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标准论文网!本站提供各专业优秀论文范文供大家学习参考。网站地图
在线咨询:
您当前所在位置:标准论文网 > 体育论文 >

非洲球员迁移到南亚和东南亚的路径探究

添加时间:2019-01-09 15:42

  摘    要: 以非洲球员向亚洲迁移为研究设计, 对足球运动员跨国流动体系进行了深入研究。研究结论认为:自发性供应渠道使一些非洲球员获得了在亚洲国家足球联赛踢球的机会, 也取得了事业上的成功, 要走这条迁移路线的话, 球员必须灵活机动, 容易调节而且顽强, 这样才能得到合约。殖民地关系是影响非洲足球运动员迁移的重要因素, 殖民地和新殖民地关系决定了非洲足球运动员迁移的路线。非洲球员能够实现成功迁移的优势在于运动天赋和比赛经验。由于非洲球员向欧洲或者东南亚的迁移, 非洲足球流失了大量的天才球员。

  关键词: 足球运动员; 跨国流动; 世界体系;
 

非洲球员迁移到南亚和东南亚的路径探究
 

  Abstract: With the migration of African Players to Asia as a research design, this paper carries out a deep study on the transnational flow system of football players. Its conclusions are explained as follows: the spontaneous supply channels have provided some African players with the opportunity to play in the Asian National Football League and helped them achieve career success. To migrate in this way, players must be flexible, easy to adjust and tenacious, so as to get the contract. Colonial relations are a major factor impacting the migration of African football players. Colony and new colony relations determine the migration route of African football players. The advantage of African players to succeed in migration lies in their sports talent and competition experience. African football sector has lost a number of talented players due to players' migration to Europe or Southeast Asia.

  Keyword: football players; transnational flow; world system;

  对非洲足球运动员迁移的文化和经济层面分析, 通常是从殖民和新殖民主义角度出发的。事实上, 非洲足球运动员的迁移可以从非洲与西欧 (非洲前殖民者) 的历史联系进行解释。尽管利用殖民主义和新殖民主义的观点去分析非洲球员的迁移仍然可行, 但是20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 新的移民路线和层次已经出现。例如, 目前有400名非洲球员在印度踢足球。如今, 许多非洲球员受雇于南亚以及东南亚国家, 比如越南、印度尼西亚、印度、新加坡、柬埔寨和泰国。这些国家足球联盟和俱乐部网站上的内容证实了有非洲球员服务于它们的球队。本文意在研究从南到北迁移的非洲足球运动员, 如今南—南迁移路线已经将更多的非洲球员带到南亚以及东南亚地区。

  本文引入了几个在体育赛事上重要的历史因素, 比如非洲和亚洲足球往欧洲的扩散, 以及现代足球体系的构成, 进而解释连接非洲和亚洲的机制以及供应渠道问题, 这些都是有利于招募非洲球员的因素。其中还包括阐述球员过往经历, 并提出了这些新的迁移路径如何用现有路径进行解释。现代世界体系中半外围化经济的出现, 正形成了一个现代足球世界体系, 沃勒斯特的世界体系理论认为历史起点从漫长的16世纪开始, 尽管这种相关性很重要, 沃勒斯特现代世界体系理论并没有完全发现非洲足球运动员从外围足球空间到南亚, 或者东南亚非外围或不那么外围的空间这场迁移运动的复杂性。

  1、 南亚和东南亚的足球扩散

  足球运动员移民在全球范围内的扩散已经从欧洲蔓延到世界各地, 包括非洲、南美洲、中美洲、亚洲、大洋洲和北美洲。欧洲人在将足球引入亚洲方面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这跟他们在非洲的做法一样。在非洲, 足球往亚洲的扩散是通过殖民机构发生的, 比如传教场所和学校。在亚洲, 足球的出现和盛行也是因为欧洲商人。

  在印度、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 足球的殖民属性广为人知。足球是在殖民统治时期被传教士和英国军队引入到印度的。英国人将足球和其他几种西方运动引入到马来西亚。以同样的方式, 荷兰殖民者也将这项运动引入到印度尼西亚当地群众的生活当中。在印度尼西亚 (曾经的荷兰殖民地) , 荷兰在足球扩散中起到的作用是通过类似的贸易公司和公共服务机构实现的。足球引入到印度尼西亚之后, 荷兰模式开始出现。印度、马来西亚、越南和印度尼西亚接受足球的方式与非洲相同。这些国家中最先接受足球的人群是欧洲人和当地人口。从19世纪末开始, 印度开始出现当地人开的足球俱乐部。在印度尼西亚, 足球俱乐部和联盟都是由欧洲人掌管, 但是球员中有当地人, 而且这些俱乐部在20世纪早期的时候就已经运营。

