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提升, 也依赖居民消费意愿的提升。居民消费意愿在一定程度上可由居民储蓄率来反映。据统计, 美国的人均居民储蓄率为3.1%, 英国的人均居民储蓄率不足3%, 而中国的人均居民储蓄率远高于欧美国家的居民储蓄率。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 是因为欧美国家的社会福利、保障水平极高, 居民不需要为了应对生病、失业等情况而将大量收入作为储蓄。而中国的社会福利保障水平远低于欧美国家, 居民即使具有较高的收入, 也不得不将收入的一大部分作为储蓄。因此, 为了提升居民消费意愿, 陕西省应该逐步加强社会福利保障水平, 使得居民敢于消费。

  参考文献:

  [1] 张梦奇.陕西省居民消费与社会保障现状分析及研究[J].新经济, 2015, (07) .
  [2] 李银秀.城乡居民收入、消费与经济增长分析——以陕西省为例[J].消费经济, 2014, (02) .
  [3] 李银秀.陕西省城乡居民消费与经济增长研究[J].现代商贸工业, 2013, (11) .
  [4] 王悦慧.陕西城镇与农村居民消费水平差异因素与影响程度分析[J].新西部 (理论版) , 2016, (09) .
  [5] 田欣然.陕西省投资和消费对经济增长影响研究[D].杨凌: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2016, (05) .
  [6] 聂鹏.陕西省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变化对消费需求的影响分析[D].杨凌: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