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标准论文网!本站提供各专业优秀论文范文供大家学习参考。网站地图
在线咨询:
您当前所在位置:标准论文网 > 医学论文 >

鲍曼不动杆菌血流感染患者发生因素研究

添加时间:2019-01-08 13:50

  摘    要: 目的 探讨鲍曼不动杆菌血流感染患者的感染危险因素及细菌耐药性。方法 回顾性分析解放军总医院第一医学中心呼吸科2015年1月~2017年12月住院的115例鲍曼不动杆菌血流感染患者的病例资料, 分别从患者年龄、性别、基础疾病、机械通气、侵入性操作、经验性抗菌药物的使用以及细菌耐药性等方面进行分析。结果115例患者中男性80例 (69.6%) , 女性35例 (30.4%) , 平均年龄 (51.7±19.8) 岁。进行侵入性操作97例 (84.3%) , 机械通气患者60例 (52.2%) 。103例 (89.6%) 患者入院后接受经验性抗菌药物治疗, 其中接受碳氢酶烯类抗生素66例 (57.4%) , 同时接受3种或3种以上抗菌药物联合应用者79例 (68.7%) , 经治疗后死亡患者45例 (39.1%) 。菌株耐药率均较高, 2015、2016及2017年度, 分离菌株包括碳青霉烯类药物在内的所有抗菌药物的敏感率均低于35%。结论 鲍曼不动杆菌血流感染患者多有接受侵入性操作、机械通气以及多种抗生素的经验性治疗史等危险因素, 病死率高, 且多为耐药菌株感染, 应引起重视。

  关键词: 鲍曼不动杆菌; 血流感染; 危险因素; 耐药性;
 

鲍曼不动杆菌血流感染患者发生因素研究
 

  血流感染是感染性疾病的最严重表现之一, 发展迅速, 病死率高, 随着介入性诊疗技术的广泛开展以及各种广谱抗菌药物的使用, 医院内获得性血流感染的发生率逐年升高[1]。鲍曼不动杆菌广泛存在于医院环境中, 是一种医院获得性感染的主要致病菌, 具有快速获得对多种抗菌药物耐药的能力, 给临床抗感染治疗带来很大的困难。近年来, 鲍曼不动杆菌的检出呈增高趋势, 其引起的血流感染因高死亡率而备受临床关注。因此, 了解鲍曼不动杆菌血流感染患者的临床特征及细菌耐药性, 对于及时识别高危患者, 提高临床治疗水平, 改善患者预后有重要意义。本研究对2015年1月~2017年12月解放军总医院第一医学中心呼吸科鲍曼不动杆菌血流感染患者的病例资料进行回顾性分析, 探讨鲍曼不动杆菌血流感染患者感染的危险因素及对抗菌药物的耐药性。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选取解放军总医院第一医学中心呼吸科2015年1月~2017年12月血培养为鲍曼不动杆菌的患者为研究对象。入选病例及标本均符合2001年卫生部颁布的《医院感染诊断标准》, 并剔除同一患者同一次发病所培养到的重复菌株。

  1.2、方法

  采用回顾性分析, 收集患者的临床资料包括患者的一般信息、基础疾病、侵入性操作、经验性抗菌药物的使用、药敏结果以及临床病情转归。定义:侵入性操作包括纤维支气管镜检查、中心静脉置管、尿管、鼻饲管以及胸腔腹腔引流管。免疫抑制状态是指进行化疗、放疗患者, 长期类固醇激素患者以及HIV患者。

  1.3、 菌株分离、培养、鉴定及药敏实验

  所有血液标本按医院常规方法进行分离、培养、鉴定, 体外药敏实验采用临床实验室标准化协会 (CLSI) 推荐的纸片扩散法 (K-B法) 进行, 判定标准及结果解释依据相应年度的CLSI, 药敏检测结果为中介的菌株归为耐药。采用大肠埃希菌ATCC25922、铜绿假单胞菌ATCC 27853标准菌株进行质控。

  1.4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 13.0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学描述分析。定量资料以±s表示, 定性资料以百分比表示。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一般资料

  研究共检出鲍曼不动杆菌血流感染菌株115株。115例感染患者中, 年龄17~94岁, 平均 (51.7±19.8) 岁;男性80例 (69.6%) , 女性35例 (30.4%) ;ICU病房50例 (43.5%) , 非ICU病房65例 (56.5%) ;进行侵入性操作97例 (84.3%) , 既往有手术史患者83例 (72.2%) , 机械通气患者60例 (52.2%) 。103 (89.6%) 患者入院后接受经验性抗菌药物治疗, 其中接受碳氢酶烯类抗生素66例 (57.4%) , 抗真菌药物63例 (54.8%) , β-内酰胺类/β-内酰胺酶抑制剂合剂抗生素54例 (47.0%) , 使用抗生素种类 (0~9) 种, 平均 (3.7±2.2) 种, 3种或3种以上抗菌药物联合应用者79例 (68.7%) 。多重耐药鲍曼不动杆菌95株 (82.6%) 。115例鲍曼不动杆菌血流感染患者中, 死亡45例 (39.1%) , 见表1。

  2.2、 鲍曼不动杆菌对抗菌药物的耐药性分析

  115例患者血培养鲍曼不动杆菌菌株耐药率均较高, 2015、2016及2017年度, 包括碳青霉烯类药物在内的所有抗菌药物的敏感率都不到35%。美罗培南敏感率最高 (24.3%) , 依次为2015年20.5% (9/44株) , 2016年25.6% (11/43株) , 2017年28.6% (8/28株) , 见表2。

