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标准论文网!本站提供各专业优秀论文范文供大家学习参考。网站地图
在线咨询:
您当前所在位置:标准论文网 > 教育论文 >

教学经济化对满族舞蹈文化发展的影响

添加时间:2017-02-23 10:24
图片来源网络

图片来源网络

  一、满族舞蹈文化简析。

  满族是我国五十六个少数民族之一,是一个统治了中国300多年的民族,其源头可追溯到先秦时期。满族的祖先在先秦时期被称作肃慎,久居东北地区,以原始农业、手工劳作、放牧打猎来维持基本的生活需求。舞蹈艺术源于生活,回归生活。满族舞蹈也毫不例外,其舞蹈动作的形成,来源于对神灵的崇拜、图腾的模仿,对社会生活方式的再现,是民族舞蹈文化长廊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满族舞蹈具有一定的功能性与审美性,可以划分为三大类:第一类是满族的民间舞蹈,第二类是满族宫廷舞蹈,第三类是满族萨满舞蹈。满族民间舞蹈以"莽式"、"鞑子秧歌"最具代表。莽式是满语意为"舞蹈",《宁古塔记略》载:"满族人家歌舞,名曰莽式,有男莽式,女莽式,两人相对而舞,旁人拍手而歌。每行于新岁或喜庆之时,上于太庙中,用男莽式礼" ,根据史料记载我们可以看出,莽式是满族人民在秋收、喜庆的日子里所跳的舞蹈,整个表演气氛热烈,节奏明快,将人们内心的喜悦毫无保留的释放,充分体现了满族人民热情豪放的性格。"鞑子秧歌"起源于辽金时期,俗称"地秧歌",其动作风格火爆又不乏秀俏,与"莽式"所表达的寓意十分相似,但不同的是"鞑子秧歌"不像"莽式"有着规范的动作以及队形变化,反而更加注重民间舞蹈的通俗性、群众性,因此、普及程度更加广泛。满族在中国历史上三次建都,所以满族的宫廷舞蹈发展的相对完善。

  在节庆、出征、凯旋、庆典、筵宴等多项宫廷活动中都有满族宫廷舞蹈的表演,文武有"喜起",武舞有"杨烈",除此之外还有"德胜舞"、"金川乐"等诸多歌功颂德的宫廷舞蹈,除了供皇室贵族宴赏外,还可以在媒介传播局限的古代,让满族人民了解到国家的时事。满族神话舞剧《珍珠湖》中的寸子舞片段,就是从宫廷舞蹈中提取动作元素,编排而创的,无论是服装还是动作风格,都有着显而易见的满族宫廷特征。"萨满"是指萨满教跳神做法的巫师,意指"激动、不安、疯狂的人",是人们为祭拜神灵,求福求安而歌舞的表现形式,在传统形式的基础上经过吸收、融合、再创造,从而形成相对规范的舞蹈,命名为萨满舞蹈。萨满舞蹈是满汉舞蹈文化交融的结晶,可划分为自然崇拜舞蹈、图腾崇拜舞蹈、祖先崇拜舞蹈三类。萨满舞蹈中所使用的道具种类繁多,其中腰铃、单鼓、花棍等道具,也可分别单独编排成注重道具运用的舞蹈形式。

