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标准论文网!本站提供各专业优秀论文范文供大家学习参考。网站地图论文怎么写
在线咨询:
您当前所在位置:标准论文网 > 法律论文 >

唐代法官群体的从业伦理分析

添加时间:2019-05-18 08:53

  摘    要: 唐代的法官群体既有专司审判的官吏, 亦包括兼理审判的官员, 是半职业性的分散群体。从传统中国语境下伦理的含义出发, 唐代法官职业伦理的结构可以被概括为法官做人的道理和处理事务之理两个层面, 前者是对法官品质上的要求, 后者体现为法官审理和裁判案件的原则和规范。唐代法官做人之道理包括德义有闻、清慎、正直及通达律令等, 处理事务之理体现在据法断案、用法宽仁、处断平允及审断不滞等方面。这些原则和规范的形成与法官所处之“位置”有关;同时, 其亦可以为中国当前法官职业伦理的构建提供有益借鉴。

  关键词: 法官职业伦理; 唐代; 人理; 事理;

  Abstract: Judges of the Tang Dynasty included officials specializing in case hearing and those whose additional role was about case hearing. They were semiprofessional and decentralized. Starting from the meaning of ethics in traditional Chinese context, the structure of the professional ethics of judges can be summarized as the principles to conduct oneself and handle affairs. The former is concerned with the qualities of judges. And the latter is about the principles and rules of case hearing. The principles to conduct oneself of judges in the Tang Dynasty included moral integrity known by people, free from corruption, caution, honesty and understanding legal provisions. The principles to handle affairs included adjudication under law, applying the law forgiving, judging fairly and hearing cases efficiently. The formation of these principles and rules was directly related to the position of the judges. And they can also provide salutary lessons for the construction of current judges' professional ethics in China.

  Keyword: professional ethics of judges; the Tang Dynasty; the principles to conduct oneself; the principles to handle affairs;

  一、法官职业伦理文献研究现状与问题

  在中国传统社会中, 伦理关系为最重要的社会关系, 而人伦中最主要的是君臣、父子关系, 儒家伦理即是以此为核心而展开的。自汉代以来, 儒家伦理逐渐向法律领域渗透, 体现为传统法律的伦理化, 同时, 司法亦以儒家伦理为基础将法、理 (伦理) 、情三者联系起来, 这即在一定程度上使传统法律关系转变为一种伦理化的法律关系。1就中国古代的法官而言, 其兼有“父母官”的属性和司法的属性, 亦是处于这种伦理关系之中。具体而言, 这一关系首先体现为君臣关系, 其次是法官之间及其与当事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之间的关系, 处理这些关系的原则和规范所指的即是法官的伦理或法官职业伦理。之所以研究唐代的法官职业伦理, 是因为唐代的司法制度成熟而完备且处于承前启后的位置, 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 研究其中的法官职业伦理内容, 是认识中国古代法官职业伦理的一个窗口, 也是认识传统中国司法特征的一个新视角。

  从研究现状来看, 一方面, 学界关于中国古代法官职业伦理的研究成果并不多见, 未有直接研究唐代法官职业伦理的成果。不过, 与唐代法官职业伦理密切相关的法官选任、考核及其责任制的研究则较为丰富和具体, 且在法官选任和考核标准中蕴含着法官职业伦理内容, 而违反法官职业伦理规范的行为则会带来司法责任的承担。2因此, 我们可以从唐代法官选任和考核的标准、法官责任制所体现的职业伦理规范中, 归纳和提炼法官职业伦理的实质内容。另一方面, 现有研究成果仅涉及到了法官职业操守, 该研究通过对法官群体中某一类人员履职的考察, 集中分析了当时法官群体之职业操守等内容。3虽然法官职业操守与法官职业伦理的内容有重合之处, 但其体现的仅是法官职业伦理概念外延所及的部分内容。同时, 这一研究所涉及的也仅是宋代法官群体中某一类人员职业伦理的一个侧面, 而非指向整个法官群体的职业伦理。那么, 如果以此研究现状为基点作进一步的思考, 应当如何界定传统中国语境下法官职业伦理的内涵和外延, 唐代的法官群体又是由哪些人员组成的、具有怎样的特点, 其职业伦理的结构是怎样的、具体包括哪些实质内容?同时, 针对中国当前法官职业伦理构建中存在的问题, 其又能提供哪些有益的借鉴?这些皆是需要予以探讨的问题。
 

