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标准论文网!本站提供各专业优秀论文范文供大家学习参考。网站地图论文怎么写
在线咨询:
您当前所在位置:标准论文网 > 法律论文 >

产品警示缺陷认定存在的问题与对策

添加时间:2019-04-29 09:24

  摘    要: 目前, 关于产品警示缺陷的认定主要有两个标准, 一是看是否符合法定标准 (包括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 , 二是看有没有不合理危险。但在司法实践中, 各法院认定不一。域外国家已经发展出三种认定模式:消费者期待标准模式、风险效益标准模式、综合运用模式。在这三种模式中, 消费者期待标准既有利于把握不合理危险, 也有利于维护法官的自由裁量权, 所以应以消费者期待标准为主, 法定标准为辅, 综合考量警示的内容、对象、方式等, 来认定产品警示缺陷。

  关键词: 产品缺陷; 警示缺陷; 消费者期待标准; 认定标准;

  Abstract: At present, there are two main standards for the identification of product warning defects. One is to see whether it meets the legal standards (including national standards and industry standards) , and the other is to see whether there is unreasonable danger. However, in judicial practice, the courts have different opinions. Foreign countries have developed three identification models: consumer expectation standard model, risk-benefit standard model and comprehensive application model. In these three modes, consumer expectation standard is not only conducive to grasp unreasonable risks, but also conducive to safeguarding the discretion of judges. Therefore, consumer expectation standard should be given priority to, supplemented by statutory standards, and the content, object and mode of warning should be considered comprehensively to identify product warning defects.

  Keyword: product defects; warning defects; consumer expectation standard; identification standard;

  近年来, 由于产品缺陷导致消费者人身财产受损的事件不断增加, 造成这些事件的原因并不是产品本身, 而是制售者缺乏适当的产品风险的警告或安全使用方法的指示, 即产品存在警示缺陷。目前我国对于产品警示缺陷的认定是适用《产品质量法》第46条, 但是在司法实践中, 却出现了适用的偏差, 即以法定标准为主, 只是在法定标准不存在时才适用不合理危险, 有悖于立法之本意。



产品警示缺陷认定存在的问题与对策
 

  一、产品警示缺陷的内涵

  产品责任, 又叫产品缺陷的损害赔偿责任, 从名称上就可看出产品责任的前提是认定产品缺陷, 我国目前对于产品警示缺陷的认定主要基于产品缺陷的认定, 也就是《产品质量法》第46条之规定:本法所称缺陷, 是指产品存在危及人身、他人财产安全的不合理的危险;产品有保障人体健康和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 是指不符合该标准。从法条中可以看出, 我国关于产品缺陷的认定是两个标准, 一个是不合理危险, 另一个是不符合法定标准。我国对产品缺陷未作明确的分类, 理论上一般认为包括四种:制造缺陷、设计缺陷、警示缺陷和开发缺陷。关于产品警示缺陷的内涵, 主要包括以下几点。

  首先, 产品必须是存在不合理危险的, 并且对于这种危险是可以预见的。危险也是可以分为合理的和不合理的, 如果在当前的科学技术水平下, 根据常人所能推知的危险就是合理的, 反之就是不合理的。例如, 菜刀是锋利的、危险的, 这是常人所知的, 这种危险就是合理的。值得注意的一点是, 这种危险是要可预见的, 因为我们期待制售者做出说明警示以减少损害, 是要在可预见这种危险的前提下, 如果对于任何危险都对制售者进行处罚未免太过苛责。例如, 制售者生产皮带, 但其并没有说明警示“此商品不能用来上吊”。

  其次, 危险可以通过说明警示而减少。危险可以由制售者通过对其产品的说明警示而减少, 如果通过说明警示不能减少危险的发生, 那可以通过修补产品设计缺陷来保护处于弱者地位的消费者。

  最后, 制售者因没有提供合理的说明警示而使产品不具有合理的安全性能。这一点也是使产品责任归责于制售者的原因, 即未做到合理的警示义务, 就要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

