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怎么写论文!
在线咨询: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综述怎么写 >

国内外对教育硕士论文综述的研究

添加时间:2018-05-15 15:41
  “学材”概念提出之后,对传统的教科书性质和功能产生了极大的挑战,在学者中间也引起了极大的争议。洲门将从大陆地区、港台地区和国外三个维度,对目前教科书“学材化”的研究状况进行梳理和总结。

  
  1.大陆地区对教科书“学材化”的研究。
  
  近几年来大陆地区对“学材化”的关注日益增多,出现了相关的学位论文和文章。在实践方面,以人民教育出版社为代表的各出版社也对教科书“学材化”进行了有益的探索,编制了一系列以学生为本的实验教科书。
  
  从搜集的资料来看,总体上对“学材化”的关注还不是很多,以“学材化”为研究主题的学位论文只有周晓鹏的《人教社高中化学教材“学材化”探索的评析》和王恩娟的《人教版初中生物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学材化”探索的研究》。两者都从本学科教材“学材化”探索的概述、理论基础、对新教材“学材化”探索的评析、对教学的新要求、改进建议等方面,对人教社学科教材的“学材化”探索进行了研究。但由于两者论述的重点并非教科书“学材化”本身,而是注重对人教社“学材化”探索的介绍和评析,因此对“学材化”的内涵、特征、理论基础的研究或是显得过于笼统,或是没有涉及。
  
  其他相关研究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对教科书“学材化”趋势的看法。
  
  大多数学者还是比较认同教科书由“教本”转向“学本”.例如江雪松认为传统教材是教师中心型教育情境下的教材,是“教本教材”,没有体现出学生自主性学习的需要,而学本教材的建构是对自主学习方式的微观支持。朱煜等分析了中学历史教科书由“教本”到“学本”的改革趋向,认为历史教科书的编写理念一定要跳脱过去“教本”的寞臼,真正由“教本”向“学本”转变。高勃认为随着现代课程的改革,教材应逐步由“教师为中心”转变到以“学生为中心”,应该是“教材”和“学材”的统一。张利娟认为在信息化时代,教科书应由教师用的“教材”向学生使用的“学材”转变,成为引导学生进行学习和探索的工具。还有学者认为“教室”与“学堂”、“教材”与“学材”,反映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教育理念。教室和教材,其主要目的和作用是为了教师的“教”,矛盾主要方面是教师。而“学堂”和“学材”其主要目的和作用是为了学生的“学”,矛盾主要方面是学生,由此,应为“学堂”和“学材”正名。
  
  (2)从功能角度对教科书“学材化”的研究。
  
  一些学者对“学材”功能的具体内容进行了论述。如江雪松认为学本教材的功能要求主要体现在:激发学生的学习动书胡阳兴趣;使学生掌握合理的学习方法二促进学生学习个性化和个别化;帮助学生巩固学习。
  
  还有一些学者虽未对“学材”功能进行具体论述,但都提出了一些设想。如王德民认为就教材功能而言,既要提供历史知识,也要提供获取历史知识的方法和手段,更要提供有利于开展历史学习活动的教学平台。张利娟提出教科书作为引导学生进行学习和探索的工具,不仅要向学生展示知识内容,更重要的是要逐步向学生展示如伺获得知识的过程和学习的方法,让学生逐步体验到如何从实践中发现和提出问题,认识和解决问题,逐步从模仿发展到独立思考,从学习发展到创新。
  