唐代法官群体的从业伦理分析
 

  二、唐代司法体制中的法官群体

  探讨唐代的法官职业伦理, 首先需要明晰的是法官职业伦理之“法官”的具体所指及法官群体的特点。这关涉到对法官职业伦理含义的理解及其在内容上的具体指向。据陈景良教授考证, “法官”一词最早见于《商君书》, 但其职责并非审判, 而是指主管法令的人员 (主要职责是为吏民解释法令, 使其知而用之) ;秦汉时, 法官一词未出现;三国两晋南北朝时, “法官”一词已指称从事司法审判的官员。4至此, 这一具体指向已经具有了现代“法官”一词所指称的意义。现代意义上的“法官”指的是“依法行使国家审判权的人员”。5 (P30) 在唐代, “法官”一词已有较为广泛的使用, 《唐律疏议·断狱》“疑罪”条:“诸疑罪, 各依所犯, 以赎论, 即疑狱, 法官执见不同者, 得为异议, 议不得过三;”6 (P575) 《唐六典》卷二《尚书吏部》载:“凡考课之法有四善……善状之外有二十七最……九曰推鞠得情, 处断平允, 为法官之最;”7 (P42) 《龙筋凤髓判》卷三《金吾卫》载:“大理丞徐逖躬沾士职, 名属法官, 应知玉律之严, 颇识钩沉至禁;”8 (P99) 《大唐新语》卷七《识量》载:“徐有功为秋官郎中, 司刑少卿, 历居法官, 数折大狱, 持平守正, 不以生死易节, 全活者数千百家。”9 (P101) 此外, 《贞观政要》等史料典籍中亦有“法官”一词的使用。这些“法官”所指称的即是“依法承担审判职能的人员”。我们就是在此种意义上使用“法官”一词的, 这也是唐代“法官”一词的意义与现代“法官”一词所蕴含之义的相通之处。那么, 唐代的法官群体具有何种特点, 其在司法体制中地位是怎样的?

  据《新唐书》载:“唐之官制, 其名号禄秩虽因时增损, 而大体皆延隋故;其官司之别, 曰省、曰台、曰寺、曰监、曰卫、曰府, 各统其属, 以分职定位;其辩贵贱、叙劳能, 则有品、有爵、有勋、有阶, 以时考核而升降之, 所以任群材, 治百事。”10 (P1181) 唐代司法体制中的法官分散于不同国家机关之内, 大致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是专职审判的人员, 另一类是兼理审判的人员。前者指的是在中央和地方司法机关内设立的专司审判的人员, 主要包括大理寺的大理卿、大理少卿、大理正、丞、司直, 刑部的尚书、侍郎、郎中、员外郎, 御史台的御史大夫、中丞、侍御史、监察御史, 以及府的法曹参军事、州的司法参军事。唐代专职审判人员的称谓、品级及职掌, 具体见表1。

  表1 唐代专职审判人员的称谓、品级、职掌
表1 唐代专职审判人员的称谓、品级、职掌

  注:本表根据《唐六典》卷十八《大理寺》、卷六《尚书刑部》、卷十三《御史台》、卷三十《三府督护州县官吏》相关内容绘制而成。

  兼理审判的人员存在于地方行政与司法合一的体制之内, 包括府、州的户曹、司户参军事和京畿及天下之诸县令。“户曹、司户参军事掌户籍、记账, 道路、逆旅, 田畴、六畜、过所、蠲符之事, 而剖断人之诉竞……凡井田厉害之宜, 必止其争讼, 以从其顺”;11 (P749) “京畿及天下之诸县令之职, 皆掌导扬风化, 抚字黎氓, 敦四人之业, 崇五土之利, 养鳏寡, 恤孤穷, 审察冤屈, 躬亲狱讼……诉讼之曲直, 必尽其情理”。12 (P753) 府、州及县兼理审判的人员亦有各自的品级。综合上述内容可以发现, 唐代不存在独立的司法体制, 法官被纳入到行政序列之中, 分散于不同国家机关之内, 称谓和职掌各不相同, 亦皆有各自的行政品级;审判职权分属于不同的官吏, 既有专司审判的官吏, 也存在兼理审判的官员, 他们构成了唐代的法官群体。唐代法官职业伦理所指向的即是这一法官群体;同时, 法官群体的这种分散性以及其中的半职业成分, 弱化了法官职业伦理内容的专门性。

  三、唐代法官职业伦理的结构

  从前述唐代法官群体的特点来看, 其为半职业性的分散群体, 并非职业化的共同体。也正是这种主体的分散性, 使唐代法官职业伦理之“职业”所指涉的内容被限缩于“职业行为” (审理和裁判案件) 的范围之内。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传统中国法官群体的特点及法官职业伦理之“职业”的具体指向。在明晰了“法官”和“职业”具体所指以后, 接下来需要予以明确的即是法官职业伦理之“伦理”的含义。“伦理”一词不仅是完整理解法官职业伦理含义的关键, 也直接决定着法官职业伦理的内容构成, 即法官职业伦理的结构。法官职业伦理的结构在一定程度上即是对“伦理”一词内涵解构的结果与表现。那么, 应当如何来理解传统中国语境下“伦理”的含义和唐代法官职业伦理的结构呢?