  二、产品警示缺陷的认定模式

  (一) 消费者期待标准模式

  判断一个产品是否存在缺陷, 是要看一个普通消费者根据其正常或者可预见的非正常方式使用该产品时, 所造成的风险是否超过消费者对此产品安全性能的合理预期, 这就是消费者期待标准。法律不能太过强人所难, 在保障处于弱者地位的消费者时, 也必须考虑到如何认定“不合理危险”, 只能要求制售者对于产品的可预见的危险予以警告, 而那些众所周知的危险是无须警告的。比如菜刀是锋利的, 会伤人的, 这点是符合受害人同意原则的, 所以无须对制售者加以苛责。但若危险程度超过了消费者的期望, 此时就需要予以警告。比如, 消费者在床上吸烟, 而床头正启用着一种与烟相遇会燃烧的雾化装置, 此时制售者就有义务进行说明警示。

  美国最先对消费者期待标准作出了明确规定, 美国《侵权法第二次重述:产品责任》第402A节中规定:如果在售产品的危险性超出了购买产品的一般消费者的预期, 并且该消费者有社会所共知的该产品相关性能的知识, 可判定该产品存在缺陷[1]95。欧盟国家在认定产品警示缺陷时, 也有类似的规定, 但主要是从产品是否缺乏消费者合理期待的安全性来判断, 只是更强调产品的安全性。日本在《制造物责任法》中也对产品缺陷进行了规定, 主要是以消费者期待标准来认定。

  上述各国对产品警示缺陷的认定, 是以消费者期待标准为模式, 但是都辅以其他方面来加以判断, 主要包括警示的时间、对象、内容等。比较特殊的是日本, 在医药品领域, 对产品警示缺陷主要是通过说明书来认定, 说明书应简单易懂, 要充分考虑通常预见的误使用、损害的结果、发生危险性的内容及其避免方法、应急处理等[2]。

  (二) 风险效益标准模式

  汉德公式是美国的汉德法官在1947年美利坚合众国诉卡罗尔拖轮公司案件的判决中提出的判定过失是否成立的公式, 即B<PL。B是预防成本, P是损失几率, L是损失金额, 那么PL就是预期事故成本, 只有致害者预防事故的成本低于预期事故的成本, 即给他人造成的损失时, 才承担过失责任[3]105-107。简单地说, 汉德公式就是利用成本与收益分析的方法, 来对过错作出裁定的一种表达方式。

  风险效益标准模式 (见图1) 就是在汉德公式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若消除危险的成本小于危险带来的损失, 产品就存在缺陷。这种模式的发展弥补了消费者期望标准在某些情况下不利于消费者的情形, 如酒精、香烟这些本身就有不可避免的损害健康的危险, 但制售者仍可以做得更安全些。

  2001年6月, 我国出现首例以烟草产品存在警示缺陷为由而提起诉讼的案件。湖北武汉的郡裕以其年仅17岁但已有4年烟龄的儿子的名义, 状告国内24家烟草公司侵害其知情权, 要求判令被告在其网站主页上注明“吸烟有害健康”“禁止任何经营场所向未成年人出售香烟”“禁止中小学生吸烟”的字样。但最终法院以无法认定与烟草业不注重特殊说明警示有因果关系为由, 裁定不予受理[4]。其实, 该案就可以用风险效益标准来认定烟草公司存在产品缺陷。如图1, 首先, B是消除危险成本, PL是危险带来的损失, 就是预期事故成本, 那么如图所示, 横轴代表注意警示, 纵轴代表金额, PL曲线描述了作为注意函数的预期事故成本的边际变化, 根据制售者可以通过注意警示来减少事故的假设, 它将呈下降趋势。曲线B是注意边际成本, 注意投入是购买越多价格越高, 它将呈上升趋势。两条曲线的交叉点M代表了适当注意警示。那么自M点往左, 制售者将承担产品责任, 因为B<PL。自M点往右, B>PL, 即消除危险成本>预期事故成本, 所以制售者不承担责任。