  满族舞蹈具有浓厚的民族特征和丰富的文化底蕴,受历史、地域、政治等多方面因素影响而发展、演化、变迁,辗转至今,形成了满族舞蹈独树一帜的民族魅力及艺术价值。

  二、满族舞蹈文化的教学现状。

  随着当今社会的快速发展,满族舞蹈文化的传承受到直接影响,其自身的传承机制远远赶不上社会变迁的跌宕起伏,使得满族舞蹈落入了无水之源的 困 境 . 一 些 满 族 民 间 表 演 者 , 丢 掉 了 " 拿 手戏",使满族舞蹈文化沦为谋生的"小把戏",流水线的表演形式,故作花哨的舞蹈动作,赢得了观众参杂着嬉笑的掌声,看似经典的传承,却感受到了满族舞蹈无声的悲鸣。东北地区有些满族文化遗址,至今依旧是存在的,例如珲春沙金镇古城,桦甸古城,四平叶赫镇古城,除此之外还有辽宁抚顺的新宾、吉林四平的伊通等诸多满族自治县,这些遗址虽包含历史文化,但却极度缺乏生命力,使得满族成为艺术文化的"活化石".但使我们感到欣慰的是,尽管满族舞蹈在表演风格上有些许流失,但满族萨满舞蹈形式依旧活跃于民间。人们为祭祀、驱邪、庆收等活动舞蹈时所穿戴的服饰,依旧沿袭着古时的传统,表演者手持抓鼓等有声响的道具,头顶鹰翎、颈戴兽骨,舞蹈时腰间铃铛声声作响,与道具交相呼应,以此表达对神灵至高无上的敬意。

  伴随着强势的文化冲击和民族意识的觉醒,满族舞蹈文化的逐渐消失,引起了舞蹈文化研究工作者的高度重视。经过调查了解和社会调研,我们发现国内目前并没有把满族舞蹈放在教学中一个重要的位置上,各大艺术高校也没有单独的满族舞蹈课程,这对满族舞蹈文化的停滞不前有着直接且重要的影响。

  要实现满族舞蹈文化的繁荣,仅仅依赖于民间艺术家表演风格的继承是远远不够的,应该更多的把注意力集中在专业的满族舞蹈文化教学上。教育者除了具备基本的舞蹈素养外,还要对满族历史文化有着一定的了解,在此基础上通过民间的采风,系统的整理,结合满族历史文化,创编出既有满族风格又具时代进步性的满族舞蹈。不光是对教育者有着严格的要求,对于学生我们也要摒弃以往的传统教学模式,取而代之的是有针对性的应用教学,强调专精一艺,学以致用。通过视频赏析,文献查阅,带领学生走出学校,探访满族文化遗址,让学生了解满族舞蹈所诞生的民族历史、宗教文化、地域特色,深度体会满族舞蹈文化风情,在此基础上进行舞蹈的教学,课后组织公演或汇报,激发满族舞蹈爱好者的编排构思,使观看者产生保护、延续满族舞蹈文化的共鸣。一切事物的发展离不开群众的参与,而事实证明,越是具有群众性的艺术载体其寿命越长,发展越持续,庆幸的是,满族舞蹈文化具备这样鲜明的群众性,即能够充分发挥舞蹈的社会价值。满族舞蹈不仅具备了人类社会所共有的表达情感、祭祀、礼仪等因素,还深深烙上了满族人民所擅长的狩猎、战斗等特点,其独特的韵味与历史审美感,是它赖以生存、得以延续的根本价值所在。

  随着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高潮,许多学者开始对濒危的满族文化进行深层的挖掘与研究,这也是我们对满族舞蹈文化得以进一步研究探索的黄金时机。多元的文化形态使满族舞蹈原有的民族特征和艺术个性逐渐被融合,但这并不意味着满族舞蹈文化的消失、淘汰,反之,它正伴随着去粗取精的发展态势,进一步完善本民族的风格特征,传承创新,使满族舞蹈这块艺术的"活化石"真真正正的活起来。只有学术研究者,以及所教所学的师生共同努力,才能够使满族舞蹈熠熠生辉,延绵不绝。

  三、教学经济化对满族舞蹈文化发展的影响。

  东北是一块富饶的土地,白山黑水间处处弥留着历史的痕迹。东北的社会风俗、艺术文化都有着鲜明的民族精神及地域特色。东北地域居住人群以汉族为主,但满族及其民族文化都在东北有着星点延续。今天的满族叫法源于清代,之前满族人自称女真人或金人。明朝时期,女真分为建州、海西、东海(野人)女真三部,1616年,爱新觉罗努尔哈赤起兵统一女真阁部落,建立后金。1653年,黄太极废除"女真"的族号,改称"满洲",将居住在中国东北地区的建州女真、海西女真、野人女真、蒙古、朝鲜、汉、呼尔哈、索伦等多个民族纳入统一族名之下,称作"满族".由此可见,在经过漫长的历史考验、分流与融合后,才形成了满族这个勇敢、直率的民族。