  根据现代辞书对“伦理”一词的解释, 在中国古代文献中, “伦理”一词单用较多而连用较少, “伦”“理”二字连用而成为一个词始见于《礼记·乐记》。13 (P395) 《礼记·乐记》载:“凡音者, 生于人心者也。乐者, 通伦理者也。……唯君子为能知乐。……知乐则几于礼矣。礼乐皆得, 谓之有德, 德者得也。……是故先王之制礼乐也, 非以极口腹耳目之欲也, 将以教民平好恶而反人道之正业。”14 (P566) 郑玄注云:“伦, 犹类也;理, 分也。”15 (P1458) “郑注乐记曰:理者, 分也。戴先生孟子字义疏证曰:理者, 察之而几微必区以别之名也, 是故谓之分理。许叔重曰:知分理之可相别异也”。16 (P15-16) 据此, 此处“伦理”的含义应当是指区分不同事物的原则和规范。大致到西汉初年, “伦理”一词得到了较为广泛的使用, 其在伦理学意义上一般指人们之间应当遵循的道德原则和道德规范。17 (P398)

  具体言之, 关于传统中国语境下“伦理”一词的基本含义, 一方面, 有学者从《说文解字》中对“伦”字义的解释出发, 认为伦理就是道理, 也就是人的道理, 简称人道、人理, 亦即人伦道德。18 (P211) 在中文文献和汉语世界里, 这种人的道理就是人的辈分之理, 也就是人怎样按辈分来相处的一种做人的道理;传统中国的人伦道德一般指儒家伦理。19 (P2) 在儒家文献中, “伦理”一词的字面意思可以被概括为“人伦的条理”, 具体指社会规范及其制度, 即“礼”, 包括法律的规范及其制度在内。20另一方面, 如果要完整地理解“伦理”的含义, 还应当结合“理”的字义作进一步的考察。关于“理”的字义, 《说文解字》曰:“理, 治玉也。从玉, 里声。”21 (P13) 对此, 《说文解字注》的注解为:“战国策:郑人谓玉之未理者为璞。是理为剖析也。玉虽至坚, 而治之得其理以成器不难, 谓之理。凡天下一事一物, 必推其情至于无憾而后即安, 是之谓天理, 是之谓善治。此引伸之义也……得其分则有条而不紊, 谓之条理。”22 (P15-16) 据此, “理”作为动词有剖析、治理之义, 作为名词则蕴含着天理、条理等含义。唐律中作为特定意义的“理”可以归结为三类, 一是用作说明为人之道及人与人相处之道, 如人理;二是事务存在之道及处理事务之道, 如事理;三是天秩、天常与天理。23可见, “伦”“理”二字之含义, 皆有“人道”“人理”的意义指向。同时, 根据“理”的含义, 可以进一步引申出伦理的另外一层意义, 即与做人之道理有密切关系的处理事务的原则和规范 (事理) 。做人的道理主要是对人品质上的要求, 而人的品质是通过其行为 (对事务的处理) 来得到体现的, 伦理还蕴含着处理事务之理即是应有之义。

  根据上述传统中国语境下“伦理”的基本含义, 可以将唐代法官职业伦理的结构概括为两个层面:一是人道、人理, 即法官这一类人做人的道理;二是事理, 即法官在其职业行为 (主要指审理与裁判案件) 过程中的处理事务之理。前者主要是对法官品质上的要求, 后者则具体体现为法官审理和裁判案件的原则和规范, 二者之间为一种个人内在品质与外在行为准则之间的相互关联关系, 无位阶上的高低之分。24需要说明的是, 虽然传统中国人伦道德的内容主要指的是儒家伦理, 但对唐代法官职业伦理内容构成的认识, 应从更广义的法官做人的道理及其职业行为准则出发。这既立足于传统, 又与现代意义上的认识和理解有了对应性。具体来说, 虽然唐代并不存在专门规定法官职业伦理的规范性文件, 但可以从《唐律》及其《疏议》的相关规定、《唐六典》等关于官吏选拔及考核的规范及当时皇帝及官吏的法律思想之中, 探寻法官做人及处理法律事务之理。这些构成了唐代法官职业伦理的实质内容。

  四、唐代法官做人之道理

  唐代司法体制中的法官不同于一般人, 其有特定的身份, 隶属于不同层级的国家机关, 有不同的品级, 这所呈现的是“官”的行政属性;同时, 其又被赋予了审判的职权而具有了司法的属性, 进而与一般的官吏区别开来, 成为具有特定“角色”的法官。25因此, 唐代法官职业伦理中“人理”的内容, 首先应当立足于普通人做人之道理, 进而是作为一般官吏所体现之做人的原则, 最终归结于“法官”做人之理。简单来说, 法官做人之道理所指向的就是法官应当是具有怎样品质的人。“治者, 君也;求所以治者, 民也;推君之治而济之民, 吏也。故吏良, 则法平政成;不良, 则王道弛而败矣”。26 (P4191) 法官应当是良吏, 其品质良则法平。根据唐代选拔与考核官吏之标准所体现的对人品质的要求, 法官做人之道理至少应当包括4个方面。