  图1 风险效益标准模式
图1 风险效益标准模式

  Fig.1 Risk-benefit standard mode

  该案中消除危险的成本只是在网页及产品上注明警示, 而危险带来的危害是未成年人吸烟造成身体及精神上的伤害, 这种伤害是不可估量的。烟草公司只要适当地在网页及产品上注明警示, 就能有效保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 这种改进并不需要耗费较大成本。

  (三) 综合运用模式

  即对上述两种模式的综合运用, 法院首先运用风险效益标准排除不必要的警示, 其次根据消费者期待标准, 综合考量警示的时间、内容等, 来进行综合判断[5]。

  三、我国产品警示缺陷认定存在的问题

  当前, 我国关于产品警示缺陷的认定主要是根据《产品责任法》中确立的两个标准:不合理危险标准和法定标准, 在司法实践中, 法院常常会以法定标准优先, 在没有法定标准时, 才适用不合理危险标准, 实践中的这种做法会导致很多问题。

  (一) 法定标准具有一定的局限性

  陈辉诉鑫源土产烟花爆竹一案 (山东省单县人民法院 (2013) 单民初字第1357号) 中, 原告在家中按照操作规范燃放时, 因烟花存在严重质量问题, 烟花在包装箱里爆炸, 致使原告右眼失明。被告以烟花爆竹符合国家有关法律及质量标准为抗辩理由, 但是法院认为其烟花爆竹违反《烟花爆竹安全与质量》第5.6.2条关于“各类烟花产品不应出现炸筒、散筒, 各类升空产品不得出现低炸和火险”的强制性规定, 所以予以产品存在缺陷的认定。该案和着名的“王英诉富平春酒厂案”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1999) 豫法民终字第 39 号) 类似, 法院都是以符合国家标准或行业标准来认定产品是否存在缺陷, 而其不同的, 法院在认定该产品的酒标签符合行业规定的标准, 予以认定不存在警示缺陷。

  从上述案例可以看出, 司法实践中存在只适用法定标准的情形。经济法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弱者, 但是仅以法定标准来认定产品警示缺陷是存在一定局限性的。首先, 法定标准是由特定部门制定的针对特定领域的标准, 存在严重的滞后性, 而科学技术的日新月异, 使很多新兴产品无法用法定标准来衡量。并且这些国家标准、行业标准会倾向性地考虑其自身利益。其次, 法定标准是最低标准, 是产品进入市场的门槛。所以, 法定标准不能成为认定产品警示缺陷的唯一标准。

  (二) 不合理危险的判断标准不明确

  李春香诉佛山市顺德区乔艺合成剂实业有限公司一案 (山东省沂源县人民法院 (2013) 源民初字第120号) 中, 李春香在沂源县益通塑料制品有限公司上班时, 放在机器旁边的由乔艺合成剂实业有限公司生产的塑料高效脱模剂发生爆炸, 致使李春香的左眼炸伤。在本案中, 法院认为被告产品在客观上存在爆炸的危险, 被告仅需在其产品上作出警示, 提醒使用人配备护具, 即可消除危险, 从而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事故的发生, 但被告当为却不为, 致使其产品存在明显的警示缺陷。

  在该案件中, 法院同时考虑了两个标准, 也是对法条的充分应用。但是笔者发现, 各个法院对于“不合理危险”的判定标准并不相同, 并没有形成统一的标准, 往往需要法官自己进行判断。究竟“不合理危险”该如何判断, 制售者在对产品进行说明或警示时, 什么程度才算是达到已尽警示义务, 是一个亟待商讨解决的问题。