  (3)从教材结构角度对教科书“学材化”的研究。
  
  一些学者从教材结构的角度分析了教科书“教材化”形成的原因,以及“学材化”教科书所应具有的教材结构。任丹凤认为完整的教材知识结构应包活知识系统结构和知识应用结构,传统教材体系结构的重自落在知识的组织和表述上,且基本上还是按学科逻辑顺序编排设计的,因此教授功能成为其主要功能,而在利于学生学的方面就表现得相对不足。苏鸿认为对教材功能认识的差异必然导致教材结构设计的差异。现代教材的对象和功能正向学生学的方向转变,因此必须把学生个性的发展置于教材结构观设计的枷L`位置。迟景云认为旧的历史教科书在课本的设计和编写体例上注重教吵耐口何教,怎样使历史教师准确理解和把握教科书内容以完成教学任务,却忽略了对学生学习的关注,尤其是对学生的学习兴趣极少关注,因而传统教科书只是历史教师的“教本”.吴瑞祥认为随着教科书逐渐实现从“教材”向“学材”的角色转变,那么教科书分析工作中对表达系统和作业系统的研究分量将会进一步加强,尤其是当前欠缺研究的作业系统将成为研究工作的新重心,阐明了“学材化”教科书要求设计功能丰富的表达系统和作业系统。
  
  (4)对教科书“学材化”的实践探索。
  
  在实践方面,以人教版为代表的各版新课标实验教科书,在教科书“学材化”方面进行了有益的实践。表现在:编写思想上由服务于教师的教转向既方便教师的教又易于学生的学,由“教本”变为“教本”与“学本”的统一;在栏目的设置、论述的模式方面凸显学生学习的主体性,让学生真正成为学习的主人;突破传统的呈现方式,增强教科书与学生之间的亲和力。
  
  2.中国港台地区对教科书“学材化”的研究。
  
  中国港台地区虽未明确提出“学材化”的概念,但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教科书编写的实践中,都对教科书“学材化”进行了有益的探索。香港在2001年9月颁布的《幼稚园、小学和中学教育优质教科书的基本原则》中指出,“配合以学生为本课程的优质课本,除了涵盖各科目课程的核心内容外,还提供有助学生研习该科的学习策略,要能指导学生学会怎样通过不同方法及途径进行学习;课本亦宜提供适量的优质课文,让学生从阅读中学习;同时,亦不宜包含过多资料,以创造空间,让学生学会自行学习,有机会按照他们的兴趣、需要和能力,发展各种不同的学习能力和策略”.可见,香港学者对教科书所具有的功能,特别是“学材”功能的看法与大陆学者具有一致之处。
  
  在实践方面,以历史学科为例,香港的中国历史教科书在体例结构上分为甲、乙两部。甲部主要是关于政治史,采用通史体例,乙部涉及文化史、科技史、制度史和部分社会经济史,采用专题体例。这样的编排结构既便于学生对中国历史发展有一个整体认知,为学生的学习提供整体的认知框架,又可使他们对某些专题有深入系统的认识,做到了整体与局部的结合,为学生学习提供了方便。同时通过加强课前预习,和在课文的“问题讨论”和“教学活动建议”中,精心设计启发学生自己动手、独立思考的内容,来培养学生的自学意识和能力,重视补充大量史料为学生的自主探索提供条件和指导。通过精心设计与教学内容紧密相关的图表,为学生提供充实、确切的鲜明形象和知识资料,藉以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改善学习效果。香港历史教科书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近几年来香港在教科书“学材化”方面所做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果。
  
  中国台湾在教科书的编写理念与创新方面也进行了一系列的探索。为配合九年一贯课程纲要的实行,台湾制定了八大学习领域的教科书的审查规范和编辑指引,以社会学习领域为例,从组织结构、教材内容、沟通表达和教学特性四个方面提出了教科书的编辑要求。要求教材内容与学生生活经验密切结合,难易度宜切合多数学生的认知发展二图、表和举例宜适切,并能提升学习效果;教学活动设计宜多样活泼,对学习者具启发性,能激发学生主动参与,并顾及学生个别差异二教学评量宜适切多元,对学习者具信息回馈作用二宜提供必要的补充教材及参考资料,并提供丰富的教学资源信息。充分体现了以学生为本的教科书编辑思想。
  