  印度、马来西亚、越南和印度尼西亚是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这段时间南亚和东南亚足球殖民扩散的典型。在有些国家, 比如泰国 (被殖民时期很短) , 在欧洲居住过的当地人会把足球带到自己的国家。不论用什么办法, 足球都漂洋过海从欧洲传到亚洲。在非洲, 殖民构成了非洲大陆足球历史的全部, 但是足球的引入以及它从贵族到草根阶层的扩散与在南亚和东南亚的情况一样。19世纪和20世纪初是与欧洲足球第一次接触的时期, 这个时间也是亚洲和非洲很多地方建立第一支足球队和第一个足球联盟的时期。

  在世界舞台上, 亚洲和非洲足球在表现力上也有许多历史相同点。长久以来, 非洲和亚洲国家足球队进入国际足联世界杯的名额是非常有限的。它们之中只有一个国家有机会代表这两个大陆。事实上, 正是国际足联世界杯体系中的允许进入者意欲限制非洲和亚洲队伍在世界杯的出场机会。非洲和亚洲中已经独立的国家, 以及国际足联成员国在与欧洲国家队伍对决之后只能有一支队伍有资格进入世界杯。这种例子就包括埃及 (1934年) , 荷属东印度群岛 (1938年) 还有如今的印度尼西亚。

  英国作为国际足联委员会成员国的身份时印度没有邀请进入1950年世界杯。印度缺席是因为没有外汇货币, 以及海上航行历时太久的原因。不管印度缺席1950年世界杯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印度足球在奥运会和其他亚洲比赛中还是比较活跃。很明显, 印度拥有重要的国际经验, 并在奥运会上取得了成功。印度在1960年才有资格进入奥运会, 在1956年的时候就打了4场足球锦标赛比赛, 1962年在亚洲比赛中摘得金牌。跟南亚和东南亚其他国家相比, 印度在国际赛事上更早出现并取得成功。

  印度参与奥运会的时候正值欧洲结束了在非洲的殖民统治, 与此同时, 非洲国家相继成立, 非洲国家联盟和协会也相继出现。从20世纪60年代大多数非洲国家开始独立开始, 这些国家都加入国际足联并参与了许多让自己国际知名度提高的赛事。尽管印度出现在国际体育赛事的时间很早, 而且荷属印度人参与了国际足联世界杯, 南亚和东南亚足球的发展却仍然有限。

  从这2个地域的足球历史进程来看, 后独立时代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如今南亚和东南亚已经成为20世纪末非洲足球运动员迁移的主要目的地之一。鉴于南亚和东南亚处于殖民统治时期, 那又是它们获得独立的第一个年份, 再加上既定移民模式和路线中殖民地之间的联系盛行, 它们吸引非洲球员的能力并不看好。

  2、 非洲足球运动员迁移的传统路线

  2.1、 殖民地时期

  殖民地关系是影响非洲足球运动员迁移的重要因素。殖民地和新殖民地关系决定了非洲足球运动员迁移的路线。从20世纪60年代初的独立岁月开始, 许多欧洲国家 (英国、法国、比利时和葡萄牙) 已经成为非洲足球运动员的主要目的地。1886年, Arthur Wharton是欧洲足坛第一个非洲人, 但是非洲足球运动员的迁移更像是二战之后的一种现象。非洲球员迁移造就了许多天才球员, 比如塞内加尔人Raoul Diagne, 摩洛哥人Larbi Ben Barek以及莫桑比克人Eusebio和Coluna。从1945年到1962年, 有117名北非人在法国职业联盟踢球。在20世纪60年代以前, 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大陆还不太为人所熟知。在法国, 北非人构成了非洲迁移的大部分。但是, 也有来自科特迪瓦、马里、塞内加尔、贝宁湾和喀麦隆的西非球员。非洲足球迁移的殖民地属性在葡萄牙也有, 来自莫桑比克、安哥拉、几内亚比绍、佛得角的球员被葡萄牙俱乐部招募。比如在1951年, 来自莫桑比克的Miguel Arcanjo就在葡萄牙的波尔图踢球。

