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标准论文网!本站提供各专业优秀论文范文供大家学习参考。网站地图
在线咨询:
您当前所在位置:标准论文网 > 经济论文 >

博兰德新古典经济学方法论批判的方法论剖析

添加时间:2013-12-19 16:44
  加拿大Simon Fraser大学经济学系的劳伦斯·博德(L. A.  Boland)在西方是一位重要的经济学方法论学者,是西方学者中那些专注于方法论问题的学者中的一个。与包括诸多诺贝尔奖得主在内的众多西方学者(如斯蒂格利茨、诺斯、威廉姆森、米尔达尔等)一样,博铸德对“主流经济学”采取批判态度。所不同的是,他的批判直接从方法论角度进行,而不是试图构造与之抗衡同时又与之部分妥协的框架(信息经济学和交易成本经济学都是与新古典经济学抗衡又有某种名义或实质妥协的理论)。本文以博.._德(2008)为底本运用因果无限阳I归方法进行批判的批判,这种批判并不是对博铸德观点的完全否定,也不是对他所批判的对象的肯定(而是根本否定)。
  博德(1979)从纯粹逻辑学角度论证,Friedman  ( 1953)作为一种对演绎逻辑的工具主义解释,在逻辑上是无懈可击的。博德(2008)对“主流经济学”的根本性批判,与他批判弗里德曼方法论所使用的方法一脉相承。他认为,“主流经济学”认为理所当然的理性假设、心理主义、个人主义和均衡概念正是最需要考察的对象,因为它们所隐含的方法论通过塑造理论决定着最重大的现实问题的解决办法的可行性。
  首先,作为假说,从经济学说史上看,上述假设、概念、主义都是在收集和考察资料后才能形成,因而,作为理论、知识的主流经济学必然是建立在归纳方法的基础之上。所谓归纳,就是结论是全称命题,而假定仅包括关于特定事件的单称命题。可是,根据休漠的观点,归纳并不具有逻辑属性。因而,从逻辑上看,主流经济学不能被理解为一个普遍的规律,而只能被理解为人类行为的一种可能性。把它作为理解人类行为的唯一的知识并没有严密的逻辑基础。
  其次,由于无法摆脱不可靠的归纳方法的使用,从库恩的研究范式或者拉卡托斯的研究纲领的科学哲学概念看,新古典经济学必然陷人方法论上的约定主义(博.,_德,2008,序言,第1页),即根据可接受的“真理”的通行的约定标准,选出“最好的”理论,把它作为普遍接受的标准,作为对经验知识的任何声称的有条件的、演绎的证明的基础(第17页)。应该指出,众所周知,在马克思主义看来,新古典经济学不过是谬误的、辩护的庸俗经济学穿上数学的外衣罢了。所以,约定主义并不能为新古典提供挡箭牌。
  博兰德否定归纳法有效性的方法论问题博铸德的方法论定义只是限于逻辑一致性(不承认归纳的有效性),而没有涉及哲学本体论和认识论。博德(2008,第17页)说,今天的经济学界,大部分方法论争论都是关于避免归纳问题的恰当方法。既然他把方法论理解为归纳合理性及相关问题,他对新古典的批判必然是有限的,从而必然是有根本性缺陷的。博铸德通过假设经济学家对哲学方法论不感兴趣,迁就所谓主流经济学家的方法论偏好而放弃了元标准的讨论。与博铸德的观点相反,在理论构建和验证中,归纳无法避免。第一,“归纳无法避免”的命题是一个单称命题,即至少存在一个问题,使得归纳法成为处理该问题有效甚至唯一方法。在经济学领域,归纳虽然不能适用于所有地方,但有许多地方适用。我们显然可以归纳出“经济发展并不必然带来社会和谐”的规律性结论出来(龙斧,土今朝,2011)0经济发展不等于社会和谐的命题能够被演绎地证明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可以设计一种假设一命题的演绎框架得出经济发展等于社会和谐的结论,也可以设计另一种框架得出经济发展不等于社会和谐的结论,而且,二者在现实中都可以找到实证案例。因此,那种试图通过排除归纳法来消除逻辑无效的方法是错误的。
  博铸德关于“归纳法必然是由单称命题推定全称命题”的观点是错误的。归纳法也可以是l司义反复,因而必然正确。比如,人们见到成千上万只白天鹅,并不是偶然的。种群基因决定了它们的体色。基因突变将引起天鹅毛色的变化,正如白老虎作为基因突变的老虎一样。与之类似,在数学归纳法中,人们可以在归纳无穷数列的有限项的性质的基础上,根据任意两项之间的逻辑关系,对于该数列的整体性质进行推定,从而实现了从有限命题到无限命题的过渡。所以,只要在那些经济现象之间存在因果逻辑联系,归纳法就可以得出有效的推理结果出来。
  如果把归纳看成是演绎的对立物,则按照辩证法关于对立面共存的原理,不可能只肯定演绎而否定归纳作为逻辑推理的合理性。不管是验证假设与现实的一致性,还是验证预测与结果的一致性,都离不开归纳。哪怕是只进行有限的结果或现实的归纳,来检验演绎推理所产生的预测是否准确,也就已经表明,演绎的合理性离不开归纳了。而演绎理论的完全的合理性需要无限多的归纳结果加以验证。演绎所使用的前提假设必然使用归纳,也就是说,从无限}口l归看,演绎不能最终建立在脱离归纳的假设基础之上;同时,演绎出的结论也与一系列的现象相对应。纠缠于命题的形而上学的真伪,就割裂了理论与改造世界这一根本问题的关系。改造世界并不需要一个理论绝对地为真。一个更好的理论显然比一个较差的理论更适合用于改造世界。由于绝对的真理无法达到,显然,证伪是一个平凡的结论,证实是无法得到的结果。认识论是一个从实践到理论,再从理论到实践的反反复复的过程(把实践作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说法与马克思主义认识论和实践论的这一经典表述距离较远,前者仿佛检验真理是有限次就能完成,后者则根本不是这样认为)。从这个角度看,争论归纳方法的逻辑有效性完全是形而上学的无谓的争论。也就是说,从哲学和认识论角度看,对方法论进行思考时,不能孤立地看待归纳自身存在的问题(problem of induction) ,而必须联系与归纳相关的所有问题(problems with induction,特别是改造世界这一问题。
  众所周知,毛泽东曾宣称自己是靠总结经验吃饭的,所谓总结经验,就是归纳。毛泽东所使用的方法中必然包括演绎,可是,他没有强调演绎的价值,而是强调了归纳的价值。如果承认毛泽东的实践的价值,就不得不承认归纳的价值。所以,虽然归纳不是理性思考的唯一范式,虽然归纳主义并不可取,,归纳方法却不仅必不可少,而且极有价值。从这种角度看,休漠以前的人们所持有的关于归纳的观点具有辩证唯物主义的性质,而从实用主义抑或实践角度看,休漠通过形而上学对归纳法加以唯心的解释(表现在他割裂归纳与改造世界等的联系),实际上不过是诡辩。他脱离真理来讨论逻辑,把逻辑与真理割裂开来,实际上也就使得逻辑讨论失去了现实的意义。—在前提不成立时,逻辑的有效性并不必然导致真理。博铸德重拾休漠的牙慧能有什么洞见呢?
  从以上分析我们发现,博铸德对于那些批判弗里德曼和新古典经济学的学者的批判是无效的。从哲学和认识论的角度,甚至从逻辑本身的角度看,归纳法在方法论上的有效性是毋庸置疑的。从价值角度看,抛弃归纳法也是得不偿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