  在教科书编写的实践探索方面,同样以历史教科书为例,近几年来,中国台湾的历史教科书改变了以往把教科书视为“教本”而非“学本”的指导思想,将教科书的服务对象定位于学生,是“写给中学生的读物,特别重视故事性”,让学生感觉教科书的亲和力。另外,十分重视发挥课文辅助系统在提升学生思维能力方面的功能。以“龙腾本”为例,每课附有“资料与问题”,在课文的段落旁还印有“重点提示”,便于学生学习。课后的作业一改以往封闭型的题型,注重学生对具体史料的分析和自主思考,需要学生按照提供的资料或所指示的方法,认真思考方能完成。整体上显示出为学生的学提供方便和创造机会的取向。
  
  3.国外对教科书“学材化”的研究。
  
  从世界范围来看,教科书的“学材化”已成为世界性的教科书发展趋势之一。
  
  日本将“学材”:这一概念写入教育改革第三次审议报告之中,指出“要特别强调教科书作为学生使用的学材的性质胜于强调作为教师为教学而使用的教材的性质”,明确教科书的使用对象是学生而不是教师,编写教科书时特别注重从学生视角选择和扫例教材,编写出学生愿意读、能理解的教科书,使学生养成好奇心及主动学习的态度。
  
  日本学者对教科书“学材”功能进行了界定,提出了教科书作为“学材”的五大功能,即唤起学习的欲望、提示学习课题、提示学习方法、促进学习个性化和个别化、巩固学习。并进一步提出了促使教科书作为“学材”而发挥功能的四个基本条件。这些都表明日本在教科书“学材化”方面领先一步,可为我国的教科书“学材化”研究提供有益的借鉴。
  
  苏联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之前出版的辞书,如百科全书或辞典等,大都把教科书定义为“教学用书”,而20世纪80年代之后的辞书把教科书的定义改为“学生用书”.教科书定义的变革,反映了苏联教科书专家有关教科书对象性的新探讨,同时也反映出对教材“学材化”的关注增多。特别是在当前学生的高度精神紧张已成为俄罗斯教育中的突出问题之后,促使俄罗斯教材改革转向“以学生为中心”,加强教材内容与实际生活的联系,增强教材的可读性,兴趣原则也被提到了一定的高度。各种各样以学生为中心的教材应运而生,这些教材不同程度地减轻了学生的高度精神紧张感,学习成绩也有所好转。
  
  德国要求教科书的编写应做到:从儿童生活经验出发,激发儿童学习的积极性二让学牛贡酬寸自己经验来建构知识二引发学生提出问题,促进学生思考和形成问题意识;鼓励学生想象和思考;教科书编写留有较大余地二在教科书的形式方面要求教科书的编写必须从学生理解程度、语言规律出发,考虑教科书的文体问题。要求教科书的语言结构简单明了,不过分雕琢,容易为学生所理解二课文结构从多因素出发进行协调和配合;注意图文并茂等。这些教科书编写原则无疑有利于学生学习活动的展开,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
  
  韩国每次课程改革都很重视教材的变革和评价,在第五次改革中规定:“教材要便于自学”、“提供自学材料”等。由此可以看出,教科书“学材化”也是韩国近几年来课程改革关注的焦点之一。
  
  4.教科书“学材化”已有研究的特点:从教科书“学材化”已有研究情况来看,具有以下几方面的特占·(1)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夕嘟未对教科书“学材化”的内涵、特征形成统一的春去。国内在教材功能教科书功能之间没有进行严格的区分,研究成果比较分散,实践中的探索也未进行系统的梳理总结;而国夕w科书研究开始较早,尤其是日本在这方面的研究成果较多。
  
  (2)对教科书“学材化”的理论基础缺少系统的研究,或过于笼统。未能将“学材化”置于现代课程理论发展的整体框架中去,缺少对教科书“学材化”本质的深入剖析;也未能将教科书的“学材化”与知识论、心理学和教学论相联系,因此未能从更深层次对教科书“学材化”进行研究。
  
  (3)从学科的角度来说,目前教科书“学材化”研究涉及的学科主要有历史、化学、生物、地理、语文,其中对历史学科的研究较多。
  
  (4)从研究方法上来讲,国内对教科书“学材化”的研究注重思辨上的探讨,较少从质的研究和量的研究相结合的角度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