  殖民关系在运动员招募中的作用在独立时期仍然很重要。即使有了政治独立, 附属于国际足联的国家足球联盟也成立了, 但是非洲球员仍然继续迁移到欧洲延续自己的职业生涯。独立之后, 迁移的殖民模式被保留下来。法国、葡萄牙和比利时联盟继续从其殖民地中招募非洲球员。在以前的殖民国家中, 只有英国从其之前的殖民地中招募了比较少的非洲球员。虽然英国曾经是殖民国, 而且是第一个记录在案有黑人球员的国家, 非洲球员在英国的地位仍然被边缘化, 直到例如国际足联地缘政治学, 博斯曼法案这样的因素改变了欧洲足球经济和地缘政治。

  20世纪80年代, 非洲独立后的足球在国际赛事上露脸较少, 但是却造就了一些世界级球员。埃及在1934年第一次参加世界杯后, 1970年以前便没有第2家参加世界杯的非洲球队。除了少数球员 (大多在法国、葡萄牙和比利时踢球) , 非洲足球队在世界上的价值有限, 而且在世界足球舞台知名度也不高。到20世纪80年代中叶, 由于一系列新因素的出现, 非洲足球的出场机会更多了, 它们在世界舞台上获得的关注也更多。20世纪80年代以来非洲国家足球队地位上升导致的结果。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 (1974年选举当选) 在欧洲和拉丁美洲以外推广足球的举动帮助下提升了非洲足球的形象。的确, 非洲青年国家足球队在国际足联 (20岁以下, 17岁以下世界杯, 阿维兰热任期内成立) 上的良好表现对非洲足球地位的上升也有促进作用。非洲足球的新形象也可视为一种“对非洲新的争夺”。非洲足球迁移运动员的数量急剧增长并保持了增长趋势。

  非洲球员在欧洲频繁出现也伴随着一些无关因素。1995年, 博斯曼法案解除了足球人力市场的管制, 这导致外国球员迁移至英国、意大利、德国、法国和西班牙的人数增多。他们都迁移到欧洲最大的足球联盟中去。在2008-2009赛季, 服务于10个欧洲国家甲级和乙级联盟的非洲球员高达670人, 西非国家 (主要是尼日利亚、加纳、喀麦隆、塞内加尔和科特迪瓦) 是欧洲联盟球员的主要供应国。这5个国家占据了在欧洲发展的非洲足球移民社区的54%。非洲球员迁移的空间并没有受到非洲大陆大部处西的地理位置影响。足球电视转播中发生的法律和技术转变也为非洲球员的迁移提供了无可争辩的全球维度。

  解除转播管制以及媒体争相竞争获取转播权使大多数欧洲联盟的转播权收益大大减少。欧洲在扩散足球方面起到的作用及其地位, 以及足球运动员迁移的目的地。将沃勒斯坦的现代世界体系理论与核心、半外围与外围的概念进行对比。从世界足球的政治经济角度出发构建模型, 见证足球运动员从最贫困最依赖的外围迁移到最有经济实力的核心地域。亚洲、大洋洲和北美洲是最一贫如洗的外围, 非洲反而不是。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大陆不是一贫如洗的外围, 这一定位被在欧洲联盟的球员的表现和排名证实了, 而这也是因为一些非洲足球队的表现。

  从20世纪90年代的George Weah, 到最近的球星Didier Drogba和Samuel Eto, 非洲足球运动员已经通过迁移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了广泛的知名度。除了这样全球知名的非洲球星, 非洲足球享誉世界的原因还有一些国家队在1990年国际足联世界杯上的良好表现, 1990年的喀麦隆, 2002年的塞内加尔以及2010年的加纳, 都打进了四分之一决赛。非洲足球通过迁移和国家队的表现建立起来的形象, 将非洲归于世界体系的核心, 而非贫穷又依赖的外围。而且, 非洲球员向南亚和东南亚的迁移是从一个外围向另一个外围的迁移。接下来的部分会解释非洲球员从非洲向南亚和东南亚迁移的决定性因素。

  3、 非洲球员迁移到南亚和东南亚的路径

  3.1、 地理趋势

  直到独立时期, 亚洲和非洲的足球历史经历了类似的模式。最初, 足球由殖民者和欧洲人引入, 非洲大陆参与国际足联世界杯也有诸多限制。但是也有例外, 那就是1934年2个南亚和东南亚队伍打进世界杯, 1950年印度也取得资格 (但是并没有参与) 。非洲和亚洲联合抵制1966年国际足联世界杯后, 这2个大陆获得了自己的世界杯代表队。从那之后, 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 (跟南亚和东南亚不同) 取得了几届国际足联世界杯资格 (在17岁20岁以下赛事中获胜) 。事实上, 泰国和马来西亚是作为主办国参与国际足联“20岁以下”世界杯赛, 印度尼西亚在1979年获得过一次入场资格。对这2个地理位置的评估 (基于国家队的表现) 显示独立后在世界舞台上的表现有很明显的差异。