  四、我国产品警示缺陷认定的策略

  笔者认为, 在司法实践中, 风险效益标准模式在我国不太适用, 因为增加一条警示的成本远小于消费者的损失, 所以就会发生一个结果:几乎所有警示缺陷的主张都能成立。设立法定标准的立法本意是方便法院在司法实践中对产品缺陷的认定, 但在实际操作中存在较多的问题, 所以笔者认为还是应当以不合理危险标准作为唯一的认定标准, 因为不合理危险标准体现了产品缺陷的本质, 并赋予法院一定的自由裁判权, 更具有灵活性。《产品责任法》是以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为出发点和落脚点的, 所以在判断不合理危险时, 应以消费者对产品安全性的期待为标准, 当然这不应当是唯一的考量因素, 而要根据不同情形进行综合考量。

  (一) 明确“不合理危险”的判断标准

  不合理危险, 是指产品存在明显的或者潜在的, 以及被社会普遍公认不应当具有的危险[6]。关于不合理危险应注意两点:一是世界上不存在没有危险的产品, 任何产品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危险, 可能是本身的危险, 也可能是使用过程中会产生的危险, 所以我们不是杜绝生产具有危险的产品, 而是要采取预防措施以使消费者免受伤害;二是对不合理危险的判断, 应以一般消费者的认知为标准, 因为个体差异是很大的, 不同的专业和文化背景, 会导致个体在认知上的差异, 所以合理的安全性应当结合他们的认识水平和预期的目的来进行判断。

  (二) 明确区分“未提供警示”与“警示不充分”

  在司法实践中, 首先要明确判断原告诉被告是因被告未提供警示, 还是提供的警示不充分。在产品未提供警示时, 须以消费者期待标准为主, 法定标准为辅, 即可认定产品是否存在产品警示缺陷;在产品提供的警示不充分时, 要考虑该产品警示是否能有效避免发生危险, 在运用消费者期待标准时, 为克服消费者的主观性, 要综合考量警示的内容语言、对象、方式等[7]。

  首先, 警示的内容必须充分周全, 并且可以有效防止危险的发生。警示包括警告和指示。警告是告诉消费者危险是什么, 以让其知晓危险。比如咖啡杯上都会写着“小心烫口, 切勿使用吸管”。指示是指导消费者合理安全地使用产品。比如很多洗衣机的维修手册上都会标明:“检查故障时, 请先切断电源。”在日常生活中, 很多消费者会因为说明书过于繁杂而不看说明书, 这就要求警示的内容和语言必须简洁明了。其次, 产品警示设置的对象主要是可预见的产品最终使用者和中间人, 例如医药生产者就应在说明书中对医生也予以警示。最后, 警示的方式可以是图像、文字等, 在设置时应注意警示的位置, 警示的字体必须醒目、突出, 要能够充分引起消费者的注意, 可以通过加粗字体、加重颜色、标注警示图形、标识 (如在有毒产品上标注骷髅头) 等方式来突出警示的内容。

  当然, 这些综合考量无法涉及到产品的方方面面, 而且每年的新产品都层出不穷, 所以综合考量还是要依靠法官的自由裁量, 但是法官还是要以产品是否充分警示、是否达到有效防止危险的程度来进行综合判定。

  参考文献:

  [1] 冉克平.产品责任理论与判例研究[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4.
  [2] 李焕珍.日本的产品责任法[J].日用化学品科学, 1996 (1) :24-26.
  [3] 波斯纳.法律的经济分析[M].7版.蒋兆康, 译.北京:法律出版社, 2012.
  [4] 刘晓燕.17岁少年烟草诉讼被终审裁定驳回[N].中国青年报, 2001-09-12 (1) .
  [5] 梁亚.产品警示缺陷若干问题研究——以美国产品责任法为背景[J].时代法学, 2007 (3) :54-61.
  [6] 朱克鹏.论产品责任法上的产品缺陷[J].法学评论, 1994 (6) :27-32.
  [7] 沈丽俊.论美国产品警示缺陷理论[D].上海:华东政法大学,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