  (一) 德义有闻

  《新唐书》卷四十五《选举志下》载:凡择人之法有四, 一曰身, 体貌丰伟;二曰言, 言辞辩证;三曰书, 楷法遒美;四曰判, 文理优长。四事皆可取, 则先德行;德均以才, 才均以劳。27 (P1171) 唐代对良吏的选任有身、言、书、判四事, 强调四事之外德行为先。与之相对应, 对官吏的考核标准之一为“德义有闻”, “凡考课之法, 有四善, 一曰德义有闻, 二曰清慎明着, 三曰公平可称, 四曰恪勤匪懈”。28 (P42) 法官作为诸官吏中的一员, 亦要遵从此做人之德行上的要求。那么, 良吏的选任与考核所言之“德”应当如何理解?霍存福教授根据日本《令集解》卷十九《考课令》的解释及当时之考词, 认为“德义”侧重的是家庭内部私德的考察。29据此, 官吏选任所言之“德行”亦指向的是私德。具体来说, 这种私德的首要表现为“孝”。《唐律疏议·名例》“免官”条:“祖父母、父母犯死罪, 被囚禁, 而作乐及婚娶者, 免官;”《唐律疏议·名例》“免所居官”条:“祖父母、父母老疾无侍, 委亲之官;在父母丧, 生子及娶妾, 兄弟别籍、异财, 冒哀求仕……免所居官”。30 (P55-57) 唐律中“孝”这一私德是一种基本的官吏做人之道理。由“孝”所进一步延伸出的为人之理是“忠”。《唐律疏议·名例》“十恶”条, “十恶:一曰谋反, 《疏》议曰:王者居宸极之至尊, 奉上天之宝命, 同二仪之覆载, 作兆庶之父母, 为子为臣, 惟忠惟孝, 乃敢包藏凶恶, 将起逆心, 规反天常, 悖逆人理, 故曰‘谋反’”。31 (P6-7) 《吕氏春秋·孝行》曰:“人臣孝, 则事君忠。”32 (P268) 唐世大理得言棘卿, 大理于棘下讯鞠其罪, 所谓“大司寇听刑于棘木之下”;棘者, 言其赤心以奉其君。33 (P685) 孝与忠是法官的基本德行, 法官首先应当是忠孝之人。

  (二) 清慎

  《唐六典》卷二《尚书吏部》所载考课之法, 有四善, 其中之一为“清慎名着”。按照日本《令集解》卷十九《考课令》的解释, 其中“清”为“洁”之义, 即廉洁或清廉的意思;“慎”指的是谨慎。34清慎是唐代官吏的考核标准之一, 亦是法官做人之道理。其一, 从唐律的规定来看, 为清廉之法官即不得受财。《唐律疏议·职制》“受人财为请求”条:“诸受人财而为请求者, 坐赃论加二等;监临势要, 准枉法论, 与财者, 坐赃论减三等;《疏》议曰:假有判官, 受得枉法赃十疋, 更有两官连判, 各分二疋与之, 判官得十疋之罪, 余官各得二疋之坐, 二人仍并为二疋之徒。”35 (P220) 《唐律疏议·职制》“监主受财枉法”条亦规定:“诸监临主司受财而枉法者, 一尺杖一百, 一疋加一等, 十五疋绞;《疏》议曰:‘监临主司’, 谓统摄案验及行案主典之类。受有事人财而为曲法处断者, 一尺杖一百, 一疋加一等, 十五疋绞。”36 (P220) 贞观十四年 (640) , 特进魏徵上疏曰:“今之群臣, 罕能贞白卓异者, 盖求之不切, 励之未精故也。……因其材以取之, 审其能以任之, 用其所长, 掩其所短。进之以六正, 戒之以六邪, 则不严而自励, 不劝而自勉矣。”37 (P95) 其中六正之一即为:“守文奉法, 任官职事, 不受赠遗, 辞禄让赐, 饮食节俭, 如此者, 贞臣也。”38 (P95) “不受赠遗、辞禄让赐及饮食节俭”亦即是为人清廉之表现。而贪浊不清为考第的最低一等, 《唐令·考课令》“九等考第”条:居官谄诈, 及贪浊有状, 为下下。39 (P249) 其二, 谨慎会使法官之德行得以确立, 亦关乎法律事务之处理, “下自人, 上达君, 德以慎立, 而性由习分;习则生常, 将俾夫善恶区别;慎之在始, 必辩乎是非纠纷”。40 (P2599) 《唐六典》卷十八《大理寺鸿胪寺》载:大理卿审断案件以三虑尽其理, 其中之一为“明慎以谳疑狱”。41 (P502) 这是指大理卿审断疑难案件应当谨慎, 明辨罪与非罪。42 (P195) 例如, 大理卿许季同以明慎钦恤理刑狱, 以文学博雅长图籍, 由廷尉而长秘府, 论者荣之。43 (P2914)