  尽管亚洲人在世界足球舞台上表现不佳, 但是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 南亚和东南亚国家就吸引了大量的非洲足球运动员。非常多的非洲球员在南亚和东南亚国家踢球, 比如印度、泰国、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孟加拉共和国以及柬埔寨。具体在南亚和东南亚有多少非洲球员还没有准确的数据。2010年, 在孟加拉共和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和越南境内有108名非洲球员。仅在柬埔寨, 2012年预计就有30名非洲球员出现在各个球队的花名册中。在泰国, 几乎每个TPL (泰国甲级联盟) 球队都至少有一个在册的非洲球员, 有的球队还有6名球员。俱乐部都很看重非洲球员, TPL球队目前有30多名非洲球员在册, 在级别更低的联盟中数量则更多。

  如果把新加坡、泰国和尼泊尔的非洲球员算进去的话, 在南亚和东南亚踢球的非洲球员数量则更多了。各个联盟中都有18名非洲籍的球员, 主要来自喀麦隆、尼日利亚、加纳和利比里亚。球员往欧洲迁移的路线已经从殖民主义层面仔细分析。但是针对南亚和东南亚的研究却很少。比如说, 为什么某些国籍在招募和供应渠道方面显示出特别的因素和特性, 这样的问题还没有探究过。

  3.2、 球员出身和供应渠道

  以下研究非洲球员在印度尼西亚、印度和柬埔寨的招募情况, 这一研究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南亚和东南亚联盟的供应渠道, 以及球员离开非洲到南亚和东南亚踢球的轨迹。1938年, 印度尼西亚是第一个打进国际足联世界杯的南亚国家。1956年, 印度尼西亚第一次也是仅有一次获得了奥运会足球赛资格, 这场比赛在墨尔本举办。在20世纪70年代, 印度尼西亚是亚洲领先足球强国之一。即使早期获得成功, 而且1991年还赢得了东南亚足球赛, 印度尼西亚在亚洲国家中足球排名并不高。在2012年10月, 印度尼西亚在国际足联排名中排第170位。这比1993年的排名要低, 那时联盟中还允许外国球员的存在 (印度尼西亚联盟从1993年开始允许外国球员) 。足球边界向非印度尼西亚球员开放之后不久, 非洲球员便开始在印度尼西亚踢球了。

  往亚洲迁移的球员招募与往欧洲去的球员有很大不同。所谓的正式路线指的是信誉卓着的欧洲职业俱乐部定义的招募方法。这些招募方法包括非洲合资经营的学院, 以及非洲竞赛中不断的探星活动。但是, 亚洲的招募却不同于欧洲非籍球员的民间非法移民。推荐型的供应渠道仍然是招募球员的一种强有力的方法。许多喀麦隆球员曾经在 (而且继续在) 印度尼西亚超级联盟踢球。在退休之前, 将会是非洲球员招募的顾问。本身来自喀麦隆, 这就使在印度尼西亚招募其他喀麦隆人变得容易些。喀麦隆人占了正式受雇于印度尼西亚的非籍迁移球员中最大的一部分。具有喀麦隆国籍的国际足联认证经纪人强化了喀麦隆-印度尼西亚这条通往职业足球的路线。富有经验的经纪人在建立起喀麦隆到印度尼西亚的球员迁移路线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在马来西亚, 对非洲球员的招募从2011年重新开始, 因为2009年国家足球对外国球员的大门关闭了。马来西亚的招募渠道跟印度尼西亚的很像。许多球员离开自己的国家的时候, 并没有与马来西亚建立真正的联系, 也没有可以代表他们的经纪人。他们以旅游签证来到马来西亚, 然后就开始了申请俱乐部的旅程。不幸的是, 经纪人招募球员的方式以及一份好的简历 (包括在国家队服役和在欧洲踢球的经历) 似乎都非常随意。马来西亚非洲球员供应渠道包括经纪人, 推荐信以及从自己祖国来到马来西亚, 寻求被当地俱乐部签约的机会的自由球员。