  满族文化是以女真文化为主体,带有东北地区特有的文化内涵和历史意义,其之所以在东北地区得以传承,根本原因离不开东北的山川河流,长白山、千山、黑龙江、松花江、牡丹江,无不浸染着满族文化。长白山是东北地区最大的也是最具代表性的山峰,满语称作"果勒敏珊延阿林",果勒敏汉译长之意,珊延汉译白之意,阿林汉译山之意,意为"有神之山",唐称太白山,辽称长白山 .随着历史的发展、岁月的变迁,汉族人民在与满族人民的交往中通过借鉴、吸收、融合,从而形成了如今具有代表性的东北方言。满族舞蹈文化所面临的濒危在近些年受到极大的重视,无论是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还是东北地区旅游项目的开发,满族舞蹈文化都处于十分重要的地位。作为具有代表性的艺术载体,满族文化是东北地区乃至整个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所探寻的又一艺术结晶。

  当今社会,一种文化想要持续存在,无疑离不开与经济的挂钩,只有通过经济化的途径体现其不可替代的价值,才能继续的发展。满族舞蹈文化正是具备这样的特点,因此,我们有了"满族舞蹈教学经济化"的构想,早年成立的河北廊坊天下第一城、浙江横店的影视城、世纪之窗、欢乐谷都取得了一定的效果。至此东北地域以满族舞蹈文化为亮点,在四平、伊通建成了"叶赫那拉镇"等旅游景点,但最终全都以失败告终。这件事无论是对于东北地区的旅游业,还是满族舞蹈文化的发展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可喜的是,吉林市的乌拉街满族镇,和长白山开发的国际度假区,都在为满族舞蹈文化的发展努力着,无论是吉林乌拉公园中民间艺术家的满族舞蹈表演还是长白山度假区所表演的大型梦幻情景传奇秀《天地长白》,都开创性的将满族民俗风情融入其中,通过舞蹈的编排,呈现在舞台上,给人尤为震撼、难忘的印象。

  我们在部分失败与成功中总结经验,汲取教训。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没有真正的做到"应用化教学",没有真正的现实"教学经济化",其中虽然不乏歌舞表演,但却与"文化"相距甚远。失败的结果告诉我们踏着先行者的足迹,甚至抄袭其模式,是不合乎东北地域实际情况的,必须要有新的创意和构思才能获得真正的成功。我们要将游客松懒模式转变为主动模式,遇景先照相,看戏只拍手,是不可能了解到满族舞蹈文化的真正内涵,只有将尘封的历史、神秘的文明、独特的习俗、粗犷的风格与东北地区的白云黑土交相呼应,将专业的满族舞蹈文化与当地地域特色相结合,让游客身临其境,参与其中才能感受到满族舞蹈文化的博大精深,才能真正的传播满族文化,从而吸引大量的国内外游客,优化和改善东北地区的经济结构,带动地区的经济发展,拉动消费结构升级,增加就业岗位和创业机会,实现东北地区经济新一轮的可持续发展。

  满族舞蹈文化想要永远生存并持续发展,就要体现出其文化意义以外的艺术价值,而体现出这种价值的最好方式,就是把满族舞蹈教学经济化,运用应用教学,真正做到学以致用,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如果说事物是轮回的,我们也可以理解为,自清朝灭亡,新中国成立后,满族舞蹈并没有濒危,而是处于沉淀的状态,待机薄发,也未尝不可。我们要把注意力更多的转移到人才因素。这就需要地方艺术高校乃至文化系统改变对待满族舞蹈的态度,将普通教学模式转向经济化教学,化被动为主动,解决人才因素,对接文化、经济、教学,使满族舞蹈文化在其原有价值的基础上实现教学经济化。

  参考文献:
  [1]中国民族民间舞蹈集成编辑部。中国民族民间舞蹈集成(黑龙江卷)[M].北京:中国ISBN中心出版社,1996:291.
  [2]施立学。东北地域与满族文化[J].东北史地,20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