  (三) 正直

  《唐六典》卷三十《三府督护州县官吏》载:凡贡举人有博识高才, 强学待问, 无失俊选者, 为秀才……其人正直清修, 明行孝义, 旌表门闾, 堪理时务, 亦随宾贡为孝弟力田。44 (P748) 正直清修之人, 可以随贡举聘为孝弟力田。国家治理的要道亦在于公平正直良吏之参与, “贞观二年, 太宗谓房玄龄等曰:朕比见隋代遗老, 咸称高颎善为相者, 遂观其本传, 可谓公平正直, 尤识治体, 隋室安危, 系其存没。……玄龄对曰:臣闻理国要道, 在于公平正直……今圣虑所尚, 诚足以极政教之源, 尽至公之要, 囊括区宇, 化成天下”。45 (P165-166) “贞观元年, 太宗谓侍臣曰:今法司核理一狱, 必求深劾, 欲成其考课。今作何法, 得使平允?谏议大臣王珪曰:但选公直良善人, 断狱允当者, 增秩赐金, 即奸伪自息。诏从之”。46 (P238-239) 正直亦是法官做人之道理, 理狱公平允当之法即在于选任正直良善之法官。那么, 何为正直呢?概言之, 正直即是指一种不回避、不隐藏的公正无私的品质, 表现为以事实为基础坦率地反映“真实”。47正直于法官而言, 与其审断案件要以事实为根据的职业行为要求是相对应的。

  (四) 通达律令

  唐代对官吏考课之法, 善状之外, 有二十七最, 其中“铨衡人物、擢尽才良, 为选司之最”。48 (P42) “贞观六年, 太宗谓魏徵曰:古人云, 王者须为官择人, 不可造次即用……赏罚不可轻行, 用人弥须慎择。徵对曰:知人之事, 自古为难, 故考绩黜陟, 察其善恶;今欲求人, 必须审访其行;若知其善, 然后用之。……乱代惟求其才, 不顾其行;太平之时, 必须才行俱兼, 始可任用”。49 (P90) 选司“擢尽才良”及魏徵所言为官择人对其“才行”的考察, 皆是对个人才能之强调。《唐令·选举令》“贡举人依次为秀才明经等”条:诸贡举人……通达律令者, 为明法。50 (P208) 《唐令·考课令》“明法试律令”条:诸明法, 试律令各一部, 识达义理, 问无疑滞者为通;粗知纲例, 未究指规者为不通。51 (P269) 法官是依法承担审判职能之官吏, 其所应当具备的专业素养即在于对律令的通达。虽然唐代的法官并非皆出自于明法, 亦有可能是明经或者进士出身, 但通达律令作为法官专业才能的一项基本标准, 应当是没有疑问的。例如, 戴胄因明法令、用心存法而被任命为大理少卿, “戴胄有干局, 明法令, 仕隋门下省录事;太宗以为秦府掾, 常谓侍臣曰:大理之职, 人命所悬, 当须妙选正人, 用心存法, 无过如戴胄者, 乃以为大理少卿”。52 (P54) 白居易亦认为太宗之刑法行于今而人未休和的原因在于官吏不循其法, “盖刑法者, 君子行之则诚信而简易, 简易则人安, 小人习之则诈伪而滋彰, 滋彰则俗弊”。因此, “法官”的选拔要“悬法学为上科, 升法直为清列”, 以提高法官的专业素质。53 (P3530) 在唐代, 法官欲通达于律令, 主要通过以下三种途径:一是家学熏陶传承, 二是律学馆培养, 三是不同司法岗位的实践与锻炼。54总之, 通达律令是法官做人的当然之理, 是其与一般官吏相区别的标志之一, 也是法官职业行为的基础。

  五、唐代法官处理事务之理

  审理和裁判案件是法官所要处理之事务, 亦是其职责之所在。前述法官做人的基本原则和标准, 为法官的审判活动提供了内在的支撑作用, 其与法官处理事务之理共同构筑起了唐代法官的形象, 进而使法官与一般的官吏相区别。法官处理事务之理所指涉的乃是法官审判行为正当性的标准和规范。法官的职业行为所依赖的是他所掌握的至善的司法理念和法定的审判权力两种资源;作为司法实践的一个方面, 法官职业伦理首先想要建立的是法官依法裁判的行为方式。55可见, 法官审判活动首要的行为标准和规范在于审判的合法性, 进而是如何适用法律及裁断的合理性等问题。据此, 我们可以将唐代法官处理事务之理归纳为以下4个方面。

  (一) 据法断案

  唐律对案件的管辖、期限、刑讯、法律的适用及量刑等进行了规定, 法官应当依法审理和裁断案件。56这是法官基本的处理事务之理。例如, 《唐律疏议·断狱》“断罪不具引律令格式”条规定, “诸断罪皆须具引律、令、格、式正文, 违者笞三十;若数事共条, 止引所犯罪者, 听”。57 (P561) 《唐令·狱官令》亦规定:“凡断狱之官, 皆举律、令、格、式正条以结之。凡诸司断事, 悉依律令正文。”58 (P1437) 但是, 法官断罪不只是简单地“引”或“举”律、令、格、式正文, 更要在实质上依法定罪量刑, 唐律《断狱》“断罪应决配而收赎”条及“断罪应斩而绞”条之规定体现了这一点。同时, 法官依法断案也要以案件事实为基础。《唐律疏议·断狱》“官司出入人罪”条规定了“故增减情状足以动事者” (故意增加或减少案件的事实足以使案情发生变动的人) 的罪与罚, 若入全罪, 以全罪论;从轻入重, 以所剩论;刑名易者:从笞入杖、从徒入流亦以所剩论, 死罪亦以全罪论。其出罪者, 各加之”。59 (P562-563) 另外, 从史籍中也可以发现关于法官依法断案、据法力争的记载。例如:“徐大理有功, 每见武后将杀人, 必据法廷争;尝与武后反复, 词色愈厉, 后大怒, 令拽出斩之, 犹回顾曰:身虽死, 法终不可改;至市, 临刑得免, 除为庶人;如是再三, 终不挫折。”60 (P219) 而皇帝作为“法官”裁断案件时, 也应当据法裁判, “张玄素为侍御史, 弹乐蟠令叱奴骘盗官粮;太宗大怒, 特令处斩;中书舍人张文瓘执据律不当死;太宗曰:仓粮事重, 不斩恐犯者众;魏徵进曰:陛下设法, 与天下共之, 今若改张, 人将法外畏罪, 且复有重于此者, 何以加之?骘遂免死”。61 (P55)