  印度拥有非洲球员的历史很长。事实上, 他们最早的非籍球员Chima Okerie来自尼日利亚, 20世纪80年代来到印度。这些年来, 更多的尼日利亚球员跟随而来。尼日利亚人占了甲级联盟 (印度职业足球联盟) 中非籍球员的大多数。印度尼西亚的喀麦隆人和印度的尼日利亚人数量居高, 是因为推荐方法以及从一个特定地方的球员招募。然而, 其他因为足球经纪人而显得更容易的供应渠道也帮助向南亚和东南亚足球俱乐部输出非洲球员。印度联盟的专业化更倾向于通过经纪人进行招募。最初在经纪人的帮助下招募的前球员, 如今也是国际足联认证的经纪人。他们的积极参与为印度尼西亚联盟招募球员。体育代理机构Mutiara Hitam就有非籍经纪人参与招募非籍球员。国际足联认证球员可以提供一条更正式更安全的招募渠道, 可以让从事职业足球的球员和进行招募的俱乐部受益。那些留下来的前球员将成为经纪人, 帮助来自自己祖国和其它非洲国家的非籍球员。除了官方授权经纪人, 在南亚和东南亚也有不具备国际足联证件的经纪人活动, 他们构成了随机性非正式供应渠道。

  事实上, 许多来到南亚和东南亚的球员要么是跟无证经纪人来的, 要么是飞到朋友或熟人所在的国家, 怀揣招募的梦想。他们中大多数是从自己的祖国直接来的, 有时候是被经纪人或者是朋友吸引来的。泰国也有大量的球员迁移, 因为这里有更多的俱乐部, 因此选拔赛的机会也就更多。每40名正式签订合同在球队打比赛的球员, 就有50名没有合同没有生活来源的球员, 在喀麦隆也是这样的模式。在喀麦隆, 球员会逗留, 在非正式球队中与当地俱乐部打友谊赛, 期待留下印象, 赢得一份合同。有些只是过来看看然后又离开。除了列出的并在正是俱乐部踢球的球员, 在大多数联盟中, 非洲球员的供应似乎大于需求。新加坡的确有联盟对外国球员无限制。但是同属亚洲足球联盟的亚洲俱乐部在国际俱乐部竞赛中只能有4名外国球员上场, 其中一个还必须是亚洲人。自发的球员迁移通常是不择手段的经纪人触发的, 而且非洲到欧洲的迁移中, 有大量未用球员。这种模式既是在欧洲出现的问题, 也是在亚洲出现的问题, 它们的法律和社会涵义都是类似的。

  自发性供应渠道导致球员在联盟间进行交换, 这是由于它所引发的失业和不充分就业造成的。这些人可定义为自由球员, 他们可以直接从泰国、新加坡或其它亚洲国家加入到印度联盟中来。非籍“自由球员”也称“交换球员”, 显示出卓越的适应能力。这也是目前存在于非洲球员和南亚东南亚联盟之间供应渠道的特征。撇开已用的供应渠道不谈, 非洲球员从20世纪80年代末到20世纪90年代初在亚洲的出现, 就已经在许多南亚和东南亚联盟中留下烙印。因此, 自发性供应渠道使一些非洲球员取得了事业上的成功。要采取这条路线的话, 球员必须灵活机动, 容易调节而且顽强, 这样才能得到合约。但是通过自发方法在南亚和东南亚赢得工作也不可避免地涉及到一些法律和社会难题。

  3.3、 法律问题

  如前文所述, 许多满怀希望的球员到达亚洲的时候并没有合约保证。他们可能是以个人方式或者通过非法经纪人来到亚洲的。一位在印度尼西亚的非籍经纪人说, 许多球员来到印度尼西亚的时候可能毫无原则地签下第一份合约, 但是自己可能无法履行义务, 所以他们会很快被解除合约。和在欧洲的球员一样, 他们会面临移民问题, 但不同的是, 从这儿到非洲有18个h的行程。

  一些戏剧性的故事让非籍球员在亚洲和东南亚的冒险不那么令人称羡了。事实上, 年轻迁移球员被经纪人抛弃, 无合约, 身无分文, 连回自己国家的返程票都没有, 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在南亚和东南亚, 无合约且处于非法地位的非洲球员有很多。据经纪人预测, 无法获得合约的球员比有合约的球员多。还有一个例子, 在柬埔寨, 有许多非洲球员上场练习, 期待有一天能拿到合约。每年所有的供应渠道都使迁移人口增加。尽管自发性供应渠道问题最多, 但是球员们职业生涯中内在的不安全因素, 使非洲球员不得不面对远离家乡后失败的严重后果。尽管风险很大, 失败的例子很多, 非洲球员仍然继续寻找去往南亚和东南亚的机会, 希望拥有自己的足球事业, 因为这样的事业在家乡或者欧洲似乎毫无希望。