  3、 讨论

  鲍曼不动杆菌是非发酵革兰阴性杆菌, 生存能力强, 对营养无特殊要求, 在人体皮肤、呼吸道、消化道和泌尿生殖道及医院环境中分布广泛且可存活较长时间, 在住院患者中的定植率高[2,3]。近几十年来, 鲍曼不动杆菌所致感染的报道逐渐增多, 可引起医院获得性肺炎、菌血症、泌尿系感染、伤口感染等多种感染, 而血流感染患者多病情严重, 病死率高, 引起临床的重点关注[4,5]。

  以往研究表明, 严重基础疾病、抗菌药物暴露、细菌定植、手术史、中心静脉置管及留置尿管、肠外营养、接受机械通气以及入住监护室时间, 是导致鲍曼不动杆菌血流感染的危险因素[6]。Wisplinghoff等[7]通过对111例鲍曼不动杆菌血流感染患者和2 952例非鲍曼不动杆菌的其他革兰氏阴性杆菌所致血流感染患者的资料进行回顾性分析发现, 外伤史、入住ICU比例、机械通气、动脉置管及留置尿管等因素在鲍曼不动杆菌血流感染患者与其他革兰氏阴性杆菌所致血流感染患者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这也与近年来的研究结果一致[8]。本研究结果显示, 入住ICU病房、接受各种侵入性操作、接受机械通气、既往有手术史、接受经验性抗生素治疗尤其是使用3种及3种以上的抗生素是鲍曼不动杆菌血流感染的危险因素, 临床工作中, 当具有上述危险因素的患者怀疑发生血流感染时, 应警惕为鲍曼不动杆菌血流感染可能。

  表1 115例鲍曼不动杆菌血流感染患者的特征
表1 115例鲍曼不动杆菌血流感染患者的特征

  表2 115例鲍曼不动杆菌菌株对抗菌药物的药敏率[%, (株) ]
表2 115例鲍曼不动杆菌菌株对抗菌药物的药敏率[%, (株) ]

  注:“-”为未使用

  鲍曼不动杆菌可在抗生素选择压力下不断获取各种耐药机制, 耐药、多重耐药甚至泛耐药现象非常严重, 国外已有广泛耐药鲍曼不动杆菌感染局部暴发的报道[9]。2015年中国细菌耐药监测网 (CHINET) 的数据表明, 不动杆菌属细菌对亚胺培南和美罗培南的耐药率分别为62.0%和70.5%;对头孢哌酮-舒巴坦、阿米卡星和米诺环素的耐药率分别为38.1%、45.8%和42.8%, 对多黏菌素B的耐药率极低 (0.2%) , 对其他测试药的耐药率多在50%以上[10]。也有相关报道, 鲍曼不动杆菌对碳青霉烯类敏感率最高 (48.8%) , 其次为头孢哌酮-舒巴坦 (46.6%) [11]。本研究分离的鲍曼不动杆菌的耐药率较高, 对8种抗菌药物的耐药率均达65%以上, 其中美罗培南在2015、2016、2017年度的敏感率分别为20.5%、25.6%、28.6%, 提示解放军总医院中鲍曼不动杆菌血流感染的菌株耐药现象严重。

  鲍曼不动杆菌耐药株的治疗仍是目前面临的重大课题, 鲍曼不动杆菌血流感染患者入院后多有接受侵入性操作、机械通气以及多种抗生素治疗史, 病死率高, 且多为耐药菌株感染, 临床医生应注意识别高危患者, 及时开始充分治疗, 以降低患者死亡风险。

  参考文献:

  [1]谢和宾, 曾鸿, 姚小红, 等.我国住院患者鲍氏不动杆菌血流感染死亡率的Meta分析[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 2018, 28 (11) :1601-1606.
  [2]徐春华, 王志, 王健, 等.ICU住院病人鲍曼不动杆菌感染控制[J].中国消毒学杂志, 2012, 29 (12) :1139-1140.
  [3]肖红雯, 彭勇.呼吸重症监护病房鲍曼不动杆菌获得性定植影响因素分析[J].现代仪器与医疗, 2017, 23 (3) :33-34.
  [4]刘彦伶, 毛静, 贾蓓, 等.鲍曼不动杆菌耐药及治疗进展[J].国外医药抗生素分册, 2015, 36 (2) :63-67.
  [5]Gulen T, Guner R, Celikbilek N, et al.Clinical importance and cost of bacteremia caused by nosocomial multi drug-resistant.acinetobacter baumannii[J].Int J Infect Dis, 2015, 38 (9) :32-35.
  [6]张密, 陈延斌.鲍曼不动杆菌血流感染136例临床分析[J].中国感染与化疗杂志, 2016, 16 (4) :385-388.
  [7]Wisplinghoff H, Edmond MB, Pfaller MA, et al.Nosocomial bloodstream infections caused by acinetobacter species in United States hospitals:clinical features, molecular epidemiology, and antimicrobial susceptibility[J].Clin Infect Dis, 2000, 31 (3) :690-697.
  [8]Fu Q, Ye H, Liu S, et al.Risk factors for extensive drugresistance and mortality in geriatric in patients with bacteremia caused by acinetobacter baumannii[J].Am J Infect Control, 2015, 43 (8) :857-860
  [9]Martins A, Kuchenbecker R, Pilger K, et al.High endemic levels of multidrug-resistant acinetobacter baumannii among hospitals in southern Brazil[J].Am J Infect Control, 2012, 40 (2) :108-112.
  [10]胡付品, 朱德妹, 汪复, 等.2015年CHINET细菌耐药性监测[J].中国感染与化疗杂志, 2016, 16 (6) :685-694.
  [11]葛学顺, 陶晓军, 陈维开, 等.鲍曼不动杆菌的临床分布及耐药情况分析[J].中国实验诊断学, 2014, 18 (7) :1162-1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