  (二) 用法宽仁

  “贞观元年, 太宗谓侍臣曰:死者不可再生, 用法务在宽简”。62 (P238) “贞观十六年, 太宗谓大理卿孙伏伽曰:夫作甲者欲其坚, 恐人之伤;作箭者欲其锐, 恐人不伤。何则?各有司存, 利在称职故也。朕常问法官刑法轻重, 每称法网宽于往代。仍恐主狱之司利在杀人, 危人自达, 以钧声价。今之所忧, 正在此耳。深宜禁止, 务在宽平”。63 (P250) 唐太宗针对案件的审理和裁断所言之宽简与宽平之“宽”, 所指的即是法官在依法审断案件的同时, 亦要以宽恕仁爱之心用法。对此, 法官应如何去做呢?“凡听讼理狱, 必原父子之亲, 立君臣之义, 权轻重之序, 测浅深之量。悉其聪明, 致其忠爱, 疑则与众共之。……凡理狱之情, 必本所犯之事以为主, 不严讯, 不旁求, 不贵多端, 以见聪明, 故律正其举劾之法, 参伍其辞, 所以求实也, 非所以饰实也……法, 国之权衡也, 时之准绳也, 权衡所以定轻重, 准绳所以正曲直”。64 (P174) 法官听讼理狱, 应当原父子之情、君臣之义, 本于所犯之事, 权衡轻重, 不严刑拷讯, 以实现审断案件以宽恕仁爱之心适用法律。同时, 无论法官据法断案, 还是用法宽仁, 亦皆强调国家法令之简约, “贞观十一年, 太宗谓侍臣曰:国家法令, 惟须简约, 不可一罪作数种条。格式既多, 官人不能尽记, 更生奸诈, 若欲出罪即引轻条, 若欲入罪即引重条, 数变法者, 实不益道理, 宜令审细, 毋使互文”。65 (P251)

  (三) 处断平允

  唐代对官吏考核标准二十七最之中, “推鞠得情、处断平允, 为法官之最”。66 (P42) 这里的“处断平允”指的是法官通过对案件的审理了解案情后, 平允地裁断案件。“平允”含有公平、平等、允当及合理等义。一般而言, 在传统中国的观念中, 平就是公平, 公平就是合理, 公平合理实际上是包括司法在内的传统中国法的正义观, 但公平合理不是简单的平等, “平”也不是均等、人人平等, 而是等者同等、不等者不等的有机统一。67其中, 等就是同理者同等, 不等就是不同理者不同等, 是依理之大小排序, 但等与不等是相对的、变动的。68法官的这一处理事务之理与传统中国法的正义观是相契合的, 唐代之法官按照这一正义观的原则审断案件就是平允的。同时, 唐代官吏的考核标准“四善”之一为“公平可称”, 按照日本《令集解》卷十九《考课令》的解释, 公平为“背私为公, 用心平直”之义。69《唐六典》卷十八《大理寺鸿胪寺》载:大理卿掌邦国折狱详刑之事, 以三虑尽其理, 其中之一为“公平以鞠庶狱”。70 (P502) 这些皆是强调法官应当公平地审断案件。例如, 徐有功即为平允断案的典型, “皇甫文备, 武后时酷吏, 与徐大理有功论狱, 诬徐党逆人, 奏成其罪, 武后特出之;无何, 文备为人所告, 有功讯之在宽。或曰:彼曩将陷公于死, 今公反欲出之, 何也?徐曰:尔所言者私怨, 我所守者公法, 安可以私害公也”。71 (P23-24) 徐有功公平无私地审断文备一案, 体现了“平恕无私”的至公者形象。72