  4、 迁移的决定性因素

  前面已经讲到, 由于许多因素的影响, 非洲球员已经在世界范围内获得了知名度, 在南亚和东南亚便有了对他们的需求。亚洲人在吸引非洲球员到他们的联盟方面很成功。年轻非洲球员迁移到南亚和东南亚有许多方面的原因。

  4.1、 运动天赋和经验

  从上世纪90年代中叶开始, 南亚和东南亚联盟提高竞赛标准的愿望促进了对外国球员的招募。非洲球员的运动天赋和经验是他们被看重的2大原因。非洲球员来到柬埔寨寻求名声和财富的时候, 他们也有助于提升体育比赛的质量。他们的经验更丰富, 身体更强壮, 而且他们通常是以前服务过的球队中的主心骨, 比如中卫、中场、前锋, 他们对比赛的胜负起到关键作用。并不是对所有联盟来说, 非洲球员的到来都是起的积极作用。尽管针对非洲球员技巧水平和优越性的表述有所保留, 非洲球员的身体和技巧上的优点仍然是他们被南亚和东南亚足球联盟招募的决定因素。球员的经验也是招募的重要因素。

  一些有过长时间国际比赛经验的非洲球员很好地响应了一些有资源的联盟的要求 (例如印度、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越南) 。移民先锋, 南亚和东南亚联盟的职业化及发展壮大, 将它们的需求扩展到经验丰富、享有盛誉的球员身上。在欧洲以外的地方寻求职业生涯的年轻非洲球员, 在南亚和东南亚找到了自己的目的地。但是, 如今已是供大于求。马来西亚联盟已经向外国人关上了大门, 其他联盟也有了诸多的限制。非洲供应渠道主要是由非法经纪人运营的, 它们仍然在向亚洲输送年轻球员。但是这一需求似乎受到了大多数足球组织规模, 以及经济资源的限制。

  所以说, 即使迁移在继续, 供应已经超出了需求。联盟中现在可能只有30个空位, 但是有超过100名非洲球员期待获得一份合约。与在欧洲的情形一样, 期待成为南亚和东南亚联盟成员的非洲球员占了失业球员中的大部分, 他们仍处于官方联盟的边缘地带, 期待着一份合约。

  4.2、 经济差异

  有一个重要的经济差异因素不容忽视。2007年, 非洲俱乐部的平均薪酬为2200欧元 (折合2792美元) 。在大多数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 大多情况下, 球员无法从完全职业联赛中得到稳定的收入。例如, 加纳甲级联盟球员的平均薪水在100到300美元之间, 可能还有额外的红利。相比之下, 印度尼西亚顶级球员可以挣到8万美金。在越南, 有的薪水达到20万到30万美金。平均工资是每月4000-7000美金, 最高能够拿到每月1万美金左右。本地球员每月最多4000美金, 但是由于名声在外, 所以签约费拿得更多。

  因此, 在有些联盟-印度尼西亚 (ISL) 、马来西亚 (MSL) 、新加坡、泰国、越南 (V联盟) 以及印度 (I联盟) , 对非洲球员从非洲迁移出来有很大的经济刺激因素。迁移到这些联盟里最有钱的组织能够获得明显的经济利益。其他刺激因素还包括练习和比赛设施更先进, 联盟更加专业, 俱乐部管理更加专业, 而且税制更加有利。

  4.3、 其他不同以及流动性

  如果有些亚洲联盟和它们最好的俱乐部比大多数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国家联盟更有经济方面的优势, 必须指出的是, 孟加拉共和国, 老挝和柬埔寨没有提出更高的薪水。然而, 这些区域有着大量的非洲球员。在柬埔寨, 球员能够期待的无非是一份与甲级联盟之间的合约, 获得食宿, 而且每月还能有几百美金。柬埔寨提供的条件跟在塞内加尔、喀麦隆或者科特迪瓦顶级非洲联盟能够向球员提供的条件类似。那么, 为什么这些球队对年轻非洲球员有需求呢?尽管一些南亚和东南亚国家足球队并没有提供多高的薪水, 年轻球员们却被地域吸引, 并将亚洲作为跳到欧洲球队的跳板。对于许多追求职业生涯的非洲球员来说, 南亚和东南亚代表的是一种过渡机会。钱并不是参照标准, 许多非洲国家的球队, 比如阿尔及利亚和埃及, 比印度俱乐部的薪水高。但是我们考虑的是2年或者3年以后。如果我们在印度踢球, 我们得到的关注会更多, 这样去欧洲踢球就更容易一些。

  但是, 很少有例子可以证明南亚和东南亚联盟有承接中心的作用。Christian Bekamenga (来自喀麦隆) 就代表了从亚洲到欧洲甲级联盟最成功的过渡。阻碍球员从亚洲国家到欧洲的障碍很多。比如说, 亚洲联盟缺乏媒体曝光度。而且, 他们的国家队和俱乐部在国际足球界的排名很靠后。因此, 亚洲作为跳往欧洲的跳板对年轻的非洲球员来说更像是一个幻境或梦想, 而非触手可及的现实。非洲球员在亚洲最常见的迁移其实是在南亚和东南亚联盟中发生。所以, 对大多数来到南亚和东南亚足球市场的非洲球员来说, 职业变动是水平式的, 而且是在亚洲国家之间发生的。

  尽管非洲球员从亚洲到欧洲的迁移很有限, 但是在南亚和东南亚非洲球员的迁移支持了现代世界足球人力资源的全球化进程。如今, 经纪人、俱乐部以及球员在各种各样互相联系的地理空间活动。非洲球员的人力过渡使他们成为球员人力市场全球化的参与者。全球化的足球产业可以看作一种模式, 这种足球世界体系沿袭了沃勒斯坦的现代世界经济体系理论。

  4.4、 现代世界足球体系

  沃勒斯坦将现代世界体系这个术语定义为一个由核心、一个半外围和一个外围组成的单一结构。这一经济理论认为, 世界体系是16世纪欧洲贸易扩张以及之后的殖民主义时代的产物。世界足球最近的演变方式跟沃勒斯坦的模型很像。事实上, 非洲和亚洲足球是16世纪欧洲贸易和殖民主义扩张的结果之一。足球比赛在亚洲和非洲通过传教士、殖民主义军队、殖民地学校以及欧洲商人进行扩散。足球扩散本质上是一种无计划的结果, 并不是由殖民者用来榨取劳力和钱财的。通过现代世界体系构建非洲球员迁移的框架需要进行时间上的调整, 因为足球作为一种世界体系是一种近代现象。

  矛盾的是, 足球世界体系 (包括其迁移模式) 构建之后非洲和亚洲便整合到国际足联世界体系中来。通过国际足联世界杯和“17岁以下, 20岁以下世界杯”, 非洲足球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提升了, 这成为建立足球外围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尽管非洲足球的历史让非洲球队在20世纪60年代跻身世界舞台, 他将20世纪80年代早期看作非洲足球在商业足球时代的转折点。对“新非洲争夺”实质上是星探 (后来是足球学院) 对非洲球员的招募, 进而确立了非洲足球的外围化地位。

  欧洲联盟中由转播权经济刺激资金的流入, 帮助形成了一个具有核心、半外围和外围的足球世界体系。但是, 由转播权收入引起的欧洲足球 (以及国际足联) 经济增长已经重塑了联盟间、俱乐部间以及经济强国联盟间的足球世界体系。足球商业化的推进为世界模型提供了经济形态, 设立了一个体系来影响并决定非洲足球迁移的供应渠道。

  金融和经济因素 (比如球员、薪水、比赛设施、联盟和俱乐部的专业程度以及管理) 构成了区分现代足球体系核心、半外围和外围的最突出最显而易见的因素。因此, 这些因素造成了球员从最不富裕的联盟 (外围) “拉”到最富裕的核心联盟。非洲球员向南亚和东南亚的迁移也显现出一样的模式。正如前面提到的, 撒哈拉以南非洲和许多国家, 例如印度和印度尼西亚, 之间有很大的工资差距。这一经济差异让撒哈拉以南非洲置身于现代足球世界体系中的外围。金融差异本身就能解释非洲球员向亚洲的迁移。