  (四) 审断不滞

  唐代官吏考核标准“四善”之一为“恪勤匪懈”, 即忠于职守, 勤奋不懈。此项考课标准与官吏铨拟标准中的“劳效”是相对应的。《唐令·选举令》“择人先德行次才用次劳效”条:“铨拟之日, 先乎德行;德行同, 取才用高;才用同, 取劳效多。”73 (P196) 这一标准对于法官而言, 其基本的处理事务之理在于审断案件及时而不滞。为此, 针对刑部和大理决断罪囚过为淹迟的状况, 元和四年 (809) 九月之敕令对大理寺和刑部的审断期限予以了明确, 如大理寺检断不得过二十日, 刑部覆下不得过十日;长庆元年五月, 御史中丞牛僧孺亦奏请设立审理期限, “天下刑狱, 苦于淹滞, 请立程限, 大事, 大理寺限三十五日详断毕, 申刑部, 限三十日奏闻;中事, 大理寺三十日, 刑部二十五日;小事, 大理寺二十五日, 刑部二十日”。74 (P340-341) 同时, 申复诸州所审断之案件择清勤之官审理, 亦体现了对审断不滞的强调, 《唐令·狱官令》“诸州断罪应申覆”条:“诸天下诸州断罪应申复者, 每年正月与吏部择使, 取历任清勤、明识法理者, 仍过中书门下, 定讫以闻, 乃令分道巡复 (若应句会官物者, 加判官及典) 。”75 (P691)

  六、结语

  唐代之“法官”指称的是依法承担审判职能的人员, 法官群体为半职业性的分散群体, 法官职业伦理的结构可以被分解为做人之道理与处理事务之理两部分, 二者内外结合共同塑造了法官的形象。而一个普通人之所以变成法官是基于他将自己“置于”某种人或事物位置的假设, 这种将自己“置于某种位置”的观念, 是法官职业伦理建构的决定性因素之一;在拉丁语的西方世界里, 法官将自己置于上帝的位置;在中国古代, 法官则是把自己置于将要惩罚的那个人的位置。76 (P160-165) 唐代的法官群体处于行政化的等级关系之中, 审判职权分属于不同层级的官员, 且皆有各自的品级和“位置”;而在案件的审理过程中, 法官则是把自己置于当事人或者将要惩罚的那个人的位置。也正是唐代法官所处的这种司法体制内和司法实践中的“位置”, 决定着诸如忠孝的德行、用法宽仁等法官职业伦理内容的形成。前述唐代法官职业伦理的内容, 是与当时法官的角色定位相关的最基本的做人和处理事务之理, 但并非其全部。

  从内容上来看, 唐代法官职业伦理与中国当前法官职业道德基本准则有相通之处, 例如, 二者皆强调裁断的平允与公正, 但其具体内涵有所不同, 中国传统观念中的公平不是简单的平等, 乃是等者同等、不等者不等的有机统一。虽然唐代的法官职业伦理是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形成的, 其内容也与当前法官职业伦理建设之要求存在不对应之处, 但其中的一些内容仍具有较大的借鉴意义和价值。具体而言, 第一, 唐代法官做人之道理可以充实当前法官职业伦理的内容, 完善法官选任的条件。针对中国当前法官职业伦理内容构成中所强调之法官忠诚、廉洁、勤勉及公正等道德准则, 可以将唐代法官做人之理中“德义有闻”所强调之私德转化为与时代相符之德行融入其中。也可以以“谨慎”和“正直”的品质来充实法官职业伦理所缺失之内容, 进而通过这些内容来完善法官选任条件中对法官良好品行的要求。77第二, 唐代法官处理事务之理可以为法官职业行为 (审判案件) 之合理性提供必要的伦理支撑。法官在审理案件时首先应当依法裁判, 但合于法律的审判也会带来裁判结果的失当而悖于常理。例如“河南大学生掏鸟窝获刑案” (闫啸天非法猎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 即是如此, 审判案件时情理的缺失使裁判结果不合理。78针对这一现象, 可以借鉴唐代法官“用法宽仁”的处理事务之理, 将其融入当前法官职业伦理的内容构成中, 内化为法官的宽平之心, 进而转化为具体的审判原则来指导法官的行为, 使案件的审判既合于法律, 又合于情理。

  注释:

  1张晋藩.论中国古代司法文化中的人文精神[J].法商研究, 2013 (2) .
  2相关研究成果如霍存福.从考词、考事看唐代官员的考课标准[J].法制与社会发展, 2015 (4) ;巩富文.唐代法官责任制度述略[J].唐都学刊, 1993 (4) ;易海辉.略论唐代司法官责任制度及其现实借鉴[J].乐山师范学院学报, 2006 (4) .
  3霍存福.宋代法官的职业操守——对府州司理参军、司法参军的履职考察[J].北方论丛, 2016 (6) .
  4陈景良.宋代“法官”、“司法”和“法理”考略——兼论宋代司法传统及其历史转型[J].法商研究, 2006 (1) .
  5宋英辉, 陆敏.中华法学大辞典·诉讼法学 (增补本) [M].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 2001.
  6 (唐) 长孙无忌等撰, 刘俊文点校.唐律疏议[M].北京:中华书局, 1983.
  7 (唐) 李林甫等撰, 陈仲夫点校.唐六典[M].北京:中华书局, 2014.
  8 (唐) 张鷟撰, 田涛、郭成伟校注.龙筋凤髓判[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1996.
  9 (唐) 刘肃撰, 许德楠、李鼎霞点校.大唐新语[M].北京:中华书局, 1984.
  10 (宋) 欧阳修, 宋祁.新唐书[M].北京:中华书局, 1975.
  11宋希仁, 陈劳志, 赵仁光.伦理学大辞典[M].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 1989.
  12陈戍国点校.四书五经 (上) [M].长沙:岳麓书社, 2014.
  13 (汉) 郑玄注, (唐) 孔颖达正义, 吕友仁整理.十三经注疏·礼记正义 (中) [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8.
  14 (汉) 许慎撰, (清) 段玉裁注.说文解字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1.
  15李淮春.马克思主义哲学全书[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1996.
  16李钟声.中华法系 (上) [M].中国台北:华欣文化事业中心, 1985.
  17张中秋.原理及其意义:探索中国法律文化之道 (第二版) [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15.
  18黄玉顺.“直”与“法”:情感与正义——与王庆节教授商榷“父子相隐”问题[J].社会科学研究, 2017 (6) .
  19 (汉) 许慎撰, (宋) 徐铉等校.说文解字[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7.
  20高明士.唐律中的“理”——断罪的第三法源[J].台湾师大历史学报, 2011 (45) .此外, 关于《唐律疏议》中“理”的具体含义与用法的探讨, 可参见刘晓林.《唐律疏议》中的“理”考辩[J].法律科学 (西北政法大学学报) , 2015 (4) .
  21也有学者将司法伦理的结构概括为一种二阶结构, 即职责型司法伦理和德行型司法伦理。前者指的是各守其职, 各尽其责, 此为司法伦理的一阶价值, 称之为本分;而后者是处于更高位阶的二阶伦理, 强调法官是具有伦理正义感和富有道德情感的人类精神指引者和追求者。参见宋远升.功能性理解司法伦理:实用司法伦理主义[J].华东政法大学学报, 2012 (3) .这一概括体现了司法伦理内容构成的不同位阶和层次, 是值得参考的。
  22法官是一个角色丛, 包括了官员和司法者二重基本角色, 法官的角色伦理亦即是二重角色规范的综合体, 反映了社会对法官的综合道德评价。参见曹刚, 徐新.法伦理学研究论纲[J].伦理学研究, 2008 (3) .
  23霍存福.从考词、考事看唐代官员的考课标准[J].法制与社会发展, 2015 (4) .
  24 (汉) 高诱注, (清) 毕沅校, 徐小蛮标点.吕氏春秋[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4.
  25 (宋) 王谠.唐语林校证[M].北京:中华书局, 1987.
  26 (唐) 吴兢.贞观政要[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78.
  27[日]仁井田升着, 栗劲等编译.唐令拾遗[M].长春:长春出版社, 1989.
  28 (唐) 白居易着, 朱金城笺校.白居易集笺校[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8.
  29汪潜.唐代司法制度——唐六典选注[M].北京:法律出版社, 1985.
  30何善蒙, 贡哲.率直与正直——《论语》中“直”及其内涵再探[J].中原文化研究, 2014 (3) .
  31马晨光.唐代司法官吏管理述论[J].理论学刊, 2011 (9) .
  32王申.司法职业与法官德性伦理的建构[J].法学, 2016 (10) .
  33关于唐代司法官吏依法办案的详细论述, 参见钱大群, 郭成伟.唐律与唐代吏治[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1994.
  34[日]仁井田升着, 池田温等编集.唐令拾遗补[M].东京:东京大学出版会, 1997.
  35张中秋, 潘萍.传统中国的司法理念及其实践[J].法学, 2018 (1) .
  36张中秋.中国传统法律正义观研究[J].清华法学, 2018 (3) .
  37太宗初即位, 针对中书令房玄龄奏言:秦府旧左右未得官者, 并怨前宫及齐府左右处分之先己。太宗曰:古人称至公者, 盖谓平恕无私。参见 (唐) 吴兢.贞观政要[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78.
  38邱汉平编着.历代刑法志[M].北京:商务印书馆, 2017.
  39[法]罗伯特·雅各布 (Robert Jacob) 着, 李滨译.上天·审判——中国与欧洲司法观念历史的初步比较[M].上海: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2013.
  40最高人民法院于2010年12月6日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职业道德基本准则》第2条规定, “法官职业道德的基本要求是忠诚司法事业、保证司法公正、确保司法廉洁、坚持司法为民、维护司法形象”。2017年9月1日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第7条规定, 法官应当清正廉明, 忠于职守, 遵守纪律, 恪守职业道德。2017年12月29日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 (修订草案) 》第5条规定, “法官应当勤勉尽责, 清正廉洁, 恪守职业道德”;第11条规定担任法官的条件之一为“具有良好的品行”。
  41“河南大学生掏鸟窝获刑案”的详细案情参见“闫啸天等非法猎捕和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刑事判决书, (2014) 辉刑初字第409号。相关的探讨参见李拥军.合法律还是合情理:“掏鸟窝案”背后的司法冲突与调和[J].法学, 2017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