  沃勒斯坦讨论了收入在确定外围、半外围和核心圈上起到的作用。在设计经济模式的时候, 他解释称例如工资和价值这样的因素也帮助确定核心、外围以及核心领导权。外围经济可视为受到发达的出口业控制, 还有一个小制造业为大众消费服务。而且, 在世界市场竞争的能力决定了该国在世界体系中的地位。在沃勒斯坦的经济模式中, 这些球员等同于“发达的”出口业, 很小的制造业服务于大众消费。撒哈拉以南非洲联盟和俱乐部无力吸引由各种各样的学院训练出来的球员, 因此让南亚和东南亚成为欧洲市场竞争下的另一个选择。沃勒斯坦的现代世界体系提出了一个相关框架, 用来分析非洲球员向南亚和东南亚的迁移。但是, 这一模型无法解释如今的世界足球全部的状况, 因为非洲球员也向南亚和东南亚最不富裕而且很衰弱的联盟进行了迁移。非洲球员向其他外围联盟和经济体的流入表明还有别的分析框架可以利用。

  5、 结论

  自20世纪90年代中叶起非洲球员向南亚和东南亚的迁移是非洲球员整体迁移中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值得注意的是, 在印度尼西亚、新加坡、柬埔寨、老挝、孟加拉共和国和越南有大量的非洲球员。尽管前面提到过, 尼日利亚人是目前为止最大的代表群体, 喀麦隆人和加纳人的数量也很多。但是整体来讲, 来自超过15个非洲国家的球员都是在南亚和东南亚寻求足球事业。除了打头阵的Roger Milla (在印度尼西亚) 、Chimokeri (来自尼日利亚) 以及Aboagye (来自加纳) , 非洲球员向这些国家的供应仍在继续。非洲球员已经成为他们所在国足球历史的组成部分, 非洲球员已经成为融入所在国社会的公民, 或者当教练与经纪人, 尽管面临社会和经济方面的挑战, 尽管路途遥远并且机会有限, 非洲球员继续前来南亚和东南亚, 期待找到在欧洲无法企及而在自己的国家又无法获得的足球职业生涯。

  南亚和东南亚联盟吸引非洲球员的能力使非洲足球位于世界足球体系的外围, 在这个体系中, 欧洲占据了核心地位。尽管撒哈拉以南非洲足球联盟的表现良好, 而且在世界足球舞台上的排名上升, 但是这个区域仍然在埋没自己的年轻球员。这个区域联盟专业化太低, 整体工资水平低, 管理业不够完善, 这些都使那些对职业足球事业感兴趣的受训球员不得不以合法或不合法的方式离开。南亚和东南亚的非洲足球运动员显示了由各种各样的足球学院训练出来的球员的价值。但是对于这些年轻球员来说, 职业出路仍然很有限。

  他们不计代价地在世界范围内寻求足球梦, 这促进了合法经纪人 (最好的情况) 和非法经纪人 (最坏的情况) 探星作用的发挥。这样的经纪人往往将这些年轻人引到比欧洲限制更少管制的外围足球联盟。这使得许多球员既无法获得合约, 也无法获得资源, 同时又不想失败后回到自己的国家。而且, 非洲有18h的飞行距离, 所以回家通常并不能作为一种选择。由于非洲球员向欧洲或者东南亚的迁移, 非洲足球流失了大量的天才球员。

  参考文献:

  [1]MIKE CRONIN, DAVID DOYLE, LIAM O’CALLAGHAN. Foreign Fields and Foreigners on the Field:Irish Sport, Inclusion and Assimilation[J].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the History of Sport, 2008, 25 (8) :1010-1030
  [2]ANNETTE R. HOFMANN. Between Ethnic Separation and Assimilation:German Immigrants and their Athletic Endeavours in their New American Home Country[J].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the History of Sport, 2008, 25 (8) :993-1009
  [3]JONATHAN MAGEE, JOHN SUGDEN."The World at their Feet":Professional Football and International Labor Migration[J]. Journal of Sport and Social Issues, 2002, 26 (4) :421-437
  [4]蒋涌才, 徐翔, 刘翔.欧洲足球俱乐部球员跨国流动政策研究[J].体育研究与教育, 2014, 29 (6) :19-21
  [5]黄璐.巴西世界杯足球赛球员跨国流动特征研究[J].体育成人教育学刊, 2015, 31 (5) :5-8.
  [6]黄璐.运动员跨国流动的国家边界问题:在荣誉外包与民族情绪之间[J].成都体育学院学报, 2014, 40 (11) :27-33
  [7]林民望.运动员归化的政策选择:经济理性与民族主义的双重考量[J].天津体育学院学报, 2013, 28 (5) :451-455
  [8]黄璐.足球运动员国际流动问题的争论焦点和两难困境[J].浙江体育科学, 2013, 35 (5) :1-6
  [9]贾亮.全球化体育劳动力迁徙研究[J].体育文化导刊, 2014, (